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

我沉睡在
学校东门的
菜市场里
我把车子
停靠在
碧云湖的泥淖中

我想吃的卷粉摊
变成了海味馆
一位姑娘坐在凳子上
风用她的长发
扫她白色长裙腰间的
蕾丝
她偶然看我一眼
海味的鲜甜
钻进我的鼻子

杰宝带我来了个远地方
我要穿过几个大的
室内屠宰点
脂肪和血液混合成
充满负担的味道
透过不牢靠的纸巾
捶打着我的鼻子和大脑
脚底的粘稠感
和害怕滑倒的小心翼翼
让昏暗的钨丝灯
又灭了几个

我醒来
头很沉
风扇什么时候关了
舍友的臭鞋在我的床边
他那么晚回来
一定又忘记帮我交网费了

(毕业快乐
我希望以后的以后
这世界上有人
对你们动手的话
那他们一定是
为你们鼓掌)

20150630 1217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