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内含光

暖暖内含光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1

我抱着发烧的小树,小麦拖着三件行李,娘仨一行坐上了去南京的高铁。

妹妹订的车票,很贴心还帮我们订了盒饭,列车员将盒饭送到座位上,小麦先吃。

我抱着小树在走道上踱步,小树的小脸红扑扑的,脑袋滚烫。

小麦吃了一半盒饭,说很困,想睡觉。我让他将盒饭放好,我说我去上一下厕所,你照看一下妹妹,等妈妈回来,你先睡会儿。

我将小树放在座位上,小麦伸出手将妹妹圈在怀里。

等我回来,却见小树已被小麦抱在腿上,而小麦吃过的那个盒饭打翻在地上,一片狼藉。

小麦抬起头看我:小树叫起来了,所以我就把她抱起来,然后盒饭就打翻了!

我抱起小树,让小麦起身收拾。为了方便取物,两个背包都放在地上,现在背包上都洒满了饭粒与菜汤。

小麦神情疲倦,慢慢的钻到座位下面,一点点拣起饭菜。他的动作真的有点慢,因为他拖着三件行李赶高铁,他又累又困。但他没有抱怨,默默的承担。

在这个当下,我没有升起焦躁的念,我没有按自己的行事标准去要求孩子快速把地面打扫干净。我只是告诉他可以用纸巾擦。

小麦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将地面清理干净。他坐下来,歪着脑袋,闭上了眼睛。

我把小树搂在怀里,她也昏沉沉睡着了。小麦伸过手来,握住了妹妹的脚。

我把手放在小麦的手上,猛然惊觉这个男孩的关节已开始显得粗大。

这两个孩子,他们自我的身体出生,在我的眼前成长,多亏了他们,让我体会“情到深处无怨尤”。

2

到南京的第一夜,小树依旧高烧不退。房子是陌生的,东西放在哪里也不太清楚。我抱着孩子,不时测量一下体温,给孩子抹点精油膏。摸索着去找温开水,但孩子不肯喝水。二点多的时候爬起来给小树吃了美林退烧。但退烧药并没起作用,四点多我起来倒开水,妹妹也醒来了,我抱着小树坐在床上,妹妹坐在我旁边。

两姐妹轻轻的聊天。怀里是一个昏睡的孩子。一夜几近无眠,这清晨的絮语倒让我放松,印象中与妹妹这般相处的时光也极罕见,话语间流动着充沛浓烈的情意。一直到窗外天光亮起,小树的烧竟也退下来了。妹夫接过孩子,我倒头睡去。

3

今天小树再一次高烧。

这一次生病,第六天了。她的神情极为疲倦。要一直竖抱着,不吃辅食,不肯喝水。原本明媚的小脸皱成一团,像一颗小核桃。

一家人一起照顾小树,替她换尿包、擦鼻涕,喂水的时候三人上阵,吃奶时有钢琴伴奏,无边的爱环绕着她。到了晚上,她的鼻尖微微出汗,烧慢慢退下来,也主动吃了一点小米粥,吃了一块饼干。

喵小姐昨晚从上海坐高铁,特意到南京来看我,与她的对话深刻幽长,化为两场即兴的直播。

餐桌上妹妹摆好了一个小蛋糕,等玩耍的孩子们回屋,就要一起为我庆生了。妈妈在厨房炸排骨,空气中充溢着如同祈祷般的神圣感。

人生无常,当下的画面稍纵即逝,想来,每一处经历与业力紧密相关。亲历亲为之后,在此时一一灌注于写作。

暖暖内含光。童,生辰快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