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

    小时候的我很多时候对“年”的印象,还是存在于七岁之前。因为我和弟弟相差十几个月,所以我七岁上学前一直都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印象里的“年”,总是让人盼望着的日子。那是奶奶炸的枣子、丸子、地瓜飘出的香味儿,是大人们围坐在一起聊天喝酒,孩子们追逐嬉戏的热闹劲儿,是穿着新衣服美美地坐在父亲自行车上啃着糖葫芦看花灯的甜味儿。长大后,这些都成为了记忆中的味道。越来越多的琐事,工作与生活的交织,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让自己觉得还是小时候的年更美好。

       

我的“年”_第1张图片
小时候的年画

    儿子的“年”,第一次独自乘车,第一次不在我身边过年。

    现在的孩子似乎对“年”的感受淡了很多,大概是因为衣食无忧,对“年”的盼望就少了好多。总是我在过年前忙着张罗给儿子添置新鞋子和新衣服。儿子的脸上却没有看出我小时候穿着新衣服过年的美滋滋的表情。

    今年母亲身体不好,单位也忙,我留在沈阳陪母亲过年,儿子第一次独自乘坐6个多小时的动车回婆婆家过年,临行前偷拍了一张照片,以纪念儿子第一次不在身边过年。懵懂的少年,渐渐长大了!

2018年2月14日下午      沈阳站候车室

    母亲的“年”是相聚

    和弟弟一起陪母亲在沈阳过完了大年三十和初一,初二早起,我突然觉得这年过的没啥热闹劲儿,于是商量带母亲回老家锦州待几天。自从她去年年初脑梗到年底的心脏起搏器手术,这一年几乎每个月都奋战在医院。还好,母亲是幸运的,一次又一次地坚强地挺了过来。说到这,还要感谢每次帮忙的亲朋好友,你们的帮助和支持让我相信一定会好起来。终于征得了母亲的默许,我和弟弟带着母亲回锦州与亲人团聚。当我们踏上回家的行程,心也就更着一起飞回了久违的家乡。第一件事情就是微信群里,老妈通知兄弟姐妹她要回去过年啦。语气中,难掩激动的心情,虽然她不说,但是我听出了,她想家了!

母亲的兄弟姐妹

                我的小学同学聚会


我的小学同学聚会

    原本没有回锦州的计划,所以所有的聚会都没有纳入日程。在回去的车上,我告诉我的同学们,我回来了。我那可爱的同桌第一个跳出来,热情的组织起晚上的聚会来。我是班级里最小的孩子,我的同学们都对我宠爱有加。时常有同学问我什么时候回锦,一定要告诉他们,大家聚聚。每次大家都会聊起小时候的趣事,聊起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我们依然会像小时候一样开心放肆地笑,无所顾忌地闹,兄弟姐妹一样的感情,一定会陪伴我们一生。

我的“年”_第2张图片
自己的新年礼物

                  自己的新年礼物

    今年过年前一直很忙,没用给自己选新衣服和礼物。我家赵总也是很忙,没时间陪我买东西选礼物,于是就发给我一个大红包,告诉我自己选吧,买点喜欢的衣服和鞋子,特别强调下,要穿新鞋走老路!除夕忙到初六,才发现,还真的是啥也没买啊。于是认认真真地逛了逛朋友圈里代购的内容,于是,发现了两双鞋子。在发到朋友圈征集意见后,选择了自己第一印象的大红色鞋子,原因是平跟、颜色好搭。

    我的这一个年,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我还不想起早上班,虽然我还想窝在沙发吃零食看电视。可是,我知道,一年之际在于春,春天已经来临,我一定要奔走在新一年的路上,为自己、为家人,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愿新的一年里康顺、如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