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给我剪指甲

我们爱过又忘记

文/木寒露


我真不是一个指甲刀狂魔

但我真的只放心你给我剪指甲不是

你看它长得那么快

就像春天的秧苗

在不痛不痒的知觉中冒了一茬又一茬


于是我自己掏出指甲刀

想象着你给我剪指甲的样子

觉得安心又舒适

在飞溅一地的碎片中

又把一根根的粗糙指甲打磨光滑


我看到了指甲刀所在的钥匙圈

原来它有很大一串

自从你离去之后

宿舍的钥匙还给了学校

柜子的钥匙还给了柜子

自行车的钥匙留给了学弟学妹

最后只剩下两把

一把是丢不掉的思念

一把是避不开的生活


我不会端着北方的面碗

把眼睛流出的苦涩吃进肚子

但是我会望着窗外没有生机的闪烁的霓虹

滴落一地的哀伤


此刻我便心想着你为我剪指甲的模样

一下下的修剪这没有知觉的成长

然后让这指甲刀

安心的留在最后的钥匙圈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