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学】(故事001-5)

【民国小学】(故事001-5)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虚构小说【民国小学】

                    作者:程远之

                          前言

    各位朋友,大家好:

    作者本人是个文字爱好者,【民国小学】是本人初次动笔小说文体,投稿的故事,此故事完全虚构,文章结构,措辞,段落可能会有诸多的毛病,希望大家闲暇时,逗留片刻看两眼以为“解闷儿”。希望您能多提宝贵意见给我指正。万分感谢!


                      《等待受罚》

    李东方蹭了蹭鞋底子的积雪,一撩门帘子,抬腿进了屋儿。

    孩子收敛了笑声,从屋外带来的那股子寒气儿,真好似把“瘆人毛”吹成了“蜇刺”,预示着一种未知的恐怖,让孩子的每条神经,都做好了“疼痛的准备”,受罚,或将一触即发。

    “哎呦……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又去哪个冰窝子“钻”去了。”察言观色的黄氏最会“护犊子”,不等丈夫变颜,脸色跟棉门帘一样,“呱嗒”就放了下来。一把揪住了孩子的袄领子,当着李东方的面“要来堂孟母训子”。拿着个毛巾板儿可就在孩子身上抽开了。“我让你不省心!让你不省心!”说来也怪,可嘴里虽喊着“打”,这手头儿上却一个劲儿地“掸”。

    嘴里虽不停歇地叨唠着,但玩命挥舞着的硬胳膊,反而让绵软的手巾嘲笑般地变成了“抚慰”。“佯装的四十大板”起起落落,“只问其声,不感痛意”。

    “妈,我错了,妈,我不敢啦!”机灵的小孩更会来事儿,叽里咕噜地转悠着“小眼珠儿”,周旋在娘的身畔“直打磨儿磨儿”。

    站在一旁的那两个孩子,可被这顿雷烟火炮全“吓唬懵啦”,跟着要受罚孩子也表现得很无辜的的样子。时而胆怯地看看孩子的父亲。他们晓得,“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行啦!孩子知错了就得啦!”

    出乎黄氏的意料,丈夫并没有“当头棒喝”调皮的儿子,反而一声怒斥住了“自己的手”。这到好,这顿揍没“白挨”,浑身上下的积雪“掸了个干净”。

    小阿国带着诚恳的态度低下了头,隔着那顶透风跑气儿的棉帽檐儿,小眼神儿,胆怯地向上撩了又撩。那两个伙伴也“秤砣落地儿”,一颗悬着的心归了位。

    “这次要没你爸说情,看我能饶了你!”黄氏怒气未消地瞪了眼调皮的孩子,“快去,给你爹认个错,就说下次不敢了!”

    再看三个孩子,像“飞毛儿炸刺儿”的小兔子,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一个个通红的小鼻子,都渗出了汗。那个刚才最能冲锋的“小家伙儿”,此时如“缩回了魔瓶儿的小妖精”,不言不语啦。受罚的孩子磨蹭着鞋底儿挪了两步,小声地说了句:“爸爸,我错了……”

    李东方是个“最要面子”的讲究人,尤其是在外人的面儿,更何况是两个“常来串门儿的孩子”。出乎意料地和颜悦色起来,并未因刚才的“一场战事”,而大发雷霆。反而亲切了起来。

    “来,孩子们!”李东方热情地招呼着:“阿国,怎么成了败军之将,还不敢看爸爸啦……”

    说完,那个顽皮的孩子,抿着害羞小嘴儿抬起了头,多好看的小机灵鬼,大大的眼睛闪耀着智慧的光。

    书中代言,这个认错儿的孩子,正是李东方的四儿子:李爱国。住在在南门里胡同的钱大爷,顶喜欢这个时而顽皮时而乖巧的小孩儿,也许是“眷恋乡音”的缘故,总是在爱昵的舌头上,称他作小阿国。久而久之,“小阿国”成了他的另一个诙号儿。

    看官大人,在提笔开篇时,我一笔就掠过了李家的全貌,而后就无下文啦,不妨这里我再啰嗦啰嗦,弥补下我这“遗漏之处”,见谅!见谅!……

    这李东方与黄氏夫人黄翠平,共育有“四男三女”。老大李爱君,老二李爱臣。都快成半大小伙子了,为方便照顾爷爷奶奶,都搬过去住了。

    老三名叫李爱民,是的机灵可爱的小家伙,就在出生那年,过继给了没儿没女的远房三叔。别看过继了,但是年年都要走动走动。李爱民与小阿国年龄相差无几,两个小兄弟非常投脾气,毕竟这血缘是“一脉相承”的。

    黄氏生下了小阿国之后,接连又是三个女婴。只可惜,最小的那个“小硌窝儿”夭折了。只留下对可爱的“姐妹花”,姐姐叫李爱华,妹妹叫李爱霞。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月,最终七个人组成的“小家”,在风雨飘摇的“北洋执政下”,艰苦度日。

  闲言少絮,书归正文。

  就在我刚刚介绍家事的须臾,黄氏真可谓“春风一过愁云去,清泉叮咚活水来!”瞬间热情了起来。

    看着两个毛绒绒像雪兔子一样的小男孩,关心了起来。

    “呦,这不是小岛田和金顺儿吗”黄氏认出了儿子身后的孩子。“刚才都是阿国,可把阿姨气着了,快进里屋,烤烤火。这帮孩子真邋遢,又上哪爬去啦!”边说边耐心地帮孩子们收拾身上的积雪。

    “叔叔好,婶婶好!”金顺儿黑瘦黑瘦的,通红的小脸像摸了层薄煤灰的冻柿子,说完,还不忘用油亮油亮的袄袖儿,在鼻梢下抹一下。

  小岛田文静得到像个小丫头似的,礼貌地摘下了棉帽子,规规矩矩地说了声“叔叔好,婶婶好。”

    “多懂事儿的好孩子啊!”黄氏夸奖着。手脚麻利地她,说完就把两个雪孩子收拾了出来,两个小人儿相互对视着两眼。

    “去,假招子!”金顺儿不屑一顾地瞪了小岛田一眼。“就会当着阿姨的面假客气。”

    “我跟小阿国学的礼貌待人,谦和接物。”小岛田一脸不屑地说“莽撞!”说要看着黄氏,得到了一个微笑式的认可。

    “我才不莽撞呢!有一说一才男子汉,不见黄河不回头!这才是大英雄。是吧,叔叔。”倔脾气的金顺儿,又蹭了下摇摇欲坠的大鼻涕,看着小阿国的父亲。

    “是,是个大英雄!…”李东方蹲下身子像喜欢儿子一样,一把搂过来两个小家伙。“来,让叔叔看看耳朵是不是冻掉啦!”说着轻轻地在孩子们的脸颊上,各贴了一下。

  “我也来喽!”顽皮的小阿国一个“撞羊头”,在小岛田和金顺儿的中间钻了进去,一下把个“冰脸蛋子”贴在了父亲脸的上。

    “哎呦嘿……好小子!”怀中搂抱着的三个孩子,就跟没搂住的“三口小酱缸儿”一样,一个大趔趄,坐个“腚蹲儿”。

    屋子里一片哄堂大笑,寒冷的空气瞬间也融化了。大人们的欢笑,孩子们的欢笑交织成温暖,让一切怒气烟消云散了。

    此时此刻,谁都没有察觉到,窗外,又飘起了雪花儿。

  鹧鸪窜上霄汉间,回环良久似盘旋。

  坐守竹鸡归巢日,雪湮篾影半日闲。

  扶摇直上青云志,振翅欲登天外天。

  粟谷遍地无罗雀,捕笼空空待何年?


【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