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北诸夷和东北诸夷的前世今生(16、后突厥的绝唱)

中国西北诸夷和东北诸夷的前世今生(16、后突厥的绝唱)_第1张图片

暾欲谷历经三位可汗,从骨咄禄开始,他就为之效命。到默啜时期,他和元珍共同辅佐,立下汗马功劳。最后到了女婿毗伽可汗时代,他出谋划策,竭力想让突厥汗国再度振兴。暾欲谷针对毗汗南侵的想法,他说:“唐主英武,民和年丰,末有间隙,不可动也。我众新集,力尚疲羸,且当息养数年,始可观变而举。”毗伽又想筑城,建立寺庙。暾欲谷晓之以理,他告诉毗伽:突厥人口只及唐朝人口的百分之一,所以能与唐为敌,正在于游牧生活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又从事射猎,人人习武,力量强的时候进兵抄掠,弱则窜伏山林,唐朝的军队虽然多,也奈何我们不得。如果筑城居住一旦失利,必遭围歼。释、道两教劝导人们仁慈柔弱,不是用武争胜之道,不可推崇。他准确地分析客观形势,根据本民族的特点制定自己的战略战术,深得毗伽可汗赞许。

但突厥的阴谋未能逃脱一个人的眼睛,他就是朔方大总管王晙。王晙得知突厥想佯装投降,便上奏朝廷,认为突厥是迫于形势方才归顺唐朝,让他们久居边境会引发祸患,建议威逼利诱,并将他们迁徙到黄河以南,使其逐渐汉化。同时,王晙还认为,如果不将突厥降户安置在内地,等到黄河封冻,必将发生变故。结果,朝廷尚未答复,突厥降户便已反叛。

公元720年,突厥、铁勒降户仆固都督勺磨及硖跌部落均散居受降城侧。朔方大总管王晙怀疑他们暗中指引毗伽来袭,谋陷军城,于六月密奏请诛之。得到同意后于是引诱勺磨等宴于受降城,用伏兵全部将他们杀死,河曲降户才被灭尽。同年秋,王晙从西面调动拔悉密部,东面调动奚、契丹两族兵,于秋季同至稽落水,准备突袭毗伽可汗牙帐。突厥等拔悉密孤军深入时发起攻击,拔悉密军见奚、契丹未至,害怕而逃,毗伽欲乘机追击,暾欲谷说:“不可,此辈离家千里,必然拚命死战,不如尾随其后,等到距北庭(今新疆乌鲁木齐县附近)二百里处,我们先分兵占领北庭,然后东西夹击,拔悉密无家可归,将全部为我们所俘。”毗伽照计而行,果然尽俘拔悉密兵,得胜东归。十一月,暾欲谷回军经赤亭(今新疆鄯善县东北七克腾),掠夺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县)的羊群和马群,并击败唐河西节度使杨敬述的军队,毗伽可汗因此声威大震,原降唐的突厥旧部多归附。

公元721年二月,暾欲谷劝解毗伽可汗遣使求和,又连年遣使向唐贡献方物,并且求婚。公元725年四月,毗伽派大臣阿史德颉利发向唐朝进贡。颉利发在唐玄宗东巡封禅泰山时一路随从,十二月,颉利发辞归,唐玄宗厚加赏赐,但没有允许与后突厥联姻。

在这以后,毗伽可汗每年都派大臣至唐朝觐。公元727年,吐蕃赞普写信给毗伽,约他一起攻打唐边境,毗伽予以拒绝,并且将吐蕃的来信送交唐朝。唐玄宗很赞许毗伽的诚意,设宴款待送信来的后突厥大臣梅录啜,又允许在朔方军西受降城设立互市,每年以缣帛数十万匹与后突厥交换军马,以壮大骑兵队伍。

公元731年三月,毗伽的兄弟、后突厥左贤王阙特勤死。唐朝派金吾将军张去逸等送唐玄宗玺诏前往吊奠。公元734年,后突厥权臣梅录啜下毒谋杀毗伽可汗。毗伽在毒药发作但尚未身死时,发兵杀死梅录啜及其族党。可见为了权力斗争,险象环生,每个人的生死安危都难以得到保障。

毗伽可汗死后,国人立其子为伊然可汗。伊然可汗曾由唐朝册封,但当年他就病死了。其弟继立为苾伽骨咄禄可汗,唐朝派遣右金吾卫将军李质册封他为登利可汗。登利年幼,其母婆匐参予政事,国人不服。登利的二位堂叔分掌兵马大权,在东者称左杀,在西者称右杀。

公元741年,登利忌惮左右两杀权势过大,与母亲合谋,诱右杀至可汗牙帐,将其杀死,夺了他的军队。七月,左杀判阙特勤害怕同样被杀,先发制人,杀了登利可汗,立毗伽可汗之子为可汗。新可汗很快被骨咄叶护杀死,另立其弟为可汗。接着骨咄叶护又杀掉他立的可汗,自立为可汗。此刻后突厥内乱频繁,唐玄宗命左羽林将军孙老奴招抚回鹘、葛逻禄、拔悉密等九姓铁勒部落。

公元742年八月,拔悉密、回鹘、葛逻禄三部联合攻打骨咄叶护,杀骨咄叶护,推举拔悉密酋长为颉跌伊施可汗。后突厥另立判阙特勤之子为乌苏米施可汗,并以其子葛腊哆为西杀。唐玄宗遣使劝说乌苏米施可汗内附,他不听劝告。朔方节度使王忠嗣列重兵于碛口,进行威胁。乌苏米施害怕,口头上表示愿降,但实际上进行拖延,并不前来。王忠嗣动员拔悉密、维吾尔、葛逻禄进攻后突厥,乌苏米施仓皇逃走。王忠嗣出兵,攻取突厥右厢。后西杀葛腊哆的妻子、默啜之孙勃德支特勤、毗伽可汗女大洛公主、伊然可汗小妻余塞匐、登利可汗女余烛公主、宰相康阿义屈达干以及后突厥西叶护阿布思、阿史德等部落均投降于唐朝。

公元744年八月,乌苏米施可汗被拔悉密部所杀。后突厥残部立其弟鹘陇匐白眉特勤继位,是为白眉可汗。后突厥大乱,唐玄宗命朔方节度使王忠嗣乘其乱出击,相继攻陷后突厥左厢阿波达干等11部。

回鹘和葛逻禄一起攻打拔悉密颉跌伊施可汗,杀颉跌伊施可汗,回鹘首领骨力裴罗占领突厥故地,公元745年正月,骨力裴罗击杀后突厥白眉可汗,送其首级至长安,后突厥毗伽可汗妻骨咄禄婆匐可敦率众归唐。

至此,存在了大半个世纪的后突厥,不能一直归附在大唐的庇荫之下,兴风作浪,最终在唐朝和回鹘的联合攻击下,从此消亡。在这以后,突厥退出中国北方的历史舞台,回鹘汗国继之而起。后突厥灭亡以后,残余势力部分并入回鹘,部分融入唐朝。那么中国北方的局势又将如何?回鹘又将如何发展,它在大唐“安史之乱”中又起了什么?请看第十七章《什么回鹘汗国是个什么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