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庄轶事之狗事

凡农村,一定不可能无狗。江庄曾经堪称狗的天堂。

江庄人对狗的厚待,得追溯到大清朝。

据说当年江庄那一带出了个飞贼,不但穿堂入户盗取钱财,而且色胆包天,糟蹋了不少良家妇女。当时官府风闻此贼猖獗,也曾许下重金,派出专人暗访抓捕,誓要将其抓捕归案。但那飞贼不知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还是和官差内部有勾结,总是能错开衙差们办案的时间再行犯事。因此飞贼屡屡得手,搅得四乡八邻六神无主,寝食难安。

然而,此飞贼却在夜袭江庄的时候栽了。且就栽在江庄的狗们身上。

这个故事,许多年前江庄有一本薄册上有记载,但可惜后来破四旧,那本薄册也连带被破掉了。不过大意,江庄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还有印象:

吾族人风闻此飞贼凶顽,殆由族中长者出面,择男子青壮者十人,集全村之恶犬以驯服:凡陌生人来,啖之;穿夜行衣者,啖之;若非训狗者投食,狗不得食,食必受鞭笞。

是夜飞贼来,甫一进村,即遭众犬袭击。其所备迷狗之药食,悉数抛出,吾族之犬皆无视,反狂吠不息,呼朋邀友以援之,更惊起吾族人齐聚。贼纵有长刀在手,且使出浑身解数,但终未突出重围,反被群犬撕咬,遍体鳞伤,直至无力反抗。

族中长者乃令训犬者喝止众犬,连夜押送飞贼于地保处看管,翌日送入县衙大牢,只待受审定罪,秋后问斩。

后,据看押重刑犯之狱卒所言,此飞贼每提到吾族众犬类,皆咬牙切齿,目眦俱裂,恨不生啖其肉。

……

江庄人本来就爱狗,这回狗们又立此大功,在江庄人心目中的地位自然是扶摇直上。凡是江庄狗们亲生的,一定会选爱狗之人才可送出,大多都是自家喂养,直到老死,但但绝不会横遭杀戮。

江庄的狗们在江庄受善待,得善终,竟然成为传统,一直延续至上个世纪七十年代。

狗在江庄地位的没落,源于当时一场狂犬病的爆发。狂犬病之源起已经无从追溯,但声势之浩大却是到了让人们谈狗色变的地步,那些因遭遇疯狗抓咬而罹患狂犬病人的惨状,在一传十十传百的过程中被添油加醋,渲染的骇人听闻。于是各地农村开展起了如火如荼的打狗运动,由大队组织一帮身手敏捷的小伙子作为打狗队,每天乘着手扶拖拉机进村,挨家挨户抓狗打狗,无论大小,不管公母,见狗必杀。

江庄人在这场打狗运动的初期,是坚决为狗们抗争的。他们几次阻拦打狗队进庄,为这事儿差点还引起一场械斗。

当时大队的人也担心各个生产队人自己下不了手打自己庄子上的狗,所以让打狗队的队员们进行互调,张庄打王庄的,王庄打张庄的,交叉进行。其他各个打狗队任务完成的都很顺利,唯独到江庄的打狗队,一再受到江庄人集体阻挠。他们先是堵住入庄的路口不让他们的拖拉机进村,后来眼看打狗队要弃车进村,一些义愤填膺的江庄人又拿出镰刀锄头要跟人家拼命。打狗队员们本来也都是来自同一个村庄的,完不成大队交给的任务已经觉得很没面子,偏还受到江庄人如此“礼遇”,倍觉耻辱,竟然回到本村纠结一帮人,带上家伙什儿要到江庄雪愤。

就在两帮人马在江庄村口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一句:不好了,这条狗疯了!紧接着,便见一条黄狗如同风驰电掣一般,狂奔而来,见人扑人,见狗咬狗,其势如破竹,看得人心惊肉跳。本来准备打架的两伙人一看此情景,立马冰释前嫌,调转“枪口”对付共同的敌人。尤其打狗队的小伙子们,憋了许多天的委屈全部释放在这条狗身上,眼疾手快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三下五除二,就把这条疯狗给收拾了。江庄人几乎是全体目睹了这条狗的疯状,在庆幸无人受伤的同时,余悸未消,对打狗队队员们的敌视瞬间瓦解。于是打狗队员们在江庄一路高歌猛进,所向披靡,江庄终于陷入一片狗哭狼嚎声中去了。

有个小插曲不得不说一下。因为爱狗太深,尽管江庄人默许了这场打狗运动的合法性,但毕竟还是对自己家的狗有着千般不舍,尤其是小孩子们心思还很单纯,狗又是他们平常寸步不离的玩伴,突然被抓或者被杀,有的孩子甚至哭得昏天黑地,如丧考妣。江庄有个小男孩,在自己家的一条大黑狗被打死之后,一边哭,一边拿锹为狗挖了个坑把它给掩埋了起来,而且还郑重其事竖了个木牌,上书:黑子之墓。

谁曾想,这块牌子第二天便被另外一个小孩当玩具拿回了家,并随手丢到自己家的院子一角。无巧不成书,这孩子的爷爷小名儿就叫黑子,看到自己家里凭空多了这么块牌子,心里郁闷了好几天。终于有一天按捺不住,跟儿子儿媳说了这件事情,为自己莫名遭此诅咒感到非常窝囊。儿子儿媳一听自己的爹受了这么大侮辱,当然不能咽下这口气,就在自己家院门口,举着那块木牌,拉直了嗓子骂哪个断子绝孙的做下这等下三滥的事,有本事做就该有胆量承认。

这一骂,自然招来了许多人看热闹,埋狗的那个孩子也过来了。一看他们手中的牌子,那男孩大为惊讶,走上前去问:

“叔,婶,你们怎么把我给我家狗狗做的墓碑给拿家里来了?”

夫妻俩一听这话也傻眼了,赶紧叫出自己家孩子,一问,才知道就是他干的好事儿,又羞又气,一把揪过来便要揍他。孩子的爷爷赶紧拦住,说:“打啥打?知道没人诅咒你大,还不是天大的好事?”

众人也都一边笑,一边出言相劝。一场因狗引起的风波就此平息。

如今的江庄人依旧养狗,但是狗的待遇一般。而那些狗们呢,在经历了百余年间的大起大落过后,想来也是不会再奢求祖辈们的荣光了。人和狗,都归平常。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