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封情书,给你,我的爱人

写一封情书,给你,我的爱人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写一封情书,给你,我的爱人

嗨:

你好呀!

你知道的,我说不出那么肉麻的字眼,也从来不会说认输的话,但这一次,我却特想从心底说一句话:对不起,是我伤了你的心了。

当你抱着久别重逢的我,一二再再二三地在我耳边呢喃:奴,奴,你知道我有多舍不得你。

所有的委屈怨恨不满,一下子都云消雾散了。你还是我的,我并没有失去你。

一直以来,我们像两只长满尖刺的刺猬,靠近了就会彼此刺伤,言语互相攻击埋怨,不伤到遍体鳞伤决不罢休。我们性格上的各自为政,自以为是,在一起总是各说各话,挑对方的理,埋怨对方的不是,都忘了检点自己的不是,不说话则矣,一说话就针尖对麦茫,你挑我的不是,我挑你的不是,从互相指责,到摔手机破坏家具砸车玻璃,再到陌视,谁也懒得和谁说话,把对方当空气。 一次次伤害后,我都会选择离出走,逃避困境。风波过后又周而复始,又一轮的互相中伤剧上演。

一度下定决心,这样的日子不过也罢,离了算了。长时间的冷战让我们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彼此成为陌路,一两年不在一起生活,沒有一点交集,只等到了时机就扯一张离婚证各奔东西。

又到了中国传统团圆节,你在周围亲友的劝说下,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回家过节,熟悉的口吻就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仿佛一切的不解故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回家祭拜了月亮,你紧紧地抱着我,还和从前一样,叫着我奴,你说这是叫我的专用词,你说我们认识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发生的故事,你说八月二十二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粗心的我都忘了,你还记得。

紧紧地拥抱着你,我真的从心底想说一句对不起。你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四五十岁了还和小孩子一样想起一出是一出,恣意妄为,经常做一些非正常的事,可就这样,你一直包容着我倔强任性的个性,你把我宠成了一个更不说理的小孩,我却不自知,还在挑你满身的缺点。

和你吵得再厉害,再在心里恨你的种种,每每与人聊起,依然会肯定你的为人,是个好人。我其实写过很多感知你爱的文字,可惜你总是不关注,我把其中两段文字收录在这里给你看,这两篇文字算是小说,而主角是根据你创作的。

写一封情书,给你,我的爱人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离婚前回答十个问题

  婚姻到了瓶颈,她想到了离异,和闺蜜说,闺蜜说离婚不是闹着玩的,别瞎说。

      和父母说,父母说都怪我们,惯坏你了,让你有了孩子了还这么任性。

  你们都不理解我!她去了婚姻专家那里寻求帮助。专家给她两张纸,让她回去和她的另一半各自填写好再回来。

  每张纸上有同样的十个问题,都是关于另一半的。

  第一个问题,你的另一半喜欢吃什么?

  他喜欢吃什么?她不爱吃辣,她的口味有点淡,她做饭的时候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做的,他下厨的时候她也会叮嘱少放盐,不要放辣椒,他们家的饭菜口味永远是按照她的要求做的。

  第二个问题,你的另一半喜欢玩什么?

  他喜欢玩什么?她爱旅游,每次选择好了地点,他都会陪着去,给她照好多好多的各种姿势各种衣服的照片,她家的墙上都是她各种各样的旅游照片,他永远是那个站在照片外为她服务的人。

  第三个问题,你的另一半钱包里有多少钱?

  他的钱包里有多少钱,这个她太清楚了,超不过两百块,每次领了工资她为他留五百,他买两条烟得花两百多,又为她买了水果瓜子小零食,估计也就百十来块了。

  第四个问题,你的另一半给他父母多少养老钱?

  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想过。

  等他睡熟了,她偷偷的拿他的表格来看,她爱吃淡,不爱吃辣,她喜欢旅游,喜欢照相臭美,她钱包里有上千块吧,没数过,但可以看到很多红色的老人头,她给她父母的钱,不知道,爱给多少给多少,只要她乐意。

  泪水浸湿了眼睛,她再也不想离婚了。

写一封情书,给你,我的爱人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出走

夜半,手机响铃,翻身查看,是他的来电,响铃三声。

出来半个月了,收到他两个短信,这个电话是第一次。

恨毒了他,他醉酒伤她太多太多,虽然从没有动手打过她,但家中伤痕累累的物件,哪一件都是辛苦所得,摔烂可以再买,心伤了却千金难买。

知道离婚不易,她离家出走,在异地租了房子,找了工作,等到了一定时日,再做了断。

拥挤的公交车上,男孩一手牵着拉环,一只胳膊护着女孩,昔日他也曾如此护着她。

入夜,他入梦来,事事对她关怀备至。

给他响铃,不待回应,赶紧挂断。

有短信提醒:你在哪,我接你回家。

归家后她问到夜半的三声响铃,他说梦中有男人欺负你,怕你有事,告诉你:有我在。

她落泪。

枕边《意林》有一篇文章,一对深爱的夫妻两地分居,为了表达爱意,天天相互响铃三声:我爱你。

那夜,她也只给他响了三声铃音。

写一封情书,给你,我的爱人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也曾经深深地恨你,恨你的冷漠,恨你的视而不见。

那条沟,深不见底

夜,她从被子里伸出手,掖了掖自己的被角。黑暗中,看到他背转身子睡在可怜的一角,好像有随时落地的危险。

嗳!她探出手,想推一推他。忽然想起那夜,也是同样的动作,他被惊醒,鲤鱼一样绷直了身体:干吗?同时又往外面挪了一寸。

是怕我强暴么?她在心里悲哀地笑了。想起新婚时,她铺了两床被子,他把一床叠好放进柜子:以后只许铺一床。

他不怀好意地笑,她也笑,抿着嘴把头埋进了被子。

忘记哪一天了,她铺开了一床被子。他说一床被子露风,睡不舒服。他又从柜子搬出一床被子。

他睡在了床的一角,直挺挺的像一条鱼。她睡在床的另一角,像一只蜷缩着的猫。

床的中间是一道沟,深不见底。

现在我释然了,外界的人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矛盾所在,用他们的智慧,创造发挥着关于我们的种种版本。曾经我多次的离家出走,变成了跟着男人跑了,人家不要了,又回来了。

淡淡地笑着,懒得回应,我们之间有二十年的感情,吵吵闹闹了半辈子,我们的性格其实是太过相似了,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连二十二岁的儿子都看懂了,笑话我们是闹人家了。

不闹了,我们不闹了,好不好,儿子都要成家生儿子了,我们还闹什么小人家家呢,就让我们一起长大吧,把过去不懂事犯下的错误都装进垃圾袋扔掉,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吧,你心里有我,这辈子你就是我的,我也是心里有你的,别的肉麻的话就不说了。

好好锻炼身体,陪着我活到八十五岁,你就八十七了,你走了,我再走,可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