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一地鸡毛

一地鸡毛_第1张图片

文I奉波

我今年三十五岁了,在单位混了快十年了,至今仍然是一个受人欺负的小职员。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的同学和同事一个个飞黄腾达,我心里那叫一个不痛快。每次参加同学聚会,我的自行车往那一堆宝马奔驰中一放,差别立马就出来了,被保安拦着不让进那是常有的事老婆常常这样对我说:“跟你,真是瞎了眼了,跟你还不如跟一条狗。”想想,也是的,别人都住别墅了,我现在还是“一扇南来北往的门,两间东倒西歪的屋”。每年年底单位评职称,都没我的份。老婆说,是因为我不会钻营,不会拍领导的马屁,马屁拍得多,升官快得多嘛。

年初单位有一个科长空缺,为这个我也找过领导反映过,领导说:“你的情况我们是有目共睹的,但具体做决定还得研究研究。”老婆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玄机,认为领导是暗示我“烟酒烟酒”,于是我买了一条红塔山和一瓶五粮液,结果到领导家一看,他家的芙蓉王和茅台都扔了一地,我那红塔山和五粮液就比下去了,硬是没敢拿出来。

但我现在要说的不是红塔山和五粮液的事,要说的是关于单位摸奖的事。几个月前过五一,五一是劳动人民的节日,单位为了犒劳全体职工,决定搞一次歌舞晚会,晚会中有一个环节就是摸奖。奖从上到下分成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安慰奖。特等奖就是一台价值好几万的松下背投,一等奖是一台长虹彩电,二等奖是一辆自行车,三等奖是一个电饭煲,安慰奖是一卷卫生纸。特等奖一名,安慰奖若干名。摸奖顺序是按照职位的级别,从上到下一个一个来。往年也搞过摸奖,每次我都是领回一卷卫生纸。其实这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早就被做过手脚的。直接给领导发背投,给我们发一卷卫生纸不就得了?干嘛非得弄那么麻烦?领导说:“抽奖,各人凭的全是运气,这才民主,才体现我们单位的公平嘛。”原来所谓的民主和公平就是这样的。


一地鸡毛_第2张图片

可是这一次,负责做手脚的小王却开了一回小差。第一个上场摸奖的局长只摸了一台长虹彩电,他下来的时候朝小王看了一眼,小王头上只冒冷汗。第二个上场的第一副局更让人跌眼镜,竟然摸了一卷卫生纸,他下来的时候也朝小王看了一眼,小王直接就晕死过去了。大家一个接一个上场,摸出了两台彩电,七俩自行车,十个电饭煲和三卷卫生纸,而最为重量级的背投却迟迟没有现身。我们单位一共25人,我的摸奖顺序排在23位,排在我后面的是看门的张大爷和搞卫生的王妈。正在大家满腹狐疑地时候,奖开了,我的上面写了个“特”字,鬼使神差的,这松下背投归我了。

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一开始她不信,骂我“杀千刀”的,开什么狗屁玩笑。当她确定消息是真的以后,瞬间改口叫我“小蜜桃”。我老婆是个百分百的“变色龙”,我没钱就是“杀千刀”的,有钱就是“小蜜桃”。她说:“小蜜桃,你给我出难题了,背投搬回来后往哪儿放呢?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把那“熊猫”给你父母,把旁边的衣柜搬到儿子房间去,再把东西往两边挪一挪,就放得下了。”她说完还在电话那头亲了我好几下,弄得我耳朵痒痒的。末了,她说:“小蜜桃,你快回来,今天晚上我要你呢……”

我把背投搬到单位楼下,在门口拦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正好要走的时候,王局老了。他递给我一支烟,笑嘻嘻地说:“老刘,中了背投啦?”我嘿嘿地笑着。说:“嗯嗯嗯,都是领导的照顾。”王局围着三轮车转了一圈,用手拍了拍背投的外壳,说:“东西真是好东西,够气派的,可是你们家那地儿,放得下吗?单位最近新盖了一栋宿舍楼……”我以为他要给我说住房的事,连忙说:“是啊,是啊。我们家地方太小了,还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筒子楼,连个洗手间 都没有,一下雨房顶还漏水……“王局点了点头,说:”你们家的情况我是了解的,但是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回去还得再好好研究研究。“我把头哈得跟鸡啄米似的,说:”王局,这事您一定给我放心上,我全仰仗您了。‘王局说:“有倒是有一个指标,不过老张家也很困难,已经向上面反映过好几回了,最近听说他到处活动,昨天还给李副局长家送了5000块钱。‘我一听傻眼了,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说:”王局,那您看我该怎么办呢?您给句话。“王局吸了一口烟,笑了笑,说:”要不这样吧,老刘,反正这背投你家也放不下,我拿我家那台索尼的彩电跟你换,再补给你6000块钱,你看 怎么样?“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狗日的,平时都是两个鼻孔望着天花板,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说今天怎么给我发烟了,原来打的是背投的主意。心里虽然这么想,并且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嘴上可不能这么说。看我迟疑了一下,王局说:”要是你觉得吃亏就算了,我也是说着玩玩。“我打着哈哈,说:“王局,看您说的,我家那地儿小,放不下,我正打算晚点给您送过去呢,现在送,给人看见不太好……”王局呵呵笑着,说:“老刘心里这么想着我呀,我以后也一定心里多想着你些。”


一地鸡毛_第3张图片

三轮车就顿时改了方向,往局长家走去了。我帮他把背投搬上了楼,累得满头大汗,换回了一台索尼彩电,但没敢要他那60000块钱。刚下来,正在准备回家,又碰上李副局长,他今天中了一台长虹彩电。但他一上来没跟我说彩电,跟我说的是年初那科长空缺的事,后来也说还得好好研究研究,最后说能不能拿他的长虹跟我的索尼换一换,再补给我2000块钱。这样,我又碰到了孙处长,朱副处长,王科长,陈副处长……长虹换成了自行车,自行车换成了电饭煲。我在楼上楼下一共跑了就九九八十一来回,当我拿着一卷卫生纸站在自家门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钟了。我敲响了自家的门,敲了六六三十六下,门开了,老婆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她看了一眼我手里的卫生纸,骂了一声“杀千刀”的,然后门就在她身后重重的撞上了,再也没有打开过。我卷缩在楼道里,像一条狗一样。夜里很冷,我冻得瑟瑟发抖。后来,我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所有的人都对我笑,老婆叫我“小蜜桃”,因为我当上了科长,住进了单位崭新的宿舍楼。

2011-09期,章恰尔,超好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