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上路的蜗牛君

      2016年10月5日,因着要做兼职的缘故,提前回到了学校。也许这是个转机,也许并不是。离家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尽管我已二十多岁,从学前班就开始住校,这也并没有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

      母亲每次都会坚持送我到火车站,陪着一起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忍着难受,忍着不舍。始终记得刚上大学时,我坐上去学校的大巴,坐在最后一排,回头看,母亲哭得稀里哗啦。现在离家更近了,几个小时的车程也难以割舍我的恋家情结。“你真是没有长大,像个小孩。”一个老师在听了我的某个回答后这样说。是啊,我现在在难过,就是因为我得长大,习惯一个人去面对整个世界。缩回到我的壳里这项技能可能就不能再使用了。

       我的脸就像有个机关,不知怎的被碰到了,便像猴子屁股一样,红得没法见人。起来回答问题会红了脸,问问题会红了脸,看见喜欢的人会红了脸,做错了事会红了脸,说话不清楚会红了脸。脸红还会伴随着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等一系列生理反应,脑子还会处于当机状态。我时常就处于不在线状态,常常觉得自己很傻。对此我的解决方法是,我会事先在脑海里把一件事情模拟了上千遍,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傻是摆脱不了的。对自己感到失望可能也是我现在处于悲伤到不能自已的原因之一。写下来,让我感觉好很多。文字尽管没有通过发声让别人听见,但是看,可能是比听更容易进到心里。不说话,一切都已明了。

      想着重新上路的蜗牛君,想要努力改变现状,想要实现自己的诺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