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春莫若迎

等春莫若迎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去岁的一个冬日下午,见邻人丢弃花的枝条于道旁,怪可惜的,遂捡了回来。

  应该是玫瑰或月季的枝条吧;通身的绿和有节奏的刺儿,刺儿间还夹杂些绿叶,叶儿也倍精神;显然是刚弃的。

后墙跟下有空的白瓮花盆,寂寂着有些时日了,邻家的高过二楼顶的银杏的叶子翻过院墙有几枚落在其中;起先是金黄,现是土色了。空的花盆是没有魂魄的,无论怎样的造型、材质,无花而衬托终显索然。

街道上有修房子的,取了一掀米粒石,又从田里掬了些沙土,将两者搅和在一起,这就算是培基。

用剪刀将捡回的花枝条剪成三寸长许,约莫有近十个,这就是插条。

沿着白瓷花盆四周插一圈,再围插一小圈,后收尾正中插三个。正好;插条的多少正好,花盆的大小也正好。

汲井水一瓢,先围壁浇一圈,再正中漫流浅浇;再将花盆端起来轻轻地摇摇,算是夯实。

时令已是初冬,不久会是隆冬,平时家中无人,也不生炉火,温度上不去,花岂能长。有人提醒我。

我全不在意冬天。

这样的冬天的插花育苗,也是第一次;纯脆的无心插“柳”而已。

也想了一些措施,用塑料布包严,直接放她在二楼的储物间的角落处。

一冬无事。风吹在脸上不觉冷时,我知道春要惹事了;惹桃红,弄柳绿,点杏花,开河水。去看看楼上,昨年的花枝可安否?

还好,一个冬天,绿皮尚在,水份不失,枝间芽儿还有几分晕感。这是我未料到的,想她应早风干了。

欣欣然,搬她下楼,放在檐下的角落;太阳能晒上,风又吹不了,也宜于她探春光。

春水浇她,惊蛰醒她,春分唤她,清明朗她至于今日。

瞧瞧,当初的枝条全活鲜了。春的步子是她走出来的。

等春莫若迎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其实,当初的想法,只是想让那个假日的下午自己不无聊,不想,她却回报我一盆春光。

等春来,莫若营春至。营者,造也!

另,还有一份期待——月季矣?玫瑰乎?

五月的时候,竟有一枝开了一朵小小的粉花。

能活亦是万幸,葱绿意料之外;开花是香了我的心啊。

哈哈,今年我家的春天比别家的早!

等春莫若迎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