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今晚,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办公楼值班,虽说门口有保安,楼道有摄像头,可是一点风吹草动心里依然会感到害怕,我也明白这其实是自己吓自己。

小的时候,听到人们谈论死人时会吓得魂飞魄散,也因此特别崇拜镇上那个专为亡人穿衣打扮的奶奶,她在十里八乡都是有名气的,因为这项独门技能,她早早就脱贫致富奔小康了,不仅浑身上下穿金戴银,还抽好烟喝好酒,潇洒的令人艳羡。

可是没有人有她的胆量。

我从事医疗工作后,半夜三更经常遇到病人死亡,我要为逝去的人洗去污浊,换上干净的衣服,让他们有尊严的离开,让家属在悲痛之余感到一丝慰籍。我也体会到,死人其实并不可怕,他不会伤害你一丝一毫。

有这段经历后我才明白,其实活着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外表上看不出分毫蹊跷,也许会比其他人更热情更善良,在他露出狰狞面目前,我们的肉眼根本无法分辨,因此,危险也将无法预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