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词之六 开天

初步  尝试着突破自我,写一首rap,底子用的是最喜欢的中文 rap——倪子冈的《Superman》,在故事里所指涉的情节,则是“开天少年”刚刚和伙伴们联手击败“恐怖汗”铁木尔,挽狂澜于既倒,并初步觉醒了自己的力量的时间点,那时的他们,骄傲以至轻狂,自信荣耀与梦想触手可及;那时的他们,赤诚相待,所向无敌;那时的他们,就是每一个少年真实或者渴望着的自己的样子,当然,飞得越高,七七八八的无聊议论就越多,而这就是我的预想中,他们会做出的反击......

(前奏结束时)真荒久长(不可一世地飚出山西话)(以表现所谓“神京雅音”,当然历史上的“河洛话”未必是如此,只是取一种近似的感觉而已。):

操你全家哟——!

(正文)

陈没(戏谑地) :你这狗儿子,别跟我在这吠!我一刀下去,你狗头就扑通掉地上面!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我们还要去开天!

沈归痕(强压怒意地):小人给我住嘴,不闲言碎语你又是谁?!

在我们冲阵洒血之时,你们在哪求神问鬼?!

(忍无可忍地)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我们还要去开天!

萧寒浅(冷冰冰地):收兵,回京,面圣,然后,怨怼。

清流们麻烦,拿盐,漱嘴。

塔玛拉 的风沙里,援兵 援兵一个没见 ,

现在,现在又无当废话连篇。

杀场上 我可是 吼出了“再开混茫”的大言,

所以说你们真的是连苦劳都他妈不配!

就算不过,扑腾了一两下,

(突然暴怒):还是胜过你们这帮废物 全全全家! 

樊无期(怡然自得地):打仗靠的是智勇,又不是放屁!

你们 到底是 在舞蹈个什么劲?!

要是 还想让 事情搞得下去,

那就请憋住,憋住那一口浊气!

陈没(戏谑地) :你这狗儿子,别跟我在这吠!我一刀下去,你狗头就扑通掉地上面!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我们还要去开天!

沈归痕(强压怒意地):小人给我住嘴,不闲言碎语你又是谁?!

在我们冲阵洒血之时,你们在哪求神问鬼?!

(忍无可忍地)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我们还要去开天!

(过门中)

真荒久长(不可一世地飚山西话):操!操!操!操!操!操!操!操!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哼!哼!......(渐弱,进入慕容苍部分)

慕容苍(耐心而时轻时重地):先生,这事 能不能 留以后再议。

一味地挑剔纠缠又有何意义?!

为什么不各退一步,大家和则两利,

这样全力相互攻讦,那又是何必?!

真荒久长(横插一刀地):兄弟 何必跟 这群蠢物废话?!

一群男人 像群鸦雀 在这叽叽喳喳!

要我说,就该,让老娘一刀切掉小鸡!

滚回巢里 让自个妈 教教这些丢人玩意!

樊无期(怡然自得地):打仗靠的是智勇,又不是放屁!

你们 到底是 在舞蹈个什么劲?!

要是 还想让 事情搞得下去,

那就请憋住,憋住那一口浊气!

陈没(戏谑地) :你这狗儿子,别跟我在这吠!我一刀下去,你狗头就扑通掉地上面!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我们还要去开天!

沈归痕(强压怒意地):小人给我住嘴,不闲言碎语你又是谁?!

在我们冲阵洒血之时,你们在哪求神问鬼?!

(忍无可忍地)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哈!我们是大英雄!

我们还要去开天!

写在后面的话:近日来,看到一些偏颇而恶毒的网络言论,肆意侮辱历史人物,并且以一种貌似正确的方式挑动地域矛盾,而且还妄图以小聪明逃避他人的抨击,所以我对一些三观扭曲,好像是挥舞民族主义大旗,其实则完全不能客观看待历史人物和历史上存在过的政治集团的功过和是非,离军国主义只有一步之遥的恶心之极的秦国吹(注意,不是秦朝吹)做出了回应,但对于陕西人民和秦国也好,秦朝也罢的历史,我自认没有半分不当的情绪和态度。虽然是个南方人,但我的朋友里北方人不算少,而对于在我国尤其是我国网络上盛行的地域黑,民族黑,信仰黑,我更是深恶痛绝!虽说大丈夫光明磊落,但在这里还是要声明,真荒久长之说山西话,只是为了表现书中的“神京雅音”,历史上的“金陵洛下音”而已,至于为什么让真荒来说,一方面是因为她是女声,另一方面是因为她是外国人,这么安排,比较出奇而已,绝无地域黑之意。很少为自己的作品辩解什么,在此时冒着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写这么一段话,是为了不让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和曲解而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