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的故事

认识Y时她刚休完产假,要不是朋友特意强调,完全不会想到她已结婚生子。Y瘦瘦弱弱的,生完孩子体重目测达不到九十斤,没有传说中怀孕女人该有的韵味。小码的衬衫下,完全看不出孕激素及哺乳带来的曲线变化,一副扁平身躯,皮肤也不白,这一般模样倒像是去支教或者下基层调查带来的仆仆风尘,或许是距离与路程带给她的风霜刻写。

第一次见面就意识到Y不会跟优雅气质沾边,接触次数多了,她那不修边幅的外形、随意的生活方式,实在有违“女人”的生理特征及“已婚女性”的觉悟高度。我好奇Y的先生何许人也,更好奇她与其先生的相处模式。

想象永远是美好的,只要不撩开掩藏真相的虚幕。Y虽不至邋遢,但作为一名女性,一名有职业技能的新时代女性,她是不合格的。所谓女为悦己者容,Y的随性肆意在某种程度上暴露其家庭婚姻状况与职场人际关系,不是必然关系,也有因果关系。Y的性格使然,不迎合,不屈从,她是率性的真诚的,懂她的人一定会欣赏她;然,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居士,不争吵不辩驳,俨然高高在上睥睨天下之姿。

Y是不合群的个体,不计较得失的个性总被无偿欺压并利用宰割,许是疼痛得麻木,许是无力反抗,许是看透浮夸现实,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与从容,也正是这一点,她要为特立独行的个性付出代价,排挤与伤害。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蛮横无理大行其道,玩转矫情与做作伎俩的深得君心,不屑附和的Y表现出来的更多是自暴自弃。她不需要解释,不需要理解,她只以自己舒服的方式存在,她假小子式的发型,长得像倒扣在脑袋上的锅盖,她混搭的服饰看起来像菲佣,她的鞋子款式不是简单便是老旧得过时。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不畏惧别人的言论,粗粗糙糙的外在形象。

诚然,做一个无背景又无所畏惧的人需要太大的勇气,多少原则沦丧在利益与诱惑之前,多少良知泯灭于强权之下,很多年来Y坚持两耳不闻权与利的聒噪,隐没于滚滚权钱交易之外。她将自己束之高阁,写字、看书,看书、写字,工作之外,家务之外,写字看书无休止循环往复,不知疲倦。

Y在墨笔书香中重生,在瀚海书林中畅游,她不是没气息的木偶,她的勃勃生机及人间烟火释放于无人问津的角落,这一刻的激情澎湃无人知晓无人陪伴无人分享更无人欣赏。一枝笔,一张纸,摒弃了外部世界,绘制了全新的心灵空间。愠怒时,笔走龙蛇的草书;欣喜时,行云流水的行书;安静时,端庄典雅的楷书,与张旭神游,与王羲之宴游,与颜真卿交流,忘却人间尘俗烦忧,唯我独尊。

Y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的的确确是父母眼中长不大的孩子,她是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以至于她转换了身份、转换了角色仍无法进入令一种角色扮演境地。我讶异于Y的婚姻始于网恋,见过了她家Z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两人这辈子使尽了勇气的前卫选择。Z先生一个很传统很传统的潮汕男人,不高,看起来有点胖,憨憨的模样,除了两人相似性质的工作,俩人的思维方式与精神高度是严重失衡的。

相爱吗?我问Y。

Y沉默了很久,说,不知道。

终究是太年轻,太稚嫩,以至无法分辨,以至太过草率。

年龄吧。他大我几岁,家里着急了。

家境相当,工作相当,年龄适合,看着,一切很上轨。

千万别结婚,如果你不是非结婚不可。Y轻轻地对我说。

她后悔了,她无路可退。

一年相处下来,她信任我,我心疼她。

婚姻并没有一如原先的期待,婆媳关系、夫妻关系、妯娌关系层层叠加,房子、孩子、生活步步紧逼,Z先生并没有给予作为妻子的她该有的呵护与关爱,当然,Y本身的性格也是生人勿扰的,更何况她学不来撒娇,说不出甜言蜜语,而好些人,却受用于此。重重矛盾,一个温吞,一个急躁,问题却是一个也没能得到有效的协商与解决。

潇洒如Y再难洒脱自如了,家婆不喜,妯娌不欢,丈夫不懂,路越走越慢,路越走越难,多少心酸苦楚自我吞咽。Y被边缘化,仿佛她就是一个倒贴的保姆,自己买菜做饭,自己买奶粉买尿片,Z先生喊着没钱没钱的时候偷偷帮弟弟购置了新房,Y于Z先生朋友口中意外获知,莞尔一笑,这一笑让Z先生喋喋不休地对Y发牢骚,数落Y的不是,Y挥洒着手中的毛笔起承转合,一笔一画写得不急不徐,连眼皮都没抬,Z先生当下更是暴跳如雷,最后摔门而去。最后是住在Y楼上的同事听到巨大声响以为发生意外,下来看到的则是Y于桌前练字,一如平静的湖面,不泛涟漪,而Y笔下写的却是《千字文》。我不是没有悲伤,我只是把悲伤与疼痛写在文字里,藏在文字里,我的优雅我的正气自己看得见。

婚姻于Y,更多的是责任,守着孩子自我困顿,自我催眠,自我修复,婚姻是自己决定的,婚姻对象是自己选择的,无人可怨。Y不美丽不温柔不依靠不妥协,她有的是坚强是坚韧是泰然是决然,坚强的女人固然不美丽不温柔,棱角太过分明太过尖锐,保护自己的同时伤害的何尝不是自己。女人该有十分魅力,八分才情,七分魄力,五分姿态,三分依恋,二分撒娇,该示弱时示弱,该愤怒时愤怒,这样的女人令人疼惜与迷恋,更为动人。

Y说,真想背上行囊去流浪,或者上山去修行。

我说,现在吗?一起?

不是现在,等女儿长大了,不然怨恨我就有罪了。

谁能斩断七情六欲,无牵无挂,断然出走?不过是问一份释然,寻一种解脱,觅一处皈依,得一世真情,了一生无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