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传(111)药堂对决2

第111章 药堂对决2


“周大夫,你未免太自负了?”高升说道。

“说得好——”高责在旁边起哄。

“医学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不代表能解决所有疾病。”周孟机说道。

“尿毒症可以通过肾移植解决,而我在读博期间,已经能完成肾移植手术。”高升说道。

“流弊——”蒋孝贤也开始起哄。

孙芹心里暗骂两人大沙比,不过对高升倒是另眼相看。他能拿到博士学位,至少是真材实料,能甩高责好几条街。

“高升,你的意思是,你能治愈尿毒症吗?”周孟机问道。

“当然。”高升无比自信说道。

“那你告诉我,肾移植存活时间多长?”周孟机说道。

“移植肾1,5,10年存活率分别为90%,80%,60%。”高升说道。

“肾移植技术发展才六十多年时间,你知道它的存活概率,还敢冒险做吗?”周孟机说道。

“当然,只有肾移植,才是解决尿毒症患者的根本。”高升说道。

“假设你的说法是正确的,你告诉我,你解决了患者的根本问题吗?”周孟机盯着高升问道。

“患者有了新的肾源,和正常人一样,难道没有解决他的根本问题吗?”高升说道。

“你太小看人体排斥反应,在自然法则面前,人还做不到逆天改命。就算你有合适的肾源移植成功,只能说你的手术很成功,病人术后的生活质量呢?”周孟机说道。

“当然一模一样啦。”高责插嘴道。

“真是个棒槌。”方星星实在忍不住说道。

“什么意思?”高责问蒋孝贤。

孙芹忍不住一笑,说道:“蠢货的意思。”

“你……”高责朝孙芹做了个使狠的表情。

“头发。”孙芹指着自己头发,一脸得意。

高责恨得牙痒痒,又怕她把自己丑事给捅了出来。

高升继续说道:“患者做了肾移植后,需要终生服用抗排异药物。”

“就算患者服用药物,移植肾存活率时间一到,患者又要寻找肾源,做第二次移植。”周孟机说道。

“没错。”高升没想到,周孟机一个中医大夫,西医知识懂得不少。

“可是你忽略了移植的风险。”周孟机说道。

“除了排斥反应,还有什么风险?”高升说道。

“抗排异药物大部分都是激素类,对人体都有很大的副作用。移植后的患者,免疫力会变得非常差,一个小小的感冒就可能要了他的命。我接诊过很多肾移植患者,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是很多四、五年死亡者也不计其数。手术并不是目的,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才是首先考虑的问题。做透析是麻烦、痛苦,但是存活率基本在二、三十年之上,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在这二三十年时间里,还不足够你完成梦想吗?就算最后熬不过疾病,你也没有遗憾了吧。”周孟机最后去看韩耀的脸。

韩耀坐在轮椅上,青涩的外表下,仿佛看到了光芒。

“喂、喂,说了一大堆屁话,到底能不能治啊?”高责不耐烦说道。

“我治不了。”周孟机说道。

“那不就得了。”高责说道,“高升,你是博士生,你应该能治吧?”

“这……”高升听了周孟机的话,也开始动摇自己最初的想法。

“什么这、这、这,到底能不能治?”高责追问道。

“你是猪嘛,刚才周大夫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方星星一旁冷不丁说道。

“你敢骂我猪?”高责顿时火冒三丈,“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就是个官二代嘛,现在是法制社会,我就骂你猪,你能把我怎么样?”方星星说道。

“孝贤,把她给我按住,看我怎么收拾你。”高责说道。

初韭见状,拦在蒋孝贤面前。蒋孝贤一把去推初韭,初韭不再想让,伸手拿住了他胳膊。

蒋孝贤不停发力,就是没法从初韭手上挣脱,当下脸都涨红了。

“孝贤,你干嘛啊?”高责急着问道。

“你大爷的,快放手啊。”蒋孝贤喊道。

“那你答应我,不许伤害方星星。”初韭说道。

“孝贤,你他么的不是学了空手道,干他啊——”高责指着初韭说道。

蒋孝贤是学了几年空手道,不过在初韭面前,也只有挨打的份。

孙芹说道:“高大少爷,输赢不用看了。大家打个平手,乖乖走吧。”

高责本想来耍威风,没想到接连受辱,指着高升骂道:“你个怂包,我来帮你泡妞,你倒是给点力啊。”

“是我技不如人,周大夫说得对,就算我帮他做了移植手术,并不能保证他下辈子过得更好,还不如不做。”高升说道。

“知道就好了,以后跟我们周大夫好好学学吧。”孙芹无比得意说道。

周孟机干咳一声,示意孙芹少说两句。她还是太年轻,说话不知道给别人留足体面。

说话间,初韭已经放开了蒋孝贤。

高责和方星星搅合到了一起,动手不成开始动嘴,什么难听的话都满嘴跑。

周孟机看了韩耀一眼,跟方星星说道:“方店长,赶紧叫救护车。”

方星星停止了和高责的斗嘴,问道:“帮谁叫?”

“韩耀。”周孟机说道。

孙芹和在场众人听了纷纷不解,高升和韩耀靠得最近,说道:“周大夫,不至于吧?他出来时候,身体挺好的,我都观察好了。”

“你再不叫,恐怕他要死在我们店里。”周孟机当即说道。

方星星一听,再看周孟机脸色,知道大事不好,连忙拨了市中心急救电话。

“周大夫,怎么了?”孙芹着急问道。

“韩耀,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好好活吧?”周孟机看着韩耀。

韩耀坐在轮椅上,嘴角很不甘心一笑。他的脸色愈发苍白,面色一点点发黑,整个脸都有些浮肿。

“韩耀,你怎么回事?”高升连忙问道。

韩耀低头不语,双手捂着胸口,歪头吐得满地都是。

高升连忙把耳朵贴在他的后背,听得湿性罗音混杂,蹲下身子问道:“怎么会水肿?”

“恐怕他已经有眩晕症状,情况远比你想得糟糕。”周孟机说道。

韩耀呼吸变得急促,高升用手去摸他额头,大惊道:“发热了……”

孙芹看韩耀脸色越来越差,心下害怕,问道:“周大夫,他到底怎么了?”

“尿毒症晚期,水、钠潴留,血压升高,心脏负荷过重会心衰致死。再加上他免疫力下降,肺部严重感染,体温降不下来,发热就能要了他的命。他现在的情况比我想得更复杂,救护车不及时赶到,不出半小时,就要死在药堂。”周孟机说道。

高责连忙喊道:“臭娘们,救护车怎么还没到?”

“你是猪啊,现在是中午上班高峰期,路上会堵车的。”方星星更是着急,他要是死在药堂,那如何跟秦关交代?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