时光

              《青春逝》

        文/FYL·堕云

陌生的人群蕴酿许多可惜,放不下那段旧情节;

沉默的小道习惯安静,今天是谁打破孤寂?

走廊空荡占上风,黑板上的不再见又再见;

书桌早已不见你的侧脸,只看到岁月的悄悄话。

外面的风景太繁华,你是否在凝望?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忍让退一步,

回到你我回不去的岁月。

也许会有一天,年少真的有终点站,

也要举起回忆酿的故事,和你醉在怀念。

青春那个画面浮现了,谁仍然凝望;

十七岁时隔着青春的膜正面背面,

十七年后隔着站牌的墙左边右边;

人群喧哗谁却不舍,依恋可转移。

十年,逝在吵闹的课后,却那么安静,

屏风吹过女孩的脸,带走一丝哀愁;

是谁故意讨她的笑,却惹了她的骂?

又是谁用早餐钱为那个女孩卖生日礼物?

那段可歌可泣可爱可笑的青春你是否记得?

那张哭过笑过爱过恨过的脸庞你是否想起?

狂傲的年少错失多少财富,谁是最后的赢家?

输不起的时间你消费剩多少?

十年,逝在黑白的舞台,细心扮演什么角色?

说不出编好的台词,是不够勇敢;

不喜欢眼泪谢幕,卓别林成了潮流;

剧本能否重改,我不想拖欠青春一个说法。

怀抱逗留之后便是黑暗,虚假的背影渐远;

抓不到的握住就成梦,等一场盛世烟火。

故事,封存;情节,遗憾;片段;古旧;

你的名字如此陌生,你的笑容却那么熟悉。

那个转角落空的情节,刻意记在街灯下;

十年里路过多少门牌?错失几多风景?

曾经十年有多遥远,不过纸上一瞥。

一行一字一句残留太多遗憾,长埋三年故事;

一遍一遍翻不厌你的脸,羞涩年华脸红的告白;

一言一语尽量掩饰泪眶,假装开心心坟却害怕。

青春,能有几次重来?能有几次憧憬?

能路过多少喜欢的风景?能有多少自己珍惜的?

这些年,追不到的,停不下的,还是那些;

只剩下高的笑点,低的哭点,却没成熟点。

为什么只有梦想越磨越小,小到尘埃不理。

有时候,好想流泪,好想流泪,却没眼泪;

期待着,你会不会,他会不会,开个同学会

他在等你,你在等我,我在等谁。

多年后总是妄想,明明知道已经不可能;

总是期待转角那一刻遇见,假装自己眉头锁急,呜咽却已攻上心咙;

其实我知道,你我只是匆匆过客的旅人;

在我告白爱恋已久的你,早已告别校园童话。

所以,青春你好!再见!

十年一逝,刹那芬芳整个繁华。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