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熊孩子,我可不怕你

嘿,熊孩子,我可不怕你_第1张图片
图片选自网络

我们的书单决定了我们的过去,

同时也指向一个辽阔的未来。

                                  ——雨季的梦想

教学日志3        嘿,熊孩子,我可不怕你

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晴

早上第二节是九二班历史课。今天是正月十三龙塘烧炮,有十人缺席,但纪律还是闹哄哄的,比全勤时好不了多少。

我在讲台前静静地站立了十几秒,目不转睛地盯着后面那几个男生,企图让他们接收到我目光所传递的信号而有所收敛,但是我失败了,身高只有1米53的我,站在一群身高普遍1米60以上的熊孩子面前并没有什么存在感。

他们丝毫不顾忌已经上课五分钟,也直接无视我目光里传递出的“杀气”,吃东西的依然继续吃东西,聊天的依然继续聊天,自由散漫得就像春节同学聚会,毫不客气的把我这个历史课老师晾在一边。

眼看要他们自觉安静下来是难过登天了,我只好板起脸孔,清了清嗓子,然后目光定格在最后面那几个男生身上,说:“和上个学期一样,我的要求很低,你学不学得好另外讲,但起码要遵守课堂纪律,在老师讲课的时候要保持安静。要是自己不想学,还要在那里吵得老师讲不了课,吵得想学的同学听不了课,那么我就请那个学生起来,给他一个‘说’的机会,让他朗读课文。别想着被我叫起来以后就用‘不会读’三个字打发我,上个学期你们也见识过了,要是有谁不会读,我会很有耐心的一字一句教你读,要是课堂上没有时间,我就课后请你去办公室,要是我教不了你,那我就请领导来教你。”

话说上个学期有一节历史课,课堂纪律也是比较吵,而且说话的同学又不少,我三翻四次的警告说不要再讲了,可是丝毫没有效果。不得已,我瞅准了那个讲得最大声的同学,让他起来朗读课文。那个同学大概心里不服,因为那么多同学讲话我却唯独处罚他,所以虽然听从我的命令站了起来,但是当我叫他朗读一段课文的时候,他却简单粗暴的甩给我“不会读”三个字以示抗议。

听他这样说我并没有动怒,也没有如他希望看见的无可奈何,而是很有耐性地说,没关系,你不会读老师教你,我读一句你跟着读一句……

那学生本质并不算太坏,也完全料不到我会这样应对,一下子有点懵了。

接下来,在全班同学好整以暇的目光中,他,一个九年级的学生,一个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大个子,站在那里,一字一句地跟我读:

我:林肯当选总统后……南方奴隶制种植园主……感到自己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他:林肯当选总统后……南方奴隶制种植园主……感到自己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哈!哈!哈!真是前所未有!经这么一闹,原本昏昏欲睡的学生全都精神抖擞起来,度过了整个学期最开心愉快的45分钟。

那节课,估计所有人都是记忆深刻的,否则也不会当我说完这些以后,原本还七嘴八舌的那几个男生逐渐安静下来了。后来虽然也断断续续的发出些声音,但并不太妨碍课堂的正常进行。对于整个班都不是基础差就是无心向学的学生来说,能收到这样的效果,我自我感觉已经算是不错了。

我想,我上面所说的那番话之所以能起到震慑的作用,是因为我向学生传递了两方面的信息:一、你不想学的话只要保持安静就好了,这对你来说并不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我的要求并不算过分。二、要是你连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那我就会跟你“死磕到底”了。

那些学生也只是无心听课却又不得不接受父母之命回来混日子直到初中毕业而已,真要让他起来读书或者请他到办公室,他还嫌麻烦呢,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权衡轻重之后他就选择闭嘴了。

感悟:对待无心向学的学生,你不能不管,放任自流,也不能怕他,让他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而是要以比他们更淡定的态度向他们表明:嘿,熊孩子,我可不怕你!你都已经冲红线了,我没有严肃处置你是我的大度,你不收敛一点,怎还好意思在哪里卖弄风骚?

写在最后:组织教学是每个教师必须掌握的一项重要技能,要是组织能力不够强,哪怕知识水平再高,也只是浮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