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钟的南大

五点钟的南大_第1张图片


十二月的清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寒冷。夜空稀稀落落挂着几颗星星,作为对雾霾比对清新空气更加习惯的我们而言,这就很满足了。运动场的大灯早已经关下,但明亮的远东大道,依旧让你很难区分这是傍晚还是清晨。一路上是几乎见不到行人和行车的,只听见树叶被风吹起的簌簌声,伴随着不远的高速路上从不停歇的车流声。食堂还没有开始营业,但里面的灯火早已经通明,他们应该每天都能见证四点钟的仙林吧,没有洛杉矶四点的繁华,也没有王健林四点钟的一个亿等着他们,只是习惯地默默地紧着时间为学生们准备一天的伙食,日复一日,无言却足以让人心生敬意。工地上的工程车从身边疾驰而过。每一次扬起的尘土,最后都堆叠在一起,成了如今这栋栋楼房。又快临近过年了,在象牙塔里建设的工人们,应该会比外面有些建筑企业的员工,更不容易被拖欠工资吧,我如是想。通宵自习教室里有两个同学,更有可能是情侣。“这世上最浪漫的事,不是我们一起变老,而是在冬日的清晨,在我困得想睡下的时候,有你的肩膀可以靠一靠,有你的双手可以捂一捂,我的心便又会温暖起来。”在五点钟的南大校门口拍照是一种什么感觉?一群旅游回校的学生们告诉你,是兴奋,是快乐。几天的旅程,在清晨的校门口划上句号,然后各自回自己的宿舍去按门铃,求阿姨们开门,疲惫地但是美美地睡上一觉,多么幸福,梦境里,又在期待下一次的旅途了吧。环境学院已经有实验室亮起了灯,又或许,他们一夜都没关过灯吧,为了一个实验,为了一篇论文,为了增加毕业的筹码,但更重要的,是为了在自己的青春岁月里留下一道努力的痕迹吧,不管未来生活是困苦还是富足,至少我可以告诉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我曾经在凌晨五点的实验室里工作过。快递街是那么明亮,没有了白天的繁忙,那些货架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享受属于他们的安静吧。夜猫子,真的是说猫在夜里不睡觉么?作为南大的傲娇的猫咪们,不用那么辛苦地在夜里捉耗子,只要不是实在懒得不行,骄傲地在路上走几步猫步,伸个懒腰,晒个日光浴,偶尔进某个教室旁听一番,一天的“酒足饭饱”就不是问题了。那他们夜里干嘛呢,也和我们一样睡觉吗,还是像我眼前的这只那样,闲庭信步,悠然自得,一副世界与我无关的姿态。已经有宿舍亮起了灯,天渐渐亮起来,路灯一下子都灭了,依旧不止的,还是高速路上的车来车往,以及我们向前的脚步。凌晨五点,你在哪,在追梦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