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走出尘埃

春暖花开,走出尘埃_第1张图片

01

去年在网上看到《走出尘埃》的宣传,当时的直觉是没啥意思的音乐电影。但是今天早上在皇庭看完路演,真心觉得宣传做的太差,过多讲述秦勇的故事,其实电影本身的内涵没有传达到位,那种迷茫、躁动,既心怀梦想又不得不屈服生活的无奈,让人看了有种淡淡的忧伤。

一部好的电影是在讲述普通人的生活,有尘埃,也有春暖花开。

导演谢晓东擅长用商业片的手法去包装“知识分子电影”,一直以独立制片人身份活跃在影坛,他曾制作过电影《大明劫》、《我是植物人》等。

今天在路演现场,原本只是想来看秦勇的我,听完导演和主创分享的故事,细细看完了这部电影。

《走出尘埃》带有导演谢晓东浓浓的个人情结。他提到,其实《大明劫》之后,他和路学长导演写了一部关于代驾司机的电影,但没等到开拍路学长就去世了。同一个月,谢晓东的母亲也去世了,不久后,他尊敬的前辈吴天明导演也走了。接二连三的变故让谢晓东重新开始审视自己和他人,“我们到底是谁?我们曾经怎样活过?”

于是,他决定拍一部献给迷茫中人的电影。

我一开始很不解为何主角人设职业是代驾司机。作为对路学长导演的纪念,导演把代驾司机这个职业仍保留在《走出尘埃》这个片子里。在片头的字幕,文学策划一栏的署名也是路学长,寄托了他对逝者的一份怀念。

02

片中饰演秦勇母亲的老演员张志彤这样形容她和秦勇的表演,“生活里的东西就是我们的魂,每一部戏都当做生命一样对待。”

一个是沉寂多年、生活落魄的摇滚老炮儿,他如同现实中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深陷忙碌的生活中,年轻的激情早已不在,被时光磨平棱角,被岁月碾压锋芒。《走出尘埃》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讲述生活,并不是缘于秦勇玩摇滚这件事,重点是通过这种表达方式来展现当代社会重压下大部分人的真实生活写照。

褪去激情的生活,被称为生存。

秦勇在片子里,我时而看到黄渤的身影,时而看到郑伊健。

又是一位被唱歌事业耽误了的影帝。

秦勇暌违十年之后,首次以演员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曾经担任著名摇滚乐队黑豹主唱的秦勇,因为父亲去世的打击和儿子大珍珠被查出患有感统失调症需要康复陪护等原因,在事业的巅峰选择回归家庭,阔别乐坛十年后,因儿子的愿望又再度复出。

秦勇说过,从家庭的角度来说,一个男人,不论有多大的梦想,都应该承担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所以他很信星座,巨蟹座便是如此。

整个故事算是比较完整的,有戏剧冲突、有跌宕起伏,摇滚老炮儿遇到摇滚小炮儿,上演一出“为了生存而苟且”和“被现实埋没梦想”的亲情大戏。

《走出尘埃》片名倒是非常有意思,要么骄傲如烈日,要么卑微如尘土。

03

在这个梦想廉价的年代,“梦想”这个词被消费太多太多了,反而成为一碗被熬制太久的鸡汤,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摇滚和电影是两样非常相近的艺术,一样的喜于表现却又忠于灵魂。

“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封面图片 | 网络

文字编辑 | 白格姨妈

文字校阅 | 苏小石

内容未允许请勿转载,欢迎转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