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天涯 第九十五章 神秘的光束

天塌了,这不是让我钟枫绝后么,钟枫这回是真摔真虚了!

旺财见自己的衣食父母要玩完,也觉两眼抹黑,这以后再拍谁的马屁去?

钟琪见钟琼愣在那里,生无可恋、哭笑不得的,也不说来扶扶老爹,钟琪只好自己过去扶了一把钟枫,也免得叔父摔个四仰八叉。

一众看客这才回过神来。

穆青青拿着和离书,带着钟小强,随爹娘回了穆府。

钟楠张罗着送钟枫回房,请医医治。

钟枫悠悠醒转,只含糊不清说道:“大夫啊,你看我的身体还能再生儿子不?”

“倒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尽力!”大夫们安慰道。

钟琼一听这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只恨不得把老娘从棺材里挖出来,好好问个明白!什么仇什么怨?哪有这么坑儿子的?

从此以后,钟琼的好日子是到头了。大伯和钟琪钟珑们倒还如初,只是那些个见风使舵的下人们,一个个都怠慢了。

要是以前,钟琼早把那些下人处置了,如今今非昔比,得谨小慎微的过日子。自己并非钟家血脉,只别人一句话,自己就得收拾包袱走人了。

好在还有细瑶一如既往的陪伴,也算安慰。

恶人终有恶人磨,白心阳见钟琼终于老实了,也想着把这个八卦带给林婉儿,让婉儿也乐上一乐。眼下也没自己什么事了,白心阳别了钟楠,回无忧谷。

天威镖局,钟琪正在低头忙活,钟珑进来了。

“哥,什么事?”钟琪看出钟珑有事要说的样子,忙放下了手中的文案。

“白心阳刚辞了爹爹,回无忧谷了。”钟珑定定的看着钟琪的反应。

“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钟琪发笑。

“情敌如此优秀,你就眼睁睁看他们在无忧谷里培养感情?”钟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钟琪恍然大悟,无奈道:“我走不开啊!”

“我只问你,得到武林盟主却失去林婉儿,你会开心吗?”

“当然不开心,还用问嘛!”钟琪嘀咕。

“这地球少了谁不能转?再说不是还有我吗?你看二叔那标准的儿子奴,寻死觅活了几天,如今不也好好滴嘛!”钟珑开起了玩笑。

“哥,多谢提醒,我这就去求爹爹去。这里就交给你了。”钟琪很快就下了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决定。

“去吧。”钟珑笑看着钟琪一溜烟跑远了,很是欣慰。

钟琪使出平生所学,各种卖惨,终于让钟楠松了口。

一骑绝尘,钟琪向无忧谷进发。眼见快到了无忧谷桃花林,才终于追上白心阳。好险,如果追不上,自己怕是前功尽弃,进不了无忧谷了。虽然桃花林八层能走过关,但那荷花湖就玄了。

“白兄,留步!”钟琪忙喊道。

白心阳勒马等着钟琪。

“钟兄,什么事?”白心阳有些疑惑,这钟琪咋跟来了?

钟琪拱手,客客气气道:“在下想去无忧谷打扰数日,不知白兄可否相留?”

原来是为了林婉儿!白心阳也不好回驳,满口答应。

两个情敌表面客客气气,如知心好友一般,心里却如吃了苍蝇,总感觉哪怪怪的。

两人到了无忧谷,自然是径直去了林婉儿的竹楼。

婉儿不在,林馨儿大着肚子在紫藤萝下乘凉。

“白公子,这位是……”,林馨儿见大帅哥白心阳又带了一位大帅哥,不由得眼眸发亮,多看了几眼。虽然自己是有主的女人,但看帅哥养眼啊,不看白不看!

“馨儿,这位是钟琪钟公子。”

“钟兄,这位是婉儿的姐姐林馨儿。”

白心阳给两人介绍。

“你就是钟琪?”林馨儿这才明白婉儿的纠结,这俩男人都这么英俊,要谁都犯难好不好?

“林姑娘,你好”,钟琪热情的打招呼。

“你好!婉儿去小菜园了。”馨儿意味深长的看着白心阳,这白公子怎么把情敌带进来了,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吗?人家钟琪几乎就是正主了,就差一层窗户纸了,你咋还不抓紧的啊?

林婉儿赤着脚,正在菜园里忙的不亦乐乎。一片菜园,一片花园,四周还围着一些诸如猪笼草、捕蝇草、薰衣草之类驱蚊驱虫的植物。

林婉儿一看白心阳和钟琪一块来了,多少有点尴尬。

“婉儿!”

“婉儿!”

钟琪和白心阳同时和林婉儿打招呼。

“来的正好,尝尝我亲手栽的黄瓜,脆爽着呢!”林婉儿摘黄瓜也摘了两根大小形态差不多的,要不给谁大的,给谁小的不是?

婉儿拿了黄瓜在溪水中洗好,分给两个男人。

“不错!”白心阳称赞。

“好吃!”钟琪也忙夸。

不远处的林馨儿看两大帅哥围着妹妹转,心里有点酸溜溜的,眼红啊。

“娘子,点心来了。”张翰端了一盘自己刚做好的拔丝地瓜,亲自夹了一个,吹了吹,“馨儿,尝尝。”

馨儿最喜欢吃拔丝了。如今吃着张翰亲手做的拔丝,心态这才平和多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婉儿指着远处的山坡问。

远处的山坡上,密林掩映中,一道红光射了出来,直冲云霄。

“我这是第二次见了,第一次还没等我走近,光束就消失了,也不知到底从哪里出来的。”林婉儿显然很好奇。

“这么神奇?”钟琪边吃黄瓜边附和。

“这束红光是从红光谷里发出来的,就是婉儿你差点跌进去的那个谷中谷里。”白心阳想到自己就是在红光谷边向婉儿表白的,俊脸微红。

“那谷里怎么会发出红光?”林婉儿关心的是这个。

“大约是深潭里的水反射的光,或者是红宝石反射的光,也或者是岩浆的光,我不不知道啊。这谷里每隔几天就有光束射出,我们都见怪不怪了。”白心阳说了跟没说一样。

“你就不好奇吗?”林婉儿满脸不可思议。

“不好奇啊!”白心阳实话实说。

钟琪忍不住偷笑,这兄弟是个实诚人,就不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吗?你不爬我可爬了?

“我好奇,婉儿,我们去看看究竟吧?”钟琪提议。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