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4

前同事兼同学的妈妈大前天去世了,昨天和几个老友一块前去吊唁,在路上和他们无拘无束谈天说地,海阔天空的,不知不觉过了陈山口大桥,来到水波荡漾的东平湖畔透过车窗,浩渺的水面上有水鸟掠过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间或还看到几只小小的渔船绕过芦苇丛,时隐时现。景致优美,时间有限,来不及驻足。继续沿湖南行,来到主席台前,不知具体位置在哪里打电话和同事联系继续南行,过了小桥,看着路两侧排着不少车,车速慢下来,摇下车窗,耳边传来哀乐声,知道到地方了。停好车拿上买好的花圈和几刀纸,入账处有支客的过来打听,登好账,来到灵前吊唁,大爷满眼垂泪,孩子们陪灵的则放声大哭,因为只有我一个女的,男士鞠躬,我在想我该怎么办,我只好尾随他们后面,在女士陪灵的最后面看到了前同事,起来给我打招呼,抑制不住内心的波澜,放声大哭,她则紧紧抱住了我失声痛哭,许久平静下来告诉老公没去的原因,也知道了大娘得病已经抢救了一个多月了,无力回天了,前后几年花了好几十万依然没能挽救她的生命,眼睁睁看着亲人撒手人寰,又哭起来,我已经失去了三位亲人,其中的痛苦悲哀无助一般人难以体会,这两年亲人接连去世的打击使我心力憔悴,失眠,抑郁让我华发不断生出,听不的哀乐,马上就会泪眼模糊,潸然泪下。前两天另一个女同学兼同桌的父亲也不幸去世,也饱受疾病折磨。年龄都不大70岁多一点,我只希望亲人们能够身体健康。生活不愁,没什么大富大贵的想法,一生常陪在亲人旁即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