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物以游心

什么才是真正的懂得?


我们穷尽一生,学知识、学文化,考文凭、拿证书,这是懂得吗?这只是知识技能的掌握。如何懂得人心,懂得山川,懂得万古风月,懂得一个人自我生命的成全?


儒家是中国人的大地,道家是中国人的长空,每一个人其实都在儒道兼济的格局里向外走。我们要在大地上像儒家那样担当责任,承诺自己的社会身份,完成自我的实现,这固然很崇高。但如果只有儒家,没有道家那种生命超越,你就会活的太沉重。所以,儒家实现的是中国人的社会人格,道家成全的则是中国人的自然人格,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双重人格。


看看我们的名片,列出来的都是社会人格,是社会给你的头衔、认可。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受什么尊敬,拿什么薪水,这一切属于社会。我们还有内心评价自己的能力吗?


也许,拿出一段无用的流光,去看山,临水,听琴,品茗,听听我们深心里的评价。庄子说:“乘物以游心。”人一辈子,从求学到就业,有很多的朋友,偶然旅游,不断聚餐,红尘凡事,都是一种搭乘,不过换了不同的车马而已,这就叫“乘物”。只是,当我们身在物质生活中穿行时,我们的心中有没有一个永恒的目标呢?又能不能遨游飞扬呢?


每天、每个人做着很多相同的事,但是做事的理由不尽相同。比如吃饭,有人为了充饥,有人为了品尝美味。还有睡觉,多数人只为了休息,但有些人是为了与梦境相逢。所以,“乘物”是相似的,不同的是“游心”,我们对心灵的诠释千差万别。


关于这颗心,老子有四个字:“光而不耀。”温暖而朴素,泛着生命的光泽:恰如午后的日光,穿过山林,温柔笼罩,却不会耀眼璀璨;不会因为你无限大的自我,而逼仄他人的自我,无地自容。


“大音自成曲。”也许我们不能在琴弦上拉出亘古的乐音,拉出自己的全部心曲,我们一样可以回头,拨弄陶渊明的无弦琴。深心里,自在流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