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的喜事

“从天而降”的喜事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01

每年春节我们村都会有不少喜事,张家嫁女,李家娶媳,王家庆寿,陈家乔迁。乡亲们都趁着春节,外出的人都已归家,为了图个热闹,图个喜庆把喜事都扎堆在春节给办了。当然除了生孩子这件喜事,这个还是得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办。

今年的这个春节除了一如既往,喜事连连之外,还发生了一件从天而降的喜事~老孙家失踪了将近二十年的女儿孙丽带着自家男人和一儿一女回来了。

02

孙丽是九八年初中混完后跟着一伙玩得好的同学去的深圳。刚去的那半年内还经常写信或是打电话回来,后来电话与信就那么突然断了,家里人还以为她是为了省钱。

快过年的时候,孙丽的同学都回家过春节,唯独没见她回来。老孙就去向孙丽的那些同学打听她的消息。

他们一个个都说不知道。只知道那时孙丽在厂里处了一个男朋友,大家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多次劝她跟那个男的分手,可是孙丽那时正被那男的的甜言蜜语哄得团团转,别人的话她是一句也听不进去,后来还不辞而别了,那个男的也随之消失了。

之后老孙家报了警,还托所有在外的亲戚朋友都留意所有身边经过的人,仍然杳无音讯。渐渐地一些谣言风起,最多的是孙丽已经被害,回不来了。

老孙家没有一个人听信谣言,始终坚信孙丽会回来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这些年随着农村政策改革,农村经济发展了,许多村民都推掉了老房子,建起了楼房。老孙家只是修修补补,尽量保持当年孙丽在家时的样子,说是以后孙丽找来看到还是当初的模样,易认。

03

这不,孙丽真的找回来了。

那天,昨天老孙正在晒谷坪里带着小孙儿玩烟花,就听见有人叫“爸”,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不是儿媳妇的,那还有谁会叫自己“爸”呢?老孙带着疑惑抬起头来。

眼前有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共四个人,只有那个年纪偏大的女人始终盯着自己,其他三个人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在四处打量着。

那个女人留着短发,发丛中已有少许白发,额头上也爬上了少许皱纹。仔细一看,那五官有些像自己又有些像孩他娘。

“爸,我是丽丽啊!女儿不孝!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回来看你们,也没跟你们联系。”孙丽说着已是泪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在了老孙面前,两眼始终注视着自己的父亲。

“你,你真是丽丽,你还活着。”此刻老孙也是老泪纵横,“我就说我的女儿会回来的,今儿你终于回来了。”

”是的,爸,我终于回来了,我还带了你女婿和外孙外孙女一起回来了。“孙丽说着转过头去对正在四处打量的三个人说”李强,这是我爸,快叫爸。李敏,李青快叫外公”。说完又看向老孙。

“爸”

“外公”

“外公”

三人叫完也齐刷刷地跪在老孙面前。

“丽丽,丽丽,我苦命的女儿,这些年你去了哪里啊?你怎么不回家啊?你知道我和你爸还有你弟弟有多想你吗?”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哭着喊着从屋里跑出来,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和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女子。

“姐,姐,真的是你回来了,太好了。”那个男子也一边喊着,一边跟着母亲朝着孙丽她们这边走来。

他们本来在屋里聊天,听到丽丽所说的,就哭着喊着跑了出来。

“妈”,孙丽见母亲朝自己跑来,担心她摔着,赶紧起身迎了上去,母女俩抱头痛哭,已是无法言语。紧跟着孙明也过去拥抱着母亲和姐姐。两手不停地轻轻拍着她们的背。这时候,老孙也走过来,拥抱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女。四个人因二十年后的重逢抱着哭作一团。

见他们的哭声小了,孙明的老婆擦干眼角的泪水,笑着看向孙丽,“姐姐,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你们进屋慢慢聊吧!”说完就进屋忙去了。

孙明向姐姐介绍了刚刚那个说话的是自己的老婆,还有之前那个和父亲在外的那个小孩是自己的儿子后就领着姐姐一家人进屋了。

那边孙明媳妇在忙着做饭,这边哭过之后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孙丽失踪这么多年的原因以及过得怎么样?都侧耳倾听孙丽娓娓道来。

04

原来那时孙丽处的那个男朋友确实如她同学们所说的不是什么好人,只是那时孙丽像喝了迷魂汤一样地听信于他。

她那个男朋友见孙丽有几分姿色年纪又小,就骗她说在那厂上班工资太低了,给她介绍一个好工作,工资高还不累。

孙丽听信他的,瞞着自己的同学,从那工厂自离了。跟着他到他所谓的好工作的地方,那是一家夜总会,那人所谓的好工作就是坐台。对于十几岁又是第一次出远门的孙丽来说,根本就不知道坐台是做什么?她男朋友告诉她,只是陪客人唱唱歌,聊聊天而已。

当她走进那像皇宫一样富丽堂皇的夜总会,看到里面的女人子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穿得也很暴露。她很好奇,就陪客人唱歌,聊天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身上还像那些参加奥运会的一样挂着号码牌。

随后她也被叫去换了同样的工作服,看着身上没多少布的衣服还真不习惯。想着男朋友说的工作轻松只陪客人唱唱歌喝喝酒,工资又高,孙丽还是走入了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些女子的行列。

直到一个秃顶老头的到来,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她,还上下其手,吓得她大叫,却引来其他人的嘲笑声;她想逃,却被几个工作人员把她拖到了秃顶老头的房间里。

那老头有点迫不及待,把工作人员推出门后就像饿了许久的老虎看见了小兔子一样扑了上去,又是亲又是摸又是撕扯着孙丽的衣服。孙丽觉得恶心又害怕,她怕自己被玷污了男友不会要她了,便找了个机会一头撞在了墙上。

等她醒来就已经在她与男友的小租房里,却不见男友。她又饿又渴,头也还是有些发晕。在房里找了一遍,什么吃的都没找到,只好自己烧了些开水喝了,又睡了。

也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孙丽被男友叫醒,说是给她带了一份炒粉回来,要她赶紧起床吃。他拿出两张去贵州的火车票,说是带她去见未来的公公婆婆。

孙丽一听去见未来的公公婆婆,有些害羞也有些兴奋。强打起精神起了床把炒粉吃了,便开始整理行李。

06

天一亮,孙丽就跟着男友一起坐上了去贵州的火车。

几经周转,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幢木房子前,屋子里里外外都是人。

男友告知孙丽他出发之前就打电话告诉家里人,要带女朋友回来。亲朋戚友得知消息后都要来他家看看他的女朋友。

孙丽微笑着跟男友一起走进去,却感觉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古古怪怪的。

待午饭过后,男友说去上厕所,就没见他再回来。孙丽想起身去寻找,不想,却被几个男女挡在了身前。

“姑娘,你不用去找了,他已经把你卖给我们家给我儿子当媳妇了。”

一个皮肤黝黑,个子不高的女人指着一个一直没吭声皮肤同样黝黑,脸上有些红晕的男人说到。“你就安安心心呆在我家吧!只要你不跑,我们家虽穷也会把好吃好喝的让给你;你要是想跑,就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妈,别这样说,别~别吓着小姑娘了。”刚被指着的那个男人似乎有点紧张有些腼腆的阻止自己母亲继续说下去,脸被憋成了猪肝色。

“哎哟!臭小子这才找了媳妇就这样对娘了啊!”那女人笑着嗔怪自己的儿子。

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孙丽,皮肤白白嫩嫩的,弯弯的柳叶眉下两只大眼睛乌黑乌黑的。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是腰细屁股大,一看就是易生儿子的样子。

那女人心想,自家是走什么狗屎运了,虽然之前由于家里穷,儿子又太过老实,附近的姑娘都不朝这边看一下,如今却买了个这么漂亮又会生儿子的姑娘。

她心里窃喜,表面却是很严肃的要他们今晚就圆房,她急着要抱孙子。

孙丽本就因男友的欺骗伤心欲绝,现在听到今晚就要跟这个素不相识且这么老又不好看的男人圆房,一激动就晕了过去。

这个男人叫李强,当他第一眼看到孙丽那清纯又漂亮的模样,他就打心底爱上她了。只是自卑心让他不敢正视她。更何况她是他妈瞒着他买回来给他做媳妇的,他就更不敢看她了。

现在,看她晕了徐徐倒下的时候,李强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了孙丽,打横抱起,往自己房间走去。他想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好好照顾她,不让任何人打扰她。

李强的这个主动看在众人眼里却似乎成了另一个意思,都满意的笑了。

在孙丽昏迷的时间里,李强寸步不离地守着,衣不解带地照顾着。

当他看到孙丽醒来又要哭泣的时候他把右手食指伸到嘴边,轻轻地“嘘”了一声。然后再打开房门到处看了一下,确定没人后,又关好门,走到孙丽面前轻轻地对她说:

“姑娘,你别哭,等我找到机会了,我送你出去。不过你千万不能逃,否则,被抓回来的结果不是我能控制的。”李强一边说一边递了条毛巾给孙丽。心里虽然十分不舍,但看到她难过,他也心如刀绞。所以他才会这么说。

“嗯!那你一定要带我出去,我要回家。我出了厂就没跟家里人联系了,到年前我同学他们回去,我家人找不到我会很着急的。”孙丽满眼泪水地望着李强。

“好!”

待孙丽完全康复后的一天,李强趁着家人都去地里干活了,就把孙丽送到村口,还拿了一些瞒着母亲私藏的钱给孙丽。要她一直朝前走别回头。

本以为这事会万无一失,谁料被多事的人看到了赶紧跑去地里,把所见到的一五一十告诉给了李强家人。

“这个狐狸精,我非拔了她的皮不可,竟然蛊惑我家那傻小子放了她。这可是我用一生的储蓄再加上东借西凑来的钱买来的姑娘。她一走我可人财两空了。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乡亲们都帮我去把她追回来。”

由于孙丽人生地不熟,没走多远就被李强家人及乡亲们抓了回来。从此,他们除了晚上把孙丽和李强锁在一个房间里外,其它时间都总有人看着孙丽。

直到后来孙丽被李强感动了,与他做了真正的夫妻,生了一个儿子后,家里人才些许放松警惕。

这时候的孙丽也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和老公了也不打算跑了,只是想写信或是打电话回家。

李强的家人始终因为这个媳妇是买回来的,不放心,仍不肯给她与家人联系的机会,即使后来又添了个女儿也无济于事。

直到后来他们那个穷山沟沟里因国家的一系列扶贫政策,经济好转了。李强的父母也相继离世,一双儿女也双双考入大学了。孙丽想回家的事才又被提了出来,令她高兴的是,老公和孩子都很支持她。

07

一晃都二十年过去了,她想家乡肯定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不知道父母还有弟弟是否还在原来的家等她。她想凭着自己的记忆带着李强和一双儿女回到阔别二十年的家,回到阔别二十年的亲人的怀抱。

平时儿女都要上学,孙丽和李强也要上班,只有春节大家的时间才相对比较宽裕。

一家人在家里过了年初一就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回湖南的路。

我们这里二十年间小变化不断,大变化也不多。再加上现在各种交通工具方便了通行。孙丽一家找过来也没费什么劲。

当她看到那熟悉的房子,她就断定那个和小孩在晒谷坪里玩烟花的老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便走了过去。

一家人听了孙丽的遭遇感到有些伤心,不过也为她遇到李强这样的好男人感到庆幸。看到她的这一双儿女又双双考上了大学,长得还那么漂亮。大家又感到很欣慰了。

孙丽回家的事让邻居看到了,那邻居是个“热心人”,一传十十传百,不久全村人都知道了,都替老孙家感到高兴,一个个都乐呵乐呵地跑过来恭喜他们全家终于团聚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