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婚礼

最美的婚礼_第1张图片
图源网络

文/九卿

舞台上的新郎正单膝跪地问新娘:“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艾子笑着轻声回答。


【一】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最无奈的事大概就是遇到一个无赖了吧。

你遇到过吗?

艾子喜欢坐靠窗的位置,因为她喜欢阳光。

班上其他女生总是说她内心阴暗,所以才会喜欢阳光。并且总拿这个取笑她,矫情。艾子并不在意,因为她们说的也不全错。

艾子有些孤僻,不爱跟陌生人打交道,久而久之,大家都叫她怪人。

艾子第一次注意到吴名的时候,是在微积分的大课上。

那天,阳光透过教学楼旁的参天大树,印在艾子的课桌上,艾子正看着窗外发呆。

讲台上的老师卖力的讲着课:“这道题学会了没?有没有同学会做的?来举个手回答一下。”

就在大家都低头的低头,假装看书的看书,一片沉默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回荡在教室:“总是学不会,再聪明一点......”

嗯,还唱走音了。全班哄堂大笑,纷纷转头去看是哪位大神,敢在号称“灭绝师太”的刘叫兽课上这么嚣张。

艾子也不例外。

罪魁祸首离她并不远,可以说很近,就坐在她旁边,耳朵里还塞着耳机。

看大家都望着他,才想起来这是在课堂上。

“那位同学,你站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吴名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抖着声音说:“报告吴名,我叫师太。”

全班再一次哄然大笑。

尽管知道学生都在背后叫他“灭绝师太”,但在人前被人这么叫还是第一次。

刘叫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很好,这道题你要是解出来了,我就既往不咎,如果解不出,下课后我俩就要好好谈谈人生。”刘叫兽既然号称“灭绝师太”,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就在吴名心里祈祷,佛主啊,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时候,旁边伸过来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这道题的解法。

吴名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亮了,赶紧念完答案,转头去看救自己的“贵人”,“贵人”一心扑在窗外,根本无心搭理他。

从那之后,吴名就赖上了艾子。不管艾子走到哪,他都屁颠屁颠的跟着。

也因为艾子喜欢独来独往,平白为吴名创造了好多两人独处的机会。

“贵人,你也在这里吃饭啊?来,多吃点。”眼前的吴名一脸谄媚,把一只鸡腿放到艾子的碗里。

废话,学校食堂就这一个,不在这吃在哪吃?艾子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自顾自的吃完就走。

“贵人,好巧,你也在这看书啊?快来,我给你占好了座。”艾子拿着手里的书正四处张望找位置,突然蹦出来的这只猴子是什么鬼?

一点都不巧好吗,明明是你跟过来的。艾子拿着书默默坐下看起来,不说一句话。

周末学校放假,艾子刚走出校门,一个黑影突然袭来。“贵人,你看,我们都见过这么多面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艾子想要绕过他离开,吴名眼疾手快,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包。

“今天你不说,我就不放你走。”艾子真的很不想搭理他,可是包不能不要。

“你不该叫吴名,应该叫无赖。”艾子对他已经半点办法都没有了。“行,随你高兴,你爱怎么叫怎么叫,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呗。”吴名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艾子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其实吴名早就知道艾子的名字了,可就是想逗她,想亲耳听她说。

“艾子。”艾子说完拿过包就走。“哇塞,好美的名字啊。”吴名在后面大喊大叫,手舞足蹈。

白痴,你还敢再浮夸点吗?艾子嘴角微翘,心里忍不住的吐槽。

【二】

真正让艾子觉得她开始喜欢吴名,是因为一堂体育课。课上,老师要求女生跑3000米。一听这要求,女生们全都脸色煞白,反抗的声音此起彼伏。然并卵。艾子,一句话不说,撒丫子就开跑。

跑着跑着身边多了个人,不紧不慢跟在她旁边。

“小子,别怕,我陪你。”吴名在旁边笑嘻嘻,艾子当时的内心是这样的:小子你妹,你全家都是小子。吴名见艾子不搭理他,自顾自的说起来:“你怎么不搭理我?你不喜欢这个称呼吗?那我叫你爱人吧。”

话音刚落,“咚”艾子倒在了操场上。

吓得吴名赶紧背起人撒腿就往医务室跑,边跑还边喊着:“哇靠,不是吧,你都喜欢得晕倒了啊。”

艾子要是这时候醒过来,估计还得被他气晕过去。

艾子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

她刚想起身回寝室,就被从门外进来的吴名按回了床上:“你别乱动,你晕倒了,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睡了这么久,饿了吧?我给你买了粥,你快吃。”

6月的天在这个靠近赤道的城市已经热起来,艾子看着汗水顺着吴名的脸颊滴落,白色的衬衫已经湿透,隐隐透出里面适中的身材。

艾子突然转过头脸红了,她一定是发烧了,一定是病还没好。

艾子答应跟吴名在一起是在元旦晚会那天。

吴名告诉艾子,今天晚上他会有节目表演,千叮咛万嘱咐,让艾子一定要去。艾子闲着没事,就去了。

当吴名背着吉他,走上舞台,轻声弹唱出:“总是学不会,再聪明一点......”的时候,艾子承认她的内心不平静了。

那天上课的情景突然的闪现出来,心脏在那一瞬间,猝不及防的被击中。

歌曲最后,吴名大声喊出:艾子,我爱你!艾子彻底缴械投降了。

在一起后的两人,天天虐狗。

艾子学着去接触人,一天比一天开朗。

吴名被艾子压着补习微积分,天天补得他不要不要的。

期末考时,吴名终于及格了,刘叫兽也终于不再那么刁难他。

吴名喜欢打篮球,艾子就在操场边上看,中场休息递上毛巾和水。

其他兄弟看到,一窝蜂的起哄:“嫂子好贤惠。”

吴名最喜欢看这时候的艾子,脸红红的,不敢看他。

毕业季很快来临,艾子是外地人,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女,舍不得,自然要求她回去。

吴名是本地人,原本想跟着艾子走,但是吴名的妈妈在一次车祸里,失去了双腿,父亲再也没能醒来。

最后两人只能分隔两地。

临分别,吴名抱着艾子:“小艾,你一定要等我,我会努力工作,赚够了钱就去娶你,给你办一场最盛大最美的婚礼。”艾子点点头,已经泣不成声。

检票开始,两人挥着手,渐行渐远。

【三】

艾子并没有选择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而是选择了婚礼策划师。

因为吴名说要给她最盛大最美的婚礼,可是她不想让别人来策划,她要亲自来完成。

吴名选择了一份会计的工作,每天跟无数的数字打交道,弄错一个小数点就可能倾家荡产,所以每天工作,神经都是高度紧绷。

回到家一放松下来,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刚开始两人互通电话,单位按小时计算,每天回家看到冷清的房间吴名会格外的想念艾子。

慢慢的通话变成了按分计算,也好像习惯了每天毫无温度的空气,困到疲乏了直接就倒在沙发上睡。

最后吴名看到艾子的电话也不接了。累。说那么多温存的话终究抵不过一个现实的拥抱。

艾子看着眼前的新郎,眼眶发红。

她的吴名还是那么英俊帅气,穿上新郎服越发俊朗。

“好看吗?”吴名笑得有些尴尬,艾子伸手帮他理了理领结,笑着点头:“好看。还是那么帅。”

旁边的试衣间被打开,新娘走了出来。新娘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瘦瘦小小的,跟艾子有几分相似。

新娘甜蜜的挽着吴名,两人站在镜子面前显得特别的登对。

艾子也这么觉得,只是有些喘不过气,应该是这里面太闷了。

新娘是吴名的上司,平日里对他多加照顾,在他感到疲乏的时候,她总能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每日回到家,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吴名觉得这样的生活或许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于是,吴名提了分手。

艾子很平静,这些时间吴名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只是她幻想着或许是她想太多。

吴名不说,她便能多骗自己一天。

艾子轻声说:“你们的婚礼,可以让我来策划吗?”

吴名回了一个“好”,挂掉了电话。

“吴先生,李小姐,这套婚纱礼服还满意吗?”艾子笑着问这对新人。

“嗯,我很满意,亲爱的,你呢?”新娘仰起头问身旁的新郎。

新郎点点头,也表示满意。

“那我把这套礼服和婚纱包起来放好,到时候你们直接过来取就好了。”艾子转身让同事帮忙收了起来。

“吴先生,李小姐,关于你们婚礼的策划,你们有什么要求吗?”艾子轻声询问着。

“我要一场最盛大最美的婚礼。”新娘眼睛亮亮的。

多么熟悉的话。是呀,这是每个女生的梦想吧。

吴名抬头直直的看着艾子,眼睛里有愧疚或许还有一丝丝的不舍。

艾子专心听着新娘的描述,目不转睛。

曾经艾子也这么梦想过。

吴名说等他赚够了钱就会来娶她,给她办一场最盛大最美的婚礼,所以艾子选择了当一名婚礼策划师,她要亲自为自己策划一场最盛大最美的婚礼。

只是现在自己用不上了,那就给他们吧,看着他们开心幸福也好啊。

她做到了。

婚礼现场真的很美很盛大,艾子站在大厅的角落里,看着舞台上的新郎正单膝跪地问新娘:“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艾子笑着轻声回答。

看着吴名给新娘戴上了戒指,艾子转身悄悄离开。

她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婚礼”,她也该离开了。

手机里一直舍不得删掉的那首《学不会》,现在也终于可以删掉了,该放下的在这里也都全部完结,真好。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曾幻想过,要跟身边这个人永远在一起,办一场最美的婚礼。但是现实却一次次教会我们放下前行,因为只有放下前行,才能重新得到的快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