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这厮

我很庆幸我妈妈只给我生了一个妹妹,你丫给我老实点。

  晚上九点半推开我房门对我说要我和她一起同流合污去吃宵夜,虽然她语文成绩不好但这个成语用的好,我给你点个赞。密谋在爸妈和弟弟在三叔家没来之前买来并且吃完,完美的“九点半谋杀烧烤案”带上钥匙说走就走。

  这斯从进电梯门就开启逗比模式了,在有摄像头的电梯里壁咚撕我双眼皮贴,疼啊。一路上在和我计较烧烤钱是五五分还是三七分,小气样。叽叽喳喳一路没消停,最怕路人行注目礼。

  像所有的夏季烧烤店一样人很多,小夫妻俩很忙都在烤串,他们的父母特意从家乡来这里帮忙。这个店主带着眼镜因而店名叫眼镜烧烤,从我家搬来这里时就在十字路口开店了。

    这斯是吃过晚饭但还是拿了很多肉和蔬菜。前面有三四份的样子等着烤,她就眼巴巴的站在烤架旁瞅着别人的烤肉,老板娘都不好意思笑了这厮竟浑然不知。烧烤店就出现了一个穿着粉色亚麻长裤,脚踩塌跟黑色帆布鞋的逗比丫头直勾勾的盯着烤肉,感觉她时不时的在咽口水。

    可能是站累了或者是太热了就坐在我旁边看着我,突然说你也是半截眉哎。哎呦喂,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不认识她。她是坐不住的又就跑到菜品区撅着屁股开始“选秀”我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给她看。她很惊讶原来她侧面是这么厚,厚,厚。很精确的形容,其实她正面的面积也很大。于是在照片的攻击下她还是把新拿的菜放到烤盘里,挺无奈的。催着老板娘说她的《楚乔传》快播完一集了,能不能快点。

等了好久终于烤完并且打包好,在付钱时她抱怨怎么这么多,鬼知道怎么这么多啊。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只趴着的狗她去摸狗头,结果把熟睡的狗吓醒了大叫一声。她还委屈巴巴的说被狗吓着了,活该啊。

有这样调皮的妹妹生活多了好多的乐趣,毕竟走在一起还能突显我比她瘦,比她高,比她文静。但这厮也真是让我伤脑筋,打架打不过她,肥壮肥壮的傻丫头傻妹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