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青春】路过你的青春和远方(22)

第二十二章  丽江


【爱情|青春】路过你的青春和远方(22)_第1张图片

1.

“我这是在哪儿啊?”

一缕耀眼的阳光照了进来,卫子然缓缓睁开眼睛,这是一间客栈房间,他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他爬了起来,瞬间面红耳赤,发现自己只穿着一条小短裤,身边放着几件男款的衣服。

他迅速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这是一处典型的纳西族风格庭院,顶着青瓦,嵌着雕花木窗,四合一天井。

“我明明躺在石头板凳上,怎么到这了?”

卫子然边走边看,院子中间是一个小茶亭,只见白玉茗坐在茶亭里,晒着太阳,摆弄着茶海,很是悠闲。她一抬头,看见了卫子然,冲他挥了挥手。

“醒了,嘿,你知道你有多重吗?”

卫子然惊讶万分,说:“白玉茗!你怎么在这儿?”

白玉茗微微一笑:“欢迎光临我的客栈!”

卫子然挠了挠头,尴尬地说:“啊,原来这是你开的客栈啊!”他这才想起来,白玉茗曾经和他提起过在丽江开一间音乐客栈。

白玉茗云淡风轻地说:“昨晚发现一位失踪人口,被我捡着了。”

“那…我的衣服…呢?”

“衣服都脏了,给你拿去洗了。眯着眼睛帮你脱的,什么都没看见。”

“哦…哦…真是太…麻烦你了…”

白玉茗不慌不忙地沏上一杯茶:“来,先尝一口,第一泡的极品普洱。”

卫子然不好意思地坐下,接过茶杯,只感觉天旋地转,说:“对了,咱们社团现在怎么样了?”

白玉茗说:“呵呵,亏你还记得,李天勇找你找得都快疯了,他说我闹完失踪,你又玩失踪,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说着,不禁想起李天勇那表情,觉得特别好笑。

卫子然低下头,惭愧地说:“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白玉茗说:“幸好这次我在丽江,把你捡着了。”说着,她拿出手机,说:“快,把你身份证号告诉我。”

“怎么了?”

“帮你订机票啊,咱们一起回上海,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你想偷懒吗?”

卫子然喝了一口茶,低头说:“哦…”

白玉茗的奶奶走了过来,端着一碗粥和几个花卷,放在桌子上,慈祥地说:“来!孩子,先吃点早餐。”

卫子然连忙站起来,礼貌地鞠了个躬,说:“谢谢奶奶!我…我打扰了。”

奶奶说:“别客气孩子!我正想当面好好谢谢你!玉茗和我说了,上次是你救了她的命。她要是出什么事儿,我们老两口也活不下去了!”

卫子然说:“应该的!应该的!您…您…别这么说…”

白玉茗拿起相机,说:“你抓紧吃,明晚的飞机,时间有点紧,带你去玉龙雪山,木府,拉市海骑马。”

卫子然有些紧张,说:“啊!还要骑马啊…”

白玉茗笑了笑,说:“放心吧,丽江的马是小矮马,有当地人牵着,慢慢走。”

卫子然问:“你的头现在没事儿吧?”

白玉茗调皮的把她的长发拨开,露出一块伤疤,说:“看,这块都不长头发了。”

“还好,还好,就一点点,头发盖上,什么都看不见。”

“那你说我剪短发适不适合?”

“你这么漂亮,什么发型都好看。”

白玉茗和他扯东扯西,却始终没有问这段时间他去哪里了,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卫子然忐忑地问:“昨晚,我…我有没有失态?我说了什么吗?”

“嗯…你说你丢了一样东西,是钱包丢了,还是手机丢了?”

卫子然摇头一笑,没有再问。


2.

他们来到木府,很多旅行团都聚集在此,景区讲解员正在细心的讲解:

“木府位于丽江古城南部,是历代丽江木氏土司的府邸,建筑融合了明代中原建筑风格和白族、纳西族的工艺,精美壮观,徐霞客当年游历至此,是这样评价木府:宫室之丽,拟于王者…”

白玉茗说:“你还记得你刚来游人协会的时候,和我们大谈徐霞客吗?当时,我对你印象挺深的。”

卫子然想起那时候刚刚上大学,只觉得恍如隔世,草草地说:“那都是孩子话。”

白玉茗微微一笑,说:“我不这么认为,你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吗?这个小男孩很与众不同,他有一颗赤子之心!”

卫子然苦笑道:“赤子之心值几个钱啊。”

白玉茗说:“我记得那次,你过来看我的照片,你都没来过丽江,却和我夸夸其谈丽江的阳光和洋芋。”

卫子然仔细的回想着,说:“那时候真是年少轻狂。”

白玉茗说:“你看丽江的建筑,觉得怎么样?”

卫子然说:“这里的建筑并不华丽,不像江南古城,艳于雕琢,而是古朴,随意。”

白玉茗点了点头,说:“是,这里的房子就像纳西人的心,品味生活,不需要渲染。我喜欢这种平静,悠哉的生活,和善的面容,唯美的古城,让人忘记了昨天,忘记了自己,心灵却从不会迷路。”

此时,白玉茗的电话忽然响了,是李天勇。

“是师哥吗?他知道我在这儿吗?”

“是啊,平白无故不见了一个人,你快把他急死了!

卫子然低下来头。

“喂,师哥…”白玉茗接通了电话,对卫子然眨了眨眼,捂住电话说小声说:“他说什么你就听着,他真的很担心你!”

电话那头李天勇焦急地说:“玉茗,卫子然怎么样了?你快让他接电话!”

卫子然接过电话:“师哥,我在呢。”

只听李天勇说:“卫子然!你到底跑哪里去了?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有什么事儿和我们大家说!我们都很担心你。”

“师哥,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你可急死我了!作为一个成年人,不仅要对自己负责!还要对身边关心你的朋友负责任!”

不管电话那头如何气急败坏,卫子然始终不停地道歉。

挂点电话,卫子然长舒一口气。白玉茗乐呵呵的在一边帮他倒着茶水,自始至终没有问一句他在北京发生的事情。

“李天勇婆婆妈妈的,找到你了就行了,问那么多干嘛。”

“师哥真的很好,对谁都这么照顾。其实这么多年他对你,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和他做朋友挺好的。”

“师哥各方面都优秀,你又是大美女大才女,你们要是在一起肯定特别完美,让所有人都羡慕!”

白玉茗看着他说:“你见过谁的人生是完美的?再完美,也有缺失。同样,当你失去一切时,老天也会给你补偿的。”

卫子然愣愣的看着她,无言以对。

白玉茗说:“我就是希望李天勇赶紧找个女朋友。”

“为什么呢?”

白玉茗微笑地摇了摇头。

“对了,你的客栈经营还可以吗?”

“还好吧,交点志同道合的朋友,做点自己喜欢的音乐,丽江这个地方很悠闲。”

卫子然拿出一张银行卡,说:“当初我说了,你要是干了,我入股。说话算数,我就这些钱了,你看看能折几股。”

白玉茗说:“行,我收留你了。”

卫子然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收留,是合伙!”

白玉茗呵呵一笑:“都一样!”

下午他们来到玉龙雪山,乘坐缆车到山上的冰川公园。

玉龙雪山是丽江人心中一座神圣的山,千年积雪,霞光辉映,雪峰如披红纱,娇艳无比。

此处海拔已经达到4500米,他们一人手里拿着一个氧气罐。此番壮丽美景,卫子然已经没有力气欣赏,倒地坐下不停地吸氧气。

白玉茗说:“你高反这么严重啊!”

“根本喘不过气来,头好痛。”

白玉茗坐在他身边,说:“那天在若尔盖,海拔也不低,你还背着我跑。那晚我和你说…”

“不行啊!不行啦!白玉茗,咱们下去吧,太难受了,高反太严重了…”

“…哦…还能不能站起来?走吧!”白玉茗扶起来卫子然,两人也没怎么玩,就坐缆车下山了。

一路上,两人沉默良久,谁也没再提刚才的话题。

回到古城,天已经黑了,四方街上灯火通明,酒吧商铺林立,热闹非凡。四处传来悦耳的酒吧音乐,他们坐在一家小店吃饭。

一个小孩忽然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朵红玫瑰,拉着卫子然:“哥哥!买一朵花送给你女朋友吧!”

卫子然瞬间尴尬万分:“…我们…不是…”

那小孩不依不饶,势必要拿下这单生意:“哥哥!你就买一朵吧,你看姐姐都不高兴了!你买一朵玫瑰花送给她,哄哄她,她肯定高兴!”

“你…你误会了 …”卫子然抬头看了一眼白玉茗,只见她手里拿着饮料,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街景。

“好吧…好吧…多少钱?”

卫子然无奈地掏出50块钱,买了一朵玫瑰花,说:“太宰人了!”

白玉茗装作没么都看见,问:“什么啊?”

卫子然手里拿着玫瑰花,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什么,这小孩非要让我买…”

“哦,照顾一下孩子生意吧,这花你准备…”

“我…你想要吗?”

白玉茗拿起饮料,扭过头去,淡淡地说:“嗯,挺好看的。”

卫子然将玫瑰花偷偷放在白玉茗面前,说:“送…送你了…”说着,赶紧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饭。

只听白玉茗轻声地说:“我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你也是在我面前狼吞虎咽的吃饭。”

卫子然抬起头,只见白玉茗低着头,手里摆弄着玫瑰花。

“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我们几个室友误入回民食堂…”

“我们回去吧,明天回上海。”

深夜,卫子然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坐在庭院里,拿出韩晓旭的照片,静静地望着星星,静静地抹着眼泪。

白玉茗站在房间里,透过窗户偷偷望着他,手里握着那朵玫瑰花,喃喃自语:“十年!我赌一把!我给你十年的时间!等你放下她…”


3.

“你怎么再也没来找过我?”

韩晓旭趴在桌子上,那一幕幕的感受,细节,剥开来都是触目惊心。

她心里不停的追问着,即使这些追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可心里的千千郁结何人来解?

她离开咖啡厅,拦了一辆出租车,年轻的司机随手摆弄着滴滴打车,问:“小姐,去哪里?”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汽车缓缓地行驶在上海繁华的街道上,每一个细微的颠簸都让人心悸,不一会,停靠在一所大学附近的招待所。

年轻的接待员礼貌地问:“您好小姐!请问有预订吗?”

韩晓旭仔细回想一番,说:“我想订508号房间,现在房间空着吗?”

接待员惊愕的看着她,问:“一定要住508吗?”

韩晓旭微笑的解释:“我上次来就是住508,我喜欢这个数字。”

接待员在电脑系统前查阅了一下,说:“现在房间空着,给您直接办理入住?”

她走进房间,房间的陈设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的不同是,多了WIFI的无线网络连接密码。

她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连接上网络,坐在椅子上给自己泡上一杯茶。

她的手机微信忽然弹出一条消息,打开一看,是她未婚夫:“婚庆公司给出的方案有什么意见吗?”

她看着这条微信,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顺手打开邮箱,查看婚庆公司的婚礼方案。

“邮箱?邮箱?我好像有一个邮箱好久没有登陆了…”她脑子里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点开新浪邮箱,悸动的心忽然间砰砰跳个不停,对于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来说,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十六七岁的花季雨季。

“我的生日是7月8日,你的生日是11月8日,你比我小四个月…”她自言自语道,自己都不知道,脸上露出了少女羞涩的红润。她输入了登陆密码708118。

整整十年,这个邮箱却一直在那里,世界变了,人心变了,恍惚中,时光流逝,岁月静好。

那一刻,夜深人静,时间凝固了,邮箱里有卫子然满满的几十封邮件,2001年,2002年,2003年,2004年… 从他们上高中时的通信,到后来他们分手了, 一直到今天,卫子然依然坚持给她写信,每一封邮件都完整的保存在邮箱里。

那晚他们在北戴河的情景宛如昨日重现:

“ 那我们在新浪建一个邮箱,咱们就能在上面互相通信了,回到学校以后,老师和家长肯定盯着咱们,但在网上,他们可盯不住,他们也不怎么会上网。”

“好啊好啊,你回去就教我怎么弄。你有什么心事就在上面和我说,我有什么心事也在上面跟你说。”

韩晓旭捂着红红的脸,泪光盈盈:“他还记得!他还记得!他一直都在给我写信!原来他一直没有忘记!原来他一直在我身边,我怎么…我怎么就是没有想到这个邮箱呢…”

“这些年,你去哪儿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过的?”

韩晓旭打开了邮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