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春节

      这个年,不经意间就过去了,快的让你还没有细细的去品味它的味道就溜走了。长大以后的悲伤大概是再也无法体会到儿时那种对年的期盼吧。

      老家是中国中部的一个小农村,村子里对于过年有许许多多的仪式,也正是有了这些仪式才让儿时的我知道春节要到了,期盼着期盼着,春节悄悄的来了!儿时的我,年少不知愁,什么都是喜欢新的,每年过年前,妈妈都会领着你去买一身漂亮的新衣服,这身新衣服代表了你过年的一种气势所以必须得好看有意思。而往往衣服买回去后有事没事的我就会拿出来看看,但是重来不会穿生怕惊扰了某位新衣神,因为还得靠它在大年初一的时候罩着自己呢。记得有一年的自己特喜欢男孩的那种运动服,软磨硬泡的磨着妈妈买了一套男士运动服,偷偷试了好几次感觉特牛逼。到了大年初一的时候,那时候还特意为了这衣服去练了个短头发,配上那实打实的男款运动服掺和在男人们的队伍里到处去要烟,也惹得一些老人家瞅瞅这是谁家的新孩子呀。这里要说下另外一件孩子们喜欢的事情了,我们村子里的拜年是分男女两波的,自然跟着男士那一波在有家串巷的时候是可以收集到好多烟的可是女的是不适合和男的在一波的,儿时调皮的我就特不服气的也要出去“赚烟”,穿着男款衣服的我混迹男人堆积也毫无违和感甚至特别的和谐,那一年我收集了很多烟,那是比我考了100分还值得高兴的事情。当然也实实在在的被大家嘲笑了是个假小子,可是那有怎么样呢?彼时的我开心就好。

      除了新衣服还有什么能让儿时的我心心念念的大概就是压岁钱了吧。大年30下午洗完澡,穿上新衣服就是等着大人们给我发压岁钱了,为了这个钱我可是可以提前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的,七大姑八大姨外加叔叔伯伯和爷爷奶奶什么的,我可以收入不少的压岁钱,而后又是好几天的为了几百到千的压岁钱睡不着,睡不着的时候干嘛呢?大晚上开启灯在那数压岁钱,数着数着我就可以睡着了!工作以后应该说大了以后,再多的压岁钱也不会让我沉迷的无法入睡,偶尔竟有种怀念儿时睡不着的那几晚。

      孩时的我家里并不是很有钱,家长平时也不会惯着你给你很多钱去买零食吃,偶尔想吃的糖都要偷偷攒着好多天的早餐钱,但是过年不一样啊,家长们会提前买好很多的好吃的就是给过年储备的!一般他们都会藏在我找不到的地方,这可是气坏了调皮的我,为了找吃的我就是等大家都出去的时候开始一个箱子一个箱子的翻,最后我总会在墙角那个放米缸的米里面找到我最喜欢吃的果子,我想妈妈防的不是老鼠应该是我吧!

      孩时的自己是那么的单纯,那份单纯的幸福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一点一点的下降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春节只是你来往家里的两张高铁票。可是也会期待,这时候期待的是一种团圆一种家的氛围,也会感慨回家过年真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