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开篇之谜:为什么要写当时不存在的范仲淹和虚靖天师?

《水浒》开篇之谜:为什么要写当时不存在的范仲淹和虚靖天师?_第1张图片


 《水浒》第一回写到京师瘟疫盛行,参知政事范仲淹上奏赵官家,宣请江西龙虎山虚靖天师张真人来京,举办罗天大蘸,祈禳瘟疫。时值嘉佑三年。真实世界中的范仲淹此时已过世六年,虚靖天师还要三十四年后才出生。

  不难想象,热衷于在小说中搞历史考证的同学,肾上腺素瞬间飙升:一下子捉住了两条北宋bug。

  我一向赞同“历史归历史,小说归小说”的观点。我是个小说作者,那么,从小说技术上看,施耐庵这样开篇,有什么用意呢?

  首先得声明一下,施耐庵是中国白话小说开山祖师爷,我一个无名后辈,不敢说我的猜测就是他老人家的本意。以下文字只能算一点心得。

  我觉得施老爷子的第一层意思,就是在开篇中宣告:“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他老人家说得比较委婉含蓄,得有一点历史知识才听得出来——水浒中的范仲淹不是历史上真实的范仲淹,水浒中的赵官家不是历史上真实的赵官家,水浒中的虚靖天师不是历史上真实的虚靖天师,水浒中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只是有些人名地名巧合而已,求求你们,别再跟我较真啦!

  施老爷子倒不是担心范家和张家后人告他诽谤罪,他怕的是朝中有人判定他有以古讽今的动机。

  施老爷子到底有没有因言获罪?由于学界至今都没有确认施耐庵的真实身份,他有没有因写水浒而坐牢,没人知道。但他的担忧肯定不是多余的,证据之一:大家都知道,《水浒》是有文献记录以来,被封建王朝封禁次数最多的小说。他开篇中的“宣言”并没能给自己的作品提供保护。多代统治者认定,虚构的作品也能煽动起人民造反的风暴。

  施老爷子的第二层意思,有可能在这个开篇中含蓄地批评朝中达官贵人。

  京师瘟疫起来后,没有文字实写朝廷如何隔离、发放药物救治、消毒等务实的事,只见朝廷务虚,请虚靖天师来京师举办罗天大蘸,祈禳瘟疫。如果瘟疫平息了,每个人都有功。如果瘟疫继续蔓延,老天爷和虚靖天师就成了最理想的背锅侠。

  范仲淹出这样的主意,不能说不高明。老范是几十年官场历练出来的大臣,是倡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节操境界的文化名人,施老爷子在第一回就把范仲淹拎出来,轻轻幽了他一默。

  但老范不是重点。虚靖天师也只是虚晃一枪。从“虚靖”这两个字可以看得出来:虚——第一回并没有实写张真人,靖——“镜”也,虚写虚靖,是为了牵出洪信太尉,是给大家一面镜子,照出朝中这些达官的真实形象。

  话说天使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背了诏书,金盒子盛了御香,不止一日,来到江西信州,大小官员出郭迎接。次日,众官送洪太尉到龙虎山下,只见上清宫许多道众,鸣钟击鼓,香花灯烛,幢幢宝盖,一派仙乐,都下山来迎接。施老爷子不惜笔墨写这么大排场,就是要启发我们问一句:这么兴师动众的,对千里之外的瘟疫有何作用?

  在这些热闹的场景中,善于观察的读者会发现,虚靖天师没有出场迎接太尉。他是不知道洪太尉莅临吗?当然不是。书中说了,信州官员早已差人报知龙虎山上清宫住持道众。不难想象,虚靖天师非常反感朝廷把他叫到京师去背锅的搞法。

  洪太尉到了上清宫,虚靖天师也拒不相见。住持谎称虚靖天师正在龙虎山顶一茅庵中修炼,只有心诚的人,才能见得到他。“心诚”两字在这一段中闪闪发光,当面揭露了洪太尉此行没有诚心,朝廷请虚靖天师赴京并非诚心为救灾民。

  洪太尉为了显示自己有诚心,决定亲自上山宣请。当然了,他经不起考验。

  【约莫走过了数个山头,三二里多路,看看脚酸腿软,正走不动,口里不说,肚里踌躇,心中想道:“我是朝廷贵官,在京师时重拥而卧,列鼎而食,尚兀自倦怠,何曾穿草鞋,走这般山路!知他天师在哪里?却教下官受这般苦!”】

  看看,敬业精神哪去了,吃这么点苦就抱怨开了。后面请他游山时,他又劲头十足了。

  虚靖天师及时显出化身来,化作一只吊睛白额锦毛猛虎,警告洪太尉注意自己的心念。然后离开了。

  【洪太尉又行过三五十步,口里叹了数口气,怨道:“皇帝御限,差俺来这里,教我受这场惊恐!”】

  虚靖天师再次显出化身来,化作一条吊桶大小的雪花蛇。见洪太尉还是不起诚心,虚靖天师化作小牧童,打发洪太尉下山,天师自己独自赴京了。

  洪太尉回到上清宫,把住持埋怨一通。住持请他游山,他才大喜。而此时,京师之忧未解,洪太尉无忧矣。天下未乐,洪太尉游乐矣。

  转到伏魔之殿,他不顾道众劝阻,执意要打开伏魔殿门,亲眼看看魔王的模样。接着又威胁道众说,不听他的,他要回朝廷控告众道士,众道士无奈,掘开了殿内镇魔石龟,导致一百零八个妖魔冲了出来,投胎人间。

  至此,开篇建立了全书一百零八将搅乱人间的因果关系:原因是一个讲排场、不敬业、怕吃苦的朝廷要员胡作非为!

  而且,从洪信这个名字里还可以看出,施大爷在暗示我们,洪太尉不是个例。洪者,洪水也,很多也。这类官员像洪水一样汹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