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少昊的心事

殿内的香炉散发出缕缕幽香。

殿内四下无人,只有一个小型的水车摆件悠悠转动,水流在碰撞下发出悦耳的声音。

少昊帝君闭着双眼,用热茶的蒸汽蒸眼睛。

一个侍女小心翼翼地站在帘子外禀报:“帝君,清虚上人求见。”

“不见,请出去吧。”少昊帝君想到清虚上次给他办的事,心里就恶心。

谁知清虚就在院子里跪下了。高声道:“清虚自知上回思虑不周给帝君办砸了事,无颜再见帝君。幸而帝君宽宏,没有降罪于我。我回府思前想后,想出一条妙计,特来将功赎罪。请帝君给我个机会报答知遇之恩。”

“是何妙计?说来听听。”少昊帝君的声音懒洋洋的。

“我近来打听狐族族人众多,可虞七公主独独对玉竹公子最为偏爱,玉竹公子学问仙法不错,相貌在狐族中更是出众,自然有许多狐女心怡追捧,他却谁也看不上。近日,我听说玉竹看上了这样的一个狐女……”

“慢,来人。殿外这么热,你们这些没眼力见的,怎么不把清虚上人请进来?看茶,快。”

少昊帝君心有余悸,清虚这仙,怎能把如此隐秘之事大庭广众宣之于口呢?

清虚心满意足的坐到了上座。

“帝君,自虞七公主回天以来,千狐洞里外松内紧把她看的滴水不漏,再加上有伏羲帝君照料,想从她身上下手难如登天。可是对付玉竹公子,可就容易多了。小仙恰有个侄女,嫁给了云台山的一个狐族,生的灵秀,也是个聪明伶俐的。小仙前日提点了这外侄孙女几句,让她去大荒山试试能否吸引玉竹公子注意。原也不抱什么希望,却不想玉竹公子只见了一面,便放在心上了。小仙以为,此计可行,特来请帝君定夺。”

清虚本以为少昊帝君会赞同他的想法,却不料少昊帝君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呷了一口茶,手指在玉杯上摩挲起来,似一时间下不了决定。他有些心虚,他那个侄孙女也不是个容易控制之人,之前许了她若能成事,少昊帝君必亏待不了她,她才勉强答应下来。若是少昊帝君否了此事,只怕闹起来,又有他头疼的。

少昊帝君前次有了清虚办事不力的印象,对清虚的话有些拿不定主意。美人计倒是不错,难在时间长、风险大,在玉竹身边安插人手,不用说伏羲,连七公主也能看得穿。若是事情不成,伏羲有了防人之心,再下手可是难了。 几个呼吸后,少昊帝君淡淡道:“你近来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此事我还要仔细思量一下,有了结果,再派人请你。”

清虚恭敬地行了个礼,带着满肚子狐疑告退了,原来这少昊帝君也不是这么好相与。

少昊帝君呆望着院子,直到夕阳染红天际。

前次清虚只在兵器上做了手脚,却不想那些兵器连出库的机会都没有。他有些失望,似乎还有隐隐约约的庆幸。自然不是庆幸伏羲能逃过这一劫,那便是庆幸女,不,是小七能安然幸免。若天庭震怒,按律处罚,小七私下凡间,干扰公事,就得在极北苦寒之地流放五百年。他想,虽然他能有机会接近小七,小七却要为此受这样大的罪,其实内心深处是不忍的。

这次,只要能杀杀伏羲的威风,不让他一直压过自己,能让小七不看清自己,便收手。少昊下定了决心。

他抚掌传了晚膳,草草吃过,换了件黑袍,消失在夜色中。

竹子刚在我这儿吃过晚饭回去。屋子里瞬间安静了,我有些无聊,还不想这么早睡觉,便起身去园子里散步。

今夜月光清明,微风浮动,正适合散步。我走到熙桥边,看到锦鲤围成一团,争先恐后的浮出水面,想让人喂,我荷包里正好还装了几块点心,于是撕成小块抛下去。一只红头黑斑的锦鲤迅捷的游过去,一口叼住。我看它主动,便多朝它身边扔了几块,它也有顾此失彼被别的鱼抢走的时候,我又有些讨厌跟它抢食的鱼。玩累了,一时兴起,脱了鞋袜,脚浸在水里撩水玩。别的鱼都散了,只有我刚才喂得那条小黑还在旁边逗我玩,还胆敢挠我痒痒,我一时痒得不行笑出声来。这小鱼还挺好玩,总算我刚才没白偏疼它。

忽然,旁边有影子闪过,我吃了一惊。问道:“是谁?快出来。”

我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黑袍慢慢从树影中走出来。

还没待我出声,他便说道:“我是你以前认识的人。”

他戴了半边面具,我分辨不清他的长相,听声音一点也不熟悉。便道:“我不认识你,你深夜到此有何贵干?别用一时走错了这种借口糊弄我。若你坦诚相告,我心情好还能放你一马。”

他一时语塞,想不到如何回答我。等了约四五个呼吸的时间,我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妄动才忍住想要出手的念头。

他终于答道:“我想来看看你,虽然你不记得我了。”

我一时犹疑起来,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他?“你到底是何人?”我问道。

“我叫挚。”

“痣?是脸上有痣的那个痣么?你这名字真逗。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总算知道你叫什么了,交个朋友吧。以后想来,就白天走正门进来吧,不要像今日这样偷偷翻墙。幸好你今天遇到的人是我,若是被我爹留下的侍卫抓到了,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你道法高明,却也双拳难敌四手。”

痣又一时语塞,缓过来道:“如此,多谢七公主了,告辞。”又朝我深深地望了一眼,转身离去,地上一粒灰尘都没扬起,瞬间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这时才觉察到脚上冰凉,一时情急,竟忘了穿鞋,赶忙穿好了鞋。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心里不住庆幸自己反应敏捷。那个自称是痣的人,道法之高,全大荒山都无敌手,若他有心对我不利,瞬间就能致我于死地,他虽没有对我出手,却也谈不上是什么好人。我只好插科打诨先混过去再说,明天找伏羲来商议。

不过一刻钟的事,我回屋翻来覆去想了半晌,才睡着。

次日,我起了个大早,穿戴好了,便去伏羲府上寻他,走了半个时辰才到。许是伏羲早跟人交代过,我冒昧前来,居然没有人阻拦我。我虽是第一次来,竟有一种熟门熟路的感觉,驾轻就熟的摸到了伏羲书房,他果然在里面。

伏羲见我来了,一脸惊讶,忙叫人拿点心茶水给我。又问我道:“你怎么来了?可是遇到棘手的事了?”

我把昨夜的情景告诉了他,他也一时摸不着头脑,安慰我道:“你不用太担心,他当时没对你动手或是有所顾忌,又或是对你没有恶意。我立刻去查看回溯镜。我再给你个防身的宝贝。”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珠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