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五四

什么元宵节、情人节、清明节、劳动节都不过,去花店买捧花为青年节不过分吧?

谈起青年,鲁迅那个时代最为旗帜鲜明。而总是有年龄稍大、资历较老的学者拿现在青年与以往青年相比并以偏概全的上升到民族层面表现出对民族未来的担忧,对此,我实在不能够有哪怕一点点认同。是的,我们这群青年有一部分思想极其无聊、行为极其糟粕,但那仅仅是一小部分绝不是多数。我认识的青年绝不是那样。我认识的青年虽然从僻壤坎坷到繁城,不还是一直微笑;我认识的青年虽然为爱情醉酒断片,不还是酒醒后继续工作;我认识的青年虽然事情很多,不还是积极投入到SCO青峰志愿服务;我认识的青年虽然囹圄于生死意义哲辩中,不还是乐观生活、砥砺前行,为梦想……不认同社会上对当代青年的非议,不是因为我们青年的狂妄自大,实在是以往青年与现在青年境遇不同。从高楼一跃而下的青年不在少数,引得旁观者和听闻者一阵唏嘘而后便是有关心理素质不行、教育失败的论调。身体落地的一瞬间是一个世界的消亡,而旁人根本无法想象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当代青年的厄难与挑战来自心里的那个世界而不是外面的那个世界,这也是我认为当代青年比以往青年在哲学层面上站的更高也更容易消极生命的原因。无论怎样,我想以鲁大爷的语调激励大家,当代青年不必去听自暴自弃者的悲观论调,有一份热就发一份光。我们可是骄傲的青年,不是傲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