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死亡体验》第5-6章【连载】

第五章:再现身的连环杀人凶手

“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凶手。”祁安急切的说。

“哟,现在知道着急了?”李政冷着脸,刻薄的说到。

梁珍坐在李政旁边,嘴里念念有词,一笔一划的在记录本上写着:“哟,逗号,现在知道着……”

“这个不用记!”李政生气的一把夺过了梁珍手里的笔,“我说,你第一天来上班吗?”

祁安看着两个人吵来吵去,心里一团乱麻。她天真的以为,自己只要协助办案成功就可以获取李政的信任。但没想到在张娟的案件中,自己指错了凶手。这样不止失去了李政的信任,还会被认定为十字架案件的嫌疑人。

“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让李政相信我!”祁安暗暗的下了决心,“只有这样,才能救黎叔。”

祁安突然站起来,走到李政的旁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抱着李政的腿大叫到:“我可以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有超能力,我真的不是凶手!”

李政被祁安的举动吓到了,急忙推开她。祁安顺势抓住李政的手,向前一把抱住了李政。梁珍看着祁安因为拉扯而呼之欲出的胸部紧贴在了李政的身上,红着脸,别过了头,并用手挡住了眼睛。

“梁巡警!”李政一边在祁安的怀抱里挣扎,一边咬牙切齿的说,“你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吗?”

“啊……对不起!”梁珍打起精神,拿起笔写到:“嫌疑人冲过来抱住了李组长……”

“不是这个!”李政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后脑勺,“你是要气死我吗?我是让你把她拉开!”

“啊?”梁珍愣了一下,反应过后赶紧一起帮忙把祁安推开。

“你要袭警吗?我知道你不是凶手,你先冷静一下!”李政整理着衣服,拿出手铐把祁安牢牢的拷在了椅子上。

“尸体是在市南一个叫墨衍的小村庄里发现的,死者的尸体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摆在了谷子地的最中央。你知道最有趣的一点是什么吗?”李政盯着祁安说到。

祁安懵懵懂懂的摇了摇头。

“十字架的底部,刻了你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李政一字一句的说到。

祁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凶手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为什么要刻自己的信息呢?是在报复自己来警察局报警吗?

李政看着祁安一脸受惊的表情,继续说到,“我们根据死亡时间、作案手法和你的行踪推断了一下,你不可能是凶手。但你一定知道什么,不是凶手也可能是从犯。而且凶手的作案很有宗教性,我们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调查。”

“要让他相信我……要让他相信我……”祁安在心里继续呢喃着,她调整着自己因为慌张和害怕而乱了节奏的呼吸,又一次对李政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我有一个能力,能感受到被杀害的濒死之人的感受,并通过它的眼睛看到它死前发生的事。”

李政已经是第二次听了,但是他的表情还是和第一次一样,既愤怒又不屑。

“如果你还是准备给我们讲故事,我们要准备采取严厉的措施了。”李政说完站起来走向了祁安,李政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祁安的眩晕感再次袭来……

“你好啊,又见面了。”还是这个戴着黑帽子和黑口罩的男子,还是手脚被钉在十字架上,还是那间地下室。祁安晃了晃脑袋,希望自己能清醒一点。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多停留一会儿,找到更多线索。

“你是不是以为,你找到那些警察,就能保护你和黎天祥了?”男子搬着凳子在祁安面前坐了下来。

“你是……”祁安正准备质问男子,一开口被自己粗旷的嗓音吓了一跳,她低下头,看到了一个肥胖的肚子和脚尖。

“你又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男人身体里,干嘛大惊小怪。”男子说完,若无其事的转起了手中的魔方。

“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祁安冷静了一下,迅速观察着周围。

这是一个只有十几平的地下室,没有窗户,周围很安静,听不到任何车或人经过的声响。钉着受害者的木质十字架闻着有新木的味道,应该制作好没多久。旁边楼梯上的踏板很老旧,应该有年头了。地下室里唯一的摆设是一张简易的行军床、一张桌子、还有男子坐着的转椅。靠着桌子的墙面上,和上次一样贴着祁安和黎叔的照片和信息,只不过这一次,还多了李政的照片。

男子看起来没有想说话的意思,低着头专注于手上的魔方。祁安感到受害者的心跳越来越弱,急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

“你这个变态杀人狂,我们早晚有一天会抓到你的!”祁安恶狠狠的威胁到。

男子听到后,笑了。

“你想了这么半天,就只有一句‘变态杀人狂’?”男子摇了摇头,“黎天祥说的对,你再怎么装,也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孩子。你不该忍受这些,让我来拯救你吧。”

祁安还想说什么,但受害者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祁安感觉自己的眼皮很沉,慢慢的,再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祁安睁开眼,怅然的盯着眼前的白色的天花板。

“你醒了。”

这个李政,关心人的声音都这么刻薄。

“嗯……不管你信不信,刚才我又被扯进受害人的意识了。还是那个十字架凶手,受害者是一个中年、肥胖的男人。我,黎叔,你,现在都成为了他的目标。”

“哦?”李政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感,“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祁安坐起身,“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回忆一下细节,跟我说一下其他的线索。”李政说完拿出本子,准备记录祁安的话。

“你……”祁安吃惊的看着李政,“你相信我了?”

“当然不相信,”李政一脸嫌弃的看着祁安,“但他说服了我。”

祁安顺着李政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黎叔。他看起来很沧桑,正在和梁珍说着什么。黎叔感觉的这边的目光后,回过头跟祁安对视着,笑着点了一下头。

“你爸爸很有说服力,”李政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说到:“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开始,你要24小时呆在我身边,跟我一起破案。如果期间我发现你有什么问题,立马就会逮捕你。”


 第六章:复仇的枪手

 环球国际公寓,2号楼,李政和祁安一行人刚出15楼电梯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祁安捂着鼻子,跟李政顺着味道走到1529,就来到了案发现场。

李政一言不发,皱着眉头在屋里走了一圈。屋内打斗痕迹明显,墙上的挂画和钟表都摔在了地上。死者趴在门廊的台阶上,脸上被泼了硫酸,两只手都被砍掉了。李政顺着死者的血迹,路过客厅,来到了卧室。提前到达现场的富春明正在和搜查科的同事找线索。

“组长,死者叫赵青子,29岁,是咱们市作家协会的青年作家。前一阵一个很火的网剧《叫她王的女人》就是她的作品。报案人是打扫公寓的阿姨,死亡时间……初步判定为昨晚10点。”李政队里的同事姜津报告到。

“组长,你看!”富春明手里拿着死者卧室里散落的草稿纸冲到了李政的面前。李政接过来,是一个小说的章节,上面写着:

“作家回到家,她打开门,没有脱鞋就径直走进了卧室。她穿着高跟鞋躺在床上,一天的签售会让她筋疲力尽,她有气无力的把高跟鞋蹬了下去,抱着一个枕头很快就熟睡了。哐——哐——客厅里传来声响,作家惊醒,她坐起身,警觉的看着门外,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李政抬头看了一眼卧室,屋内的痕迹和小说里描写的一模一样。

“终于,门开了。藏在衣柜里的作家从缝隙中看到一个拿着砍刀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走到床边,蹲下去看了一眼床底。作家害怕的捂住自己的嘴以防发出声响。男人在屋内走了一圈,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衣柜。”李政继续读到。

“组长,这个会不会就是作案过程。”富春明说。

在李政读这个小说的时候,祁安、梁珍、姜津等人都围了过来。

“男人抓着作家的头发,作家大叫着救命,拼命挣扎着。男人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一把锋利的剪刀,踩着作家的脖子,将她的舌头抓住,一剪刀剪掉了。剧烈的疼痛让作家几乎晕了过去,这时,人仿佛乘胜追击般,用脚踩住作家的胳膊,用砍刀砍下了她的双手……”

“组长,死者的舌头确实被割下来了。”姜津面色沉重的说到。在场的人都沉默着,梁珍的眼里甚至充满了泪水,这种残忍的作案手法,简直不可饶恕。

“这个是公开的章节吗?”李政问到。

“不是。”富春明抱着任梓淇工作用的笔记本说,“我看了任梓淇的电脑,你读的是她连载小说的最新章节。昨天下午八点定时发送给她的责任编辑,刚联系了她的编辑,编辑说已经审核通过了,原定今天上午十点准时发布。”

李政看了一下表,距离十点还有十分钟。

“告诉他们别发了,被记者知道了,要大做文章的。”李政说完,抬头看到了被梁珍扶着的祁安。

“啧啧啧,你都‘死’那么多次了,看到死人还会吐?”李政嘲讽到,“说说吧,我们的小神婆,凶手是谁啊?”

李政说完,姜津、富春明、梁珍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像了祁安。祁安看着大家,摇了摇头。李政得逞般笑了起来,他走到祁安旁边说:“嗯,超能力,真棒。”

“电脑和草稿纸带回去放我桌子上,姜津你去调取案发当天及前两天的监控,把死者的编辑和经纪人叫到局里来,春明去调查一下死者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比较狂热的读者。”

李政说完走出了卧室,富春明和姜津跟了过去,路过祁安的时候,富春明还故意在祁安面前做了个算卦的手势。

“别理他们,别看组长说话刻薄,其实他人挺好的。”梁珍小声的说到。

祁安叹了口气,她才不关心李政的好坏。她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杀人案突然变多的原因,祁安的能力像是死机了一样,什么都感受不到。

警局的人现在都叫她“神婆”,时不时就要冷嘲热讽一般。黎叔倒是很开心,说也许这样下去,诅咒也许可以被解除。祁安怎么都想不通,黎叔为什么要把自己交给这个刻薄、冷漠又没有礼貌的李政。

下班后,李政开车把祁安送回了家,名为“护送”,其实就是监视。不然也不会在祁安家附近的所有出入口都安上监控。祁安下车时,气呼呼的摔着车门以示抗议,李政却毫不在意,开着车扬长而去。

打开家门,祁安看到黎叔戴着老花镜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报纸。

“安安回来啦?我去把饭端上来。”黎叔站起身,摘下眼镜往厨房走去。

“黎叔!我还要跟李政那个混蛋呆多久啊?”祁安压抑不住怒气,大声吼到。

“你去洗个手,深呼吸一下,吃饭时生气会胃疼。”黎叔不管祁安的小脾气,平静的说到。

看着黎叔的背影,祁安突然有点儿内疚。黎叔是一个很重视承诺的人,为了照顾好朋友的遗子,一辈子没有结婚,也没有生育任何子女。他一直对祁安视如己出,无比疼爱。这次如果不是黎叔,祁安肯定会被当作嫌疑人拘留。

想到这儿,内疚压过了怨气,祁安乖乖去洗了手,换上了睡衣。

“黎叔,我之前装傻是因为不想你担心我,但我感觉装的久了,我好像真的变傻了。”祁安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豌豆米饭,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

黎叔一看祁安要哭了,赶紧放下手中的筷子,坐到了祁安的身边。

“安安乖,黎叔知道你以前每次说‘不记得’‘无所谓’是怕我担心,故意那么说。你从小就要经历被杀害的恐惧和伤痛,怎么可能没事儿,乖孩子,想哭就哭吧。”黎叔轻轻的拍着祁安的背。

祁安吸了吸鼻子,把泪水憋了回去。她想帮李政破案,只有这样,警局的人才会尊重她,相信她,她不想被人叫神婆。她把案发现场的事儿详细的跟黎叔描述了一下。黎叔听完,皱了皱眉头说:

“你说的是任梓淇是吧?圈里都传,说她的小说都是别人代笔写的,如果作案手法和小说里一样,那你们可以查查是不是真的有人给她代笔。”

“嗯?不会吧,她可是从小成名的作家啊。”祁安不解的问到。

“搞创作的,或早或晚都有江郎才尽的时候。她虽然年少成名,但之后也没再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是吃老本。据说后来她发表的,都是她经纪人给她找的协议枪手。”

“复仇的枪手……”

更多精彩章节,请在起点小说网搜索“无尽死亡体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