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知何者为情

“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青涩而稚嫩的男孩小心翼翼地问我。同样年少无知的我,歪了歪头,抓了下头发,看了看他那期盼而紧张的眼神,不忍心拒绝。低下头,看着脚尖扬起肆意摇晃,轻轻回答:“好吧。”

或许是因为懵懂,或许是因为天真,或许是因为好奇,我和他谈了一场所谓的恋爱。

我们本是一个院的居民。每天下午吃完晚饭,我们一群伙伴儿会不约而同地一起玩耍。

从最初的陌生到后来的熟悉,从当初的羞涩到后来的自然,从当初的拘束到后来的“放纵”。

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个单纯而简单的快乐日子。

直到有一天,一个和我最要好的男孩提出要和我交往。

对于我来说,一切在那一瞬间都换了个模样。

我们本是朋友。我们本可以有着纯洁的友谊。可是交往后却让我无比困惑和不自在。

一坛佳酿,会在时间的磨砺下浓郁醇厚。但是,变了味儿。好酒,再也喝不到了。

伙伴间传开了我们的关系。他们看着我们的眼神让我觉得浑身不适。说不清楚是什么具体意味。

他们会故意在我面前提起那个男孩,在那个男孩面前打趣他。我们在一起时,他们便起哄。

只是,他会开心而害羞地故意作势打那群人,而我只是冷着脸低头不想说话。

他一直很兴奋,热情。每天看到我,脸上的笑容就开了花。笑容中生出了阳光,可我却觉得太过炙热,想逃离。

年少不知何者为情_第1张图片

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我们一群人坐在平房的二楼阳台上,悠闲地聊天。突然一个人提出“翻墙”的想法。大家乐滋滋地跃跃欲试。

我不想,但我把话咽下去了。

看着他们一个一个人都轻松地翻过去了,我心里打起了鼓。

大家在墙的那头大声鼓励着我,让我翻过去。

我缓慢地,一步一步爬到墙的高点,看着下面的伙伴。他们欢欣鼓舞地迎接我的到来,心里一阵温暖。

在准备跳的时候,那堵墙,骤然变身为一个披着黑色纱布的魔鬼,朝我扑来。我吓得蹲在原地,不敢向下跳。

这时,他,迅速地跑过来,向我伸出手。抬起头,轻柔地对我说:“来,别怕,我接着你。”

我笑了笑。信他,便义无反顾地跳了,手顺着他手腕的力安全落地。

大家鼓起一片掌声,我们相视而笑。

后来,我们坐成一排,静静地看着天空的星星闪闪。

他坐在我的身旁,轻轻地,一点点地地把手臂搭在我的肩上。

我抖了一下,低下了头,不再动。

他以为我是接受了,满足而喜悦地咧着嘴无声地笑了。

而我内心却是复杂而挣扎的。我不知道怎么去接受,不知道怎么去拒绝,不懂得怎么去和他以新身份去相处。

时间过得真慢,我回家了。看着他挥着手向我告别,皱了皱眉。

躺在床上,思前想后,还是说清楚为好。

第二天,我和他表示想结束这一切。他不知所措,难过溢于言表。他问怎么了,他该怎么办,他不愿意,他怎么都不答应。

我被他的固执所困所烦,最终坚决而残忍地结束并且自此对他缄口不言。

也许我们真的太年少,也许我们真的太不会去爱自己和别人。

年少的男孩子,血气方刚,用尽全力去付出和表达,却热烈地灼伤了心爱的女孩。

年少的女孩子,内敛含蓄,不懂得怎样去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隐藏了所有,伤了自己,疼了爱自己的男孩。

也许是命运弄人,在不合适的时间遇上不合适的人,有缘而无份。

我们再也没有正常的交流过。他太骄傲,我太倔强。

都说能多爱,就能多恨。他伤透了心,便可笑而无力地报复我,也是吸引我的注意力。

他刻意地辱骂我,甚至拿小石头砸我。

我心里有愧与他,软弱无力,一味避让。

伙伴们劝过他,安慰过我。无果。当初感情有多么深厚,后来的决裂就有多么无情。

他时而温柔地靠近我,想回到过去。我报之以冷漠,他恼羞成怒后变本加厉报复。我内心对他的讨厌随之与日俱增。

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们慢慢背离对方。

伙伴们也因为这件事而分化,不欢而散。

如果一切都是当初的友谊,该有多好。

可惜了,我们要是一直是朋友,多么幸运。

年少不知何者为情,愿向日生长,能以爱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