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吸盘

昨天晚上,老婆买的手机上使用的吸盘式支架到货了。这个支架,颜色鲜艳,可以吸附在手机,也可吸附在墙上。老婆哄四岁的大孩子好玩,就把吸盘吸到了自己的额头,几个人哈哈大笑。等到把吸盘扯下来,她脑门上留了一个印子,就像平常拔火罐之后留下的痕迹,而且这个痕迹半个小时过去了都没消失。旁边的姐姐说,痕迹不消,应该是因为体内湿气重。

老婆脸色凝重,临睡前对我说,家里有一个孩子,去年年底又有了两个宝宝之后,她的身体差了很多,自从又有了两个宝宝之后,两个宝宝的洗澡、喂奶、换尿布琐碎的事情就非常多,晚上自然是不能睡好,如今还有些幻听,耳边总像是有宝宝的哭声。她说,一想起来,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头,等到宝宝能走会爬了,眼睛更离不开宝宝了,这样把宝宝养到十八、九岁去读大学,期间可能要花费很多精力。她说一想起来感觉很头痛。

我说,天下养孩子的情况都是差不多的。我们养第一个宝贝的之初,也感觉很烦躁,后来不也习惯了,其中宝宝带给我们的快乐也是很多的。如今家里增添了两个宝宝,如今比其他人辛苦,将来也会比其他人得到更多快乐。

总之,生活,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