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说好的一切战斗

  木木注视这前方:“先解决两个躲在后面的鲁班和后羿,在解决前面的阿珂和赵子龙。”我在旁边听着木木说着战术。

  “我们上。”木木的话音还没落,我和他就朝着两个远程的射手的方向冲去,我们分开了两个方向。不过敌人好像知道了我和木木的战术。赵子龙和阿珂也前来阻止我们,他们以更快的速度阻拦了在我们的面前,两边都是以一敌二。战斗只在一瞬间就爆发了。两两力量的相碰,是力量与战术的角逐,每次的疏忽和破绽都是翻转战斗局势的关键。我们都是打的势均力敌,但是他们有背后支援。而我们的背后是孤立无援。所以我和木木都陷入了被动的防守状态。不仅要面前的敌人还要防止身后的偷袭。几个回合下来,我和木木的体力也消耗的很快。我们意识到这样子行不通,只能另想办法。在下个回合结束的时候,我和木木又靠到了一起,我和木木知道我们被分开了,都只会被慢慢的磨死。只能把互相的后背交给对方,那这样我们要面对的是四个人。

  正面的战斗正式的爆发。赵子龙和阿珂正面面对我们,而后羿和鲁班在背后火力支援。我和木木背靠着背与敌人交手,金属之间的碰撞变得异常的猛烈,木木把他的大头当做了武器,与阿珂间的匕首正面的交锋。每次猛烈的碰撞,会掀起阵阵强烈的风,挂动着周围的草丛和树,在这么强烈的风下,敌人对面的火力支援并不能及时的瞄准。我们的对手真正意义上就只有两个。

  几个回合下来,我和木木的通力合作与敌人打成了平手,双方都是势均力敌,谁有没有优势,也没有劣势。又一个回合刚开始,双方都僵持在哪里,谁也不相让。正在我们僵持的时候,从天空中闪出耀眼的金光,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当眼睛在次睁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把巨剑从空中从着我们直直地落下。就在剑落下的最后几秒中,我和木木急忙的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向后一跃,紧急的躲开了这次的危机。那把剑就像山一样,立在我们和敌人之间,大地摇晃,声音震耳欲聋。不一会,当摇晃和声响都消失的时候巨剑化成一道光消失了,留下了地上巨大的深坑。就在我和木木要发动另一波攻势的时候,从深林的某次,传来了阴冷的低吼声,和重重的摩擦声,还时不时的传来一股股冷气,逼得我们头皮发麻。低吼声越来越沉,摩擦声越来越响,很显然是有个庞然大物在向这里移动,不知道是敌是友。很快,从敌人背后的深林中,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很魁梧的一个人。等轮廓清晰后,见他全身披着铠甲,只有眼睛留着一条缝,以供观察,全身阴冷的感觉都是从那条缝中传出。他背着一把比刚才小很多的大剑,但也十分的巨大,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赵子龙和阿珂的中间,后面的两个也跟了上来,似乎是他们的老大。

  “木木,我们又多了一个敌人。”我看着中间的那个人,像从他的身上找到突破口。我没有听到木木的回应,当我回过神来看木木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整个人都僵在那里,眼神中充满了恐惧,还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在轻微的颤抖。“木木”我又叫了一声,伸手摇了摇他,现在他才回过神。当恐惧在他的眼中依然还是没有消退。“是、、、是、、、亚瑟”木木的声音的声音都在发颤,我甚至觉得他的呼吸都在颤抖。我又看着眼前这个如山般的亚瑟,却想不到他给木木带来了这么大的恐惧。

  我挥起自己的短剑,就像前冲。“别”木木脱口而出,但是已经太慢了。我越过了那个深坑,直直冲向亚瑟,而亚瑟也十分的冷静冲众人们摆了摆手,示意向后退。当我与亚瑟靠的很近的时候,我却停住了脚步,仰望着他那如山般的身材,从“山顶”的缝中透出的丝丝的寒意,一下子就麻痹了我的全身,身体不听使唤,很快自己的大脑也被麻痹了,整个人像是陷入了一种恐惧的泥潭里,在一点一点的相下陷,越挣扎只会陷得越深。我现在像是一只在砧板上的鱼肉了。我只是感觉亚瑟举起了他手上的巨剑,朝着我劈来,而我只能乖乖的站在这里动弹不得。一阵强烈的金属碰撞声把我从恐惧的泥潭中一下子拉了出来。木木用头挡住了这一剑,我不知道木木什么时候来的,现在他出现在我的面前,和我面对面。木木艰难的抬头看着我,依旧是纯洁的眼神,但我看了以前没看到的东西“压力”。

  “他们人太多,我们更本赢不了。”我又从木木的眼神中看到了忧伤。“我在这里顶着,我会想办法拖住他们的。”木木苦苦地支撑着,“你一定要他逃出去。”明明说好的一起战斗,我如今却要抛下木木一人离开。我拼命地摇着自己的脑袋,木木伸出手,用力地握住了我的肩膀吗,我从他眼神中看到一种以前没看到的坚定,是对朋友的一种坚定和相信。我被木木眼神中的这份坚定震惊到了。木木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我向后推了一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