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礼 —— 八国战记

想要看其它章节的朋友请走这里:) ——八国战记目录

6月3日晚上,夜幕刚刚将临,申国公正在自己房间里和夫人聊天。突然有人来报,说大门外有人自称要向申国公献策。申熙一开始很不耐烦,叫侍者通知那个人明日午后再来求见。但那人赖在门口不肯走,还告诉侍者,自己献计能大大的帮助申国公,并且此计非要今晚献上不可。侍者想要动粗把那人丢到衙门去,那人又大喊——申国公一定会封自己为相,如果此刻干碰他,以后就让申国公斩了这些下人。侍者一时没有办法,就只得反复去报告申熙。申国公不胜其扰,索性叫人安排他进来见一面。

申熙怒喝:“告诉门口那个人进来!告诉他,如果没什么料最好快滚,进来之后他要是说不出子丑寅卯,非把他放到油锅里炸了。”

“是。”侍者战战兢兢的就出去了。

到了门口,把这个自称叫章斯的人接到了会客室。此人30多岁的样子,是一个一身青衣的书生,虽然口出狂言,让人怀疑是个疯子,但行为举止倒是落落大方,透出一种儒雅。

“先生,这里请坐一下吧,大公一会就到。”

“有劳小哥了。”章斯拱手说到,然后就坐了下来。

“哼,我劝你现在赶紧走吧,不然我们大公可能真的把你油炸了。他以前不是没这么干过。”

“哈哈,谢谢小哥的关心。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以后当了你们的相国,一定会重重的赏你!”

那个年轻的侍者没理他,转身就走了。门外传来另一个声音:“我赌100文钱,这二愣子会被大公给炸了。”

那个侍者说:“我加100文,他不会被炸。”

青衣书生笑了笑。

然而,他等了整整1个时辰,也没见到申国公,外面倒是不断有侍者给他进来倒水。他又开始煽动侍者赶紧去找申国公,说如果没有及时告知申国公,一会申国公会治他们的罪。侍者们其实早就得了申国公的指令,先安顿着这个人,申国公要晾他2个时辰,到了半夜估计他自己就走了。

等到半夜申国公醒过来去如厕,问侍者,侍者说那个人还在,而且时不时的还要让侍者去催大公。申国公大为惊讶,于是决定去见见这个人。

申熙进了会客间,章斯立刻起身,高声道:“小民章斯参见大公。”

申熙没理他,高大肥胖的身躯走过书生面前,然后坐在了主座上,椅子几乎快要盛不下他肥大屁股上的肉了。落座后,申熙一眼不发的打量了书生一小会。他满是横肉的脸上,一双一样的铜铃眼睛在摇曳的灯光下闪烁,一般人看了都会心中打颤。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书生却似乎不为所动,在他的脸上看不出等待的焦急,也看不出恐惧,满满的都是平和和自信,好像一个即将成交的商人。

“说吧,章斯,你有什么厉害的计策献给寡人,能让寡人封你做申国相?”

书生看了看周围的侍者,对申国公说:“此计为密计,不能为其他人所知啊,大公。”

申熙很不耐烦:“你们先下午吧。”

待到侍者告退,书生终于开口说:“请大公赎罪,小人只说了一半真话。”

“哦?怎么讲?”

“在下不叫章斯,叫李仪。在下的确有计策献于大公,但在下并不求官,在下现在是玄国外使。”

“哦?那你此番面见寡人到底有何见教?”

“大公,我其实是跟您送礼物来了,玄国公要赠与您交界指出的三百里国土。”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幅地图,在地图上给申熙指指画画,“就是这里,整整三百里,全部赠与您,并与申国结下百年盟好。”

“白给我?”申国公瞪大了眼睛问。

“那当然不是,但和白给也差不多。大会结束之后,玄国决定马上举12万大军进攻亥国,这一次是要完全消灭亥国。您只要按兵不动,等到玄国消灭了亥国,就将图上所指,从玄国鹏城开始以南的三百里地全部赠与亥国。”

“我只要按兵不动,就白给我三百里地,你们玄国公是傻了吗?白天见面的时候,他怎么不亲自与我说此事。”

“现在是在王领,天子脚下,隔墙有耳,为了不惊动他人,玄公特派我晚上过来,隐姓埋名,以求官的名义求见,以掩人耳目。如果是在白天,玄公公然与您会面时谈起此事,岂不是很容易走漏风声?到时候天子和白国恐怕都不会坐视不理呀。您要是还不相信我,您看这个。”说着,李仪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在灯光下照亮一看,果然是玄国外使的特有的白玉佩,上面雕刻的是一只大鹏金翅鸟。

申熙皱着眉眯起眼仔细看了一下,然后说:“你还真的是玄国外使,可是就算如此,我不信玄国公会平白送我这么大一片国土。”

“申公,话不能这么说,贵国与亥国结盟已久,亥国之所以可以一直不把玄国放在眼里,全仰赖您的保护。现在您承诺不插手,玄国一举把亥国拿下可以得到的国土是给您的国土的两倍,所以等于是与您平凡分了战后的收益。”

“玄国大动干戈,我不费一兵一卒,玄国就愿意与我平分收益?谁给玄国公出得那么傻的主意?”申熙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申公啊,您听我说,这是不仅仅是对您袖手旁观的回馈,更是与您盟好的礼物!易朝三百年来,大国兼并小国,强者淘汰弱者一直在进行,直到100多年之前,现在的八国鼎足而立的格局才形成。为什么不能继续兼并了?因为谁都怕对方先强大,彼此产生了制衡。就像北边弱小的亥国,跨过玄国,找到了南面的申国做盟友。这种格局,对于弱国的确是好事,大家谁也不敢轻易全力去攻打谁。但是对天下最强的玄国和申国两国,这有什么好处呢?您想想您为亥国提供了那么多年保护,得到了一寸国土吗?几车金银珠宝,几个美人就能满足您的志向了吗?此番玄国准备与申国结盟,正是准备打破这个格局,让玄国可以放手的去消灭不听话的亥国,让您可以放手去攻击申国东面的丹国。如此一来,两国结成长期盟好,互相不再共伐。玄国就可以在北方称霸,您申国就可以在南方称霸。岂不美哉?”李仪讲完这段话,不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申熙,一脸坦诚。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来这里之前,听到手下报告说你们在南部聚集了大军,每日严加演练,这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攻打北面的亥国啊。这让寡人不得不怀疑你们的诚意。”

“哈哈哈,大公您有所不知,这正是在下出得计策啊。南部都是些刚入伍不久的新兵,集结起来大张旗鼓,就是要让全天下人都以为我们要针对您。这样亥国就不会有任何防备,到时候我们大军突然将临才能快速消灭亥国啊。”

申熙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先生您真是好计策呀!您要不要考虑转投我申国,我可以给您相国做。美女和金银,都少不了阁下的。”

李仪笑了:“我现在还是玄国的外使,不方便刚和您谈完了协议,立刻就转投贵国。现在天下最有前途的国家就是玄、申二国。以后说不定,在下还真的需要到贵国去混口饭吃。”

“先生真是忠诚。那好,我们就先签署协议吧,你也好回去复命。”

于是,李仪掏出了带在身上的协议,和申国公签署完成。申国公正要礼送他出门,李仪却突然说:“请您差人将我拖出去,打三十棍,赶走吧。”

申国公很是差异:“这是为何呢?您贵为玄国外使,又是给我送礼来的,我岂有让人打你的道理呢?”

“这样,您明天就可以对下人和大臣说,我只是一个无耻索要官位的小人。我们今晚签订密约的事情,就更加安全。天子和其他大公就算有再多的耳目,也不会对一件求官失败的小事感兴趣。我为此吃点小苦头,又算什么呢?”

申国公想了一下,说:“这么说来,我让人把你架锅炸了更稳妥,求官失败的好几个妄人都被我炸过。”

“别,别!我李仪还得留着这条贱命回去跟玄公复命呢。再说您在天子脚下,迫于新法,改成打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合理。”

“哈哈,我这和先生开个玩笑的,好,就依先生的计策。”申公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然后把杯子往地下一扔,大声喝到:“来人!”

侍者们进来,看见李仪正跪在地上求饶:“大公,小人再也不敢胡说了,您绕了我吧……”

“把这个狂妄小人给我拖出打三十棍!”申公怒道。

侍者们一听这话,呼啦的围上来,把李仪架了出去,有的口里还在念叨:“你他妈不是说你会做相国嘛?呸,垃圾。”

接着就是院子里一顿叮哐的乱棍,打完之后,把李仪扔了出去。


3日后的下午,也就是祭天大会全部结束的当日,各国诸侯都正在离开王领的路上。玄国大军突然逼近亥国,同时,一纸檄文送到了亥国公府邸。历数了亥国去年拒绝把女儿嫁给玄国公子;迁居玄国边境上的居民到亥国境内;勾结妖族对抗朝廷;祭天大典上无视天子当场离开,四大罪状。亥国公因为不满天子的作为,所以提前两日就离开了大会,但当前也还没赶到府邸,车队刚刚行驶到白国境内。

玄国大军8万人,号称12万,由大将军乌烈统领,当日就到了边境线扎营。转过天来,就开始攻城了。亥国几乎毫无准备,被一天连破三城。亥国公在路上就听说了被玄国攻击的消息,大惊失色,赶忙就派人向申国,白国求助,并禀告天子。等到亥国公6月9日到了都城——雁城,回到自己的府邸,才发现,玄国大军已经占领了亥国四分之一的领土,控制了三分之一的百姓。亥国公处决了守卫不利的贵族大将军陈勋,采纳群臣建议,启用了平民出身的杨雯作为大将军,负责防守。另一方面,一开始到申国求援的使者都杳无音讯,只好又接连又派人送信去申国求援。

白国公得到了求援的消息,一边派人集结军队,一边派人去问在帝都的弟弟千姬瑜,也就是千姬少宰。

少宰当天晚上得到消息,连夜私下面见天子。

天子问:“你以为,应当如何处置。”

“臣以为,我们应该晚一点介入,让亥国锐气尽丧,国力大衰,玄国锐气已过的时候再援助亥国为妙。”

“我也同意你的观点。寡人只是在想,这玄国明知道近几年亥国与申国结盟,只要玄国攻击亥国,申国一定会从南面攻击玄国,怎么这次,玄国还会大举进攻亥国呢。”

“臣早就听说玄国在南部集结大军,想必它是早就做好了防范。不过这样以来,想必它入侵亥国的军力也大大减少了。虽然宣称是12万,但估计也就只有6万左右吧。南面要守住申国的进攻,至少也的得有5万大军。”千姬少宰说。

“嗯,就回你哥哥吧,先观察两日再说,觉得亥国快撑不住了再出兵支援。藩镇那边,寡人明天也下个诏书,严令他们不得卷入,等寡人的命令。”

“吾王圣明。”

然而,他们没有计算到的是,玄国的大军此时已经深入亥国400多里,在太平关与亥国军队对峙了。而太平关的背后,只有70里地就是亥国首都——雁城。


下一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