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开口,发现自己就想来一个定论。可是越来越发现,这个是世界上,是没有那么多定论的。很多事都是相对的,变化的,成长的。不过,这可是一个定论。

对于一个文艺病积聚多年的我,总免不了经常会有些伤春悲秋的感觉。即使在夏冬,也是会有伤感迷惑的时候。

我看着像是那种一旦发生了什么事就会怀疑人生的人,但其实应该是自己内心里本就在怀疑,只是那些事导火索似的引出了。

我像是那种很容易放弃的人,干一件事,可能刚开始非常有激情,热度爆表;可一段时间后,就会骤然冷却。看着像是没有目标,没有毅力,但其实也有内心的不断审视,和对自我的不懈寻找。

因为一直对家庭有意见,却囿于诸多事务无法改变,于是也有了放纵的理由。但也会想到那些比自己更惨的人,如果命运对我不公,那么还有比我更不幸的人。于是也就平衡了。

一度自命不凡,认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也就一直把这作为自己的励志名言。

也曾经有过恋爱,清澈如水,洁白无暇。奈何在大学是没有这个缘分,一直未能有过此般经历。然而,现今也懂得了更多,束缚的更多,枷锁更多。

小时候,一直期盼着快点长大;长大后,却又伴随着多了诸多无奈。因为懂得更多,看的更广,涉的更深,也就有了因为自身的弱小而生发的无奈。真是印证了那句话:刚开始认为这世界是美好的,然后认为这世界是操蛋的。我现在就在第二阶段。

我一直相信这世界本不应该是自己所看到的样子,所以一直想着要去远方,去寻找更理想的世界。因为有未知,生命就有意义。真理是需要我们不断去寻找的。

上大学后,其实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才真正开始思考一些东西。然而,像那三个终极问题,我是没有思考出答案的。但是,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既然没有答案,那就先在这个社会上得以生存,然后再去品味生活,最后或许能够明白生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或许,人最好的状态是半痴半傻半疯癫。若是看不透这世事,倒也罢了;看透了,也只愿别看破就好。毕竟,人人都去出家了,社会可怎么前进。当然,人人看透,是不可能了。

到最后,也只愿岁月静好,不相负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