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母亲去聚餐

        年前年后,聚会特别多。往往是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有时是他自己去,有时是带上妻儿一起去。

        那天聚会结束准备离开时,突然一哥儿们提议:“我提个建议啊,下次聚会咱不带老婆,不带孩子,咱们带上自己的母亲,一年到头,老人也够累了,带老人出来好好吃点儿。”

        大家先是一怔,继而纷纷表示赞成。说真的,带上母亲去聚会,这样别开生面的聚会还是第一次听到,亏这个哥儿们想得出。

        临走时,提议的那哥们还不忘再次嘱咐:“我再强调一下啊,谁要是不把老娘带来,谁就是逆子。”

        回来的路上,他心里一直很不平静,那些哥儿们的老娘都在市里住,这样的聚会可能也没少参加。可自己乡下的老娘呢,说真的,年过六旬的老娘很少走出自己的山村,更别说参加这样的聚会了。老娘来不来,那还是个未知数。

        第二天,他特意回老家接老娘。一进家,正看到头发已半白的老娘正提着泔水从猪圈出来。唉!对老娘来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没有一天能歇下来。

      他忙迎上去,接过老人手里的水桶。看到他回来,老人很诧异:“儿啊,你不是忙吗?怎么今天有时间回来啊?”

        “娘,进屋说吧。”他态度很认真。看着她一脸的凝重,母亲却慌了神。走进屋子,还没来得及坐下,母亲就迫不及待地问:“儿啊,快说,遇到什么事了吗?”

      他这才说出聚会的事,果然不出所料,母亲的头不停地摇着:“不去,不去!我可不去。儿啊,娘一个农村老太太,也不会说,更不懂餐桌上的那一套。去了给你丢人啊!”

      无论怎么劝,母亲就两个字:不去!

      “娘,人家母亲都去,你不去,你让儿多难堪啊!知道的是你不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儿不孝呢!你让儿在兄弟们面前怎么做人啊!”他近乎是哀求了。

        母亲的意念终于动摇了。从来就是这样,一看到儿子真着急,母亲吃不住劲儿了。

      “这样吧,儿啊!哪天聚你再回来接啊,你也知道,家里养了这么多猪,你爸体质又好,自己弄不过来啊!我也顺便拾掇拾掇。”

        “嗯嗯。”他答应着。

        回去的路上,他的心情很复杂,说实在的,母亲不去,他很失落,怕兄弟们瞧不起,母亲去,他依然……当这种想法在自己头脑中闪过的时候,他有点恨自己,觉得自己很虚伪。

        三天后的聚会如期到来,他早早地回来接母亲。

      看得出,母亲的确是精心收拾了一番,但不管怎么收拾,母亲依然丢不掉乡下人的土气。那种深入骨髓的土气是新衣新鞋遮不住的。

        路上,顾虑重重的母亲一直不停地嘟囔着:“儿啊,我心里老不舒坦了,我就怕给你丢人啊!”

      “娘,没事。不就是一起吃顿饭吗?干嘛弄得那么紧张兮兮的。”

        母亲不再言语。但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坐在车后座的母亲不停地搓手,他知道,母亲的紧张是不会消除的。

        聚会特地安排在市里最好的饭店。最宽敞的一个屋子。他是最后一个到的。

        进屋一看,果然哥儿几个都把母亲带来了,那些阿姨,看上去都比母亲年轻,也都比母亲有精神。那一刻,他心底瞬间划过一丝难以言说的感觉。

        落座,做完介绍后。之前提议的那哥儿们又慷慨激昂地发表言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让当是我们给辛苦一年的老娘提前过母亲节吧。”

        看得出,老人们很高兴也很激动,难得儿子们有这份孝心。

      他看着身边的母亲,局促不安的母亲也很高兴,第一次来这么豪华的饭店,母亲更不忘好奇地四处张望。那神态,无异于刘姥姥进大观园。

        酒菜不一会就上齐了,今天的菜颇丰盛。不仅有大鱼龙虾,还有大个螃蟹呢。

      共饮三杯后,大家开始互敬。每当别人端着酒杯来到母亲身边时,母亲都局促不安地站起来,两只有些发抖的手竟不知往那儿放。说话也是语无伦次。而他敬别人的母亲时,那些大姨都是那么自然大方,一看就是久经酒场。在明显的对比中,他感觉心里有说不出的窘迫和尴尬。

        他偷偷地告诉母亲:“您是长辈,不用站起来。你看着那些阿姨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嗯嗯!”母亲使劲点点头,像个听话的孩子。

        服务员把螃蟹给老人们放到盘子里。大家开始吃螃蟹。他发现那几位阿姨,吃螃蟹的姿势很是娴熟优雅。可自己的母亲呢,却望着盘中的螃蟹迟迟不动手。

      坐上的几位阿姨都对母亲说:“老姐姐,快吃吧,这螃蟹,满紫满黄的,可鲜可肥了。”

        他知道,虽然在座的阿姨们都叫母亲老姐姐,可母亲的实际年龄并不比她们大,只是长期劳作的母亲看起来比较老而已。

        大家一口一个老姐姐的叫着,叫得他好心酸。

        母亲依然不吃螃蟹,只是用筷子夹几口转到自己跟前的菜吃。

      母亲这是怎么了?他不是最爱吃海鲜吗?有时从饭店打包回去几个大虾,母亲都喜欢的不得了,说真的,大螃蟹母亲还真没吃过,太贵了,他没舍得买,他想,即使买了,母亲也不会吃,会骂他浪费。

      今天大螃蟹就静静地在自己盘子里放着,母亲竟连动也不敢动。

      他也劝母亲说:“妈,你就吃吧。”怕大家笑自己土,他第一次喊母亲为妈,话一出口,他自己脸都红了。

        母亲解释说:“你们吃吧,我不吃。我这几天嗓子发炎,医生不让吃海鲜。”

      可母亲刚才明明吃了两口鱼啊,难道鱼不是海鲜吗?再说了,来时母亲也没告诉自己说她嗓子发炎啊!

        一听这些,大家也不再劝了,他也不劝了,但心里除了不解还有丝丝的不悦。你说,第一次来这么好的饭店,第一次吃这么好的东西,干什么不吃呢。

        聚会结束了,大家很高兴,特别是那些阿姨们,脸上写满了幸福。可自己的母亲,在整个过程中好像一直放不开,饭菜也没吃几口。

        一出门,母亲催他说:“儿啊,快送我回家。出来这么长时间,我怕我那些猪崽们饿坏了。”

      他不会挽留母亲在他家住下,他知道,留母亲也不住。

        回家的路上,他埋怨母亲到:“我知道你爱吃海鲜,可是今天的大螃蟹你为什么不吃啊,你知道那一个螃蟹多贵吗?六十一个啊!”

      “儿啊,不是娘不吃,是娘不会吃那玩意儿,我怕我的吃相不雅,给你丢人啊!”母亲解释到。

        那一刻,泪水伴着愧疚从他脸上滑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