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不好惹(1)

一:心怀鬼胎

“爹,求求你救救妈妈吧!她快坚持不住了,求求你。”顾诗筠跪在地上拉着顾清寒的衣服恳求道。

“你妈根本没得救。”顾清寒冷漠地说,将顾诗筠的手甩开。

“医生说只要付一百万元就可以!爹,你借我一百万吧。”对于顾清寒的冷漠顾诗筠仍不放弃,接着恳求着。

“我的好女儿,给你一百万不是不可以,爹有个要求。你也知道你姐白曼和洛家大少爷的婚事,洛家大少爷有洁癖,白曼也不能输去初夜。所以想让你代替她和洛家大少爷……”顾清寒威胁着。

去和洛家大少爷……诗筠思考着。

“你好好想想吧。你的时间可以拖你妈妈的时间可拖不得呀。”顾清寒威胁道。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了。

诗筠咬了咬牙,拉着顾清寒的衣服说道:“好,我……答应你。”

“这才是我的好女儿嘛!”顾清寒不怀好意的摸了摸她的头。

诗筠走后,顾清寒打了一个电话“一切安计划行动。 ”

晚上。

“咯吱一一”门被打开了,灯也啪的一下关了,仿佛是被安排好了是的。

走进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

诗筠朝男子的左侧脸吻了一下,那男子在夜光中准确无误找到诗筠的嘴巴也亲了下去……

早晨。

“爹,我已经说到做到了,希望你也能这样。”

“好!”顾清寒爽快地答到。

“喂,你好亲,请问你是诗筠小姐吗?”

“是。你是?怎么了?”

“我是你妈妈的主科医生,很遗憾你的妈妈已经去世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可能!”诗筠伤心的哭着,不相信妈妈去世的现实,手上的手机震动着提醒着100万已到账。

“的士,去人民医院,谢谢!”诗筠着急的说着。说完,她顺手的摸了摸手腕。

不可能,我的手表怎么不见了?妈妈,这是天意吗?天要让你彻底的离开我吗?

“好的,小姑娘。”司机诡异的笑着。

走了许久,司机却没有去人民医院,却开上了山。诗筠感到不对,可又不敢出声。

半路,司机说他出去接个电话。

在后面把车往悬崖一推。诗筠掉下了悬崖,不甘,怨恨, 伤心围绕着诗筠,是谁想要害她……

不过这样也好,妈妈我来找你了。诗筠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