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字疗心

常听人说煮字疗心。

我想是的。在书写的过程里,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或是那样的欢乐,在写的过程看见那些细枝末节,那些没有觉察的微尘,看见伤口,看见欢喜的来源。再一次的让那些情绪流淌出来,即使没有一个人在倾听,即使没有一个人在回应,那白纸黑字就是最好的朋友,无声的接纳着我所有的悲欢,那沙沙的书写声,那飞快的键盘声,都在回应: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亲爱的。

有一个听见了你,有一个人看见了你,谁?你自己,那个在书写的你自己。

少女时代,看过一篇文章,叫“把心扳成两半”,意思是,不是任何时候都有人来安慰你,倾听你,在没有人陪你走一程的时候,希望你自己可以把心扳成两半,一半在悲伤里,痛苦里,而一半可以在勇气里去安抚另一半,去陪伴另一半。听起来有些悲凉,自己安抚自己。

难道不是吗?

人生而孤独,即使是你最亲近的人,也不懂你心底的幽微之处,唯有自己知道,我怎么了,痛在哪?为什么那么痛?唯有自己,在一个一个字敲出来的时候,那份痛也才在流淌与释放。我能说出的,只是我的十分之一,你听懂的,又是十分之一的十分之一,所以我们谁,真正的了解过谁呢?我们以为我们懂别人,其实那只是我们加工过的而已。

那个书写的我,就是伸出救赎之手的我,我手写我心,不惊扰你,也不惊扰我,煮字疗心,如果月亮正好看见,请悄悄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