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给郁结的诗》+《梦旅人》因为喜爱,妄自书写

温暖的阳光透过门窗的罅隙抛洒进来,他睁开眼,无处躲藏的灰尘在房间里翩翩起舞,好像体内翻腾着的莫明情愫,自私地搅动着他空虚的灵魂。

他在这虚无的生活牢笼里待了多久了,他也不清楚。只是每个工作迟到的清晨,窗边总有只孤单的燕子,好像对他说些什么。他顶着昏聩沉重的躯体,机械地开始维持生活。

他总是喜欢在闲暇之余看着墙上三岁时在美丽的乌兰巴托拍下的写真,背景里孤寂的白雪青山下是他回不去的天真无邪。他也许会自我安慰那是命运的安排,不论是枯燥乏味的生活还是渐行渐远的人。

他想起了十年前懵懂无知的自己,喜欢站在两广路上喊她的名字,走她走过的路。他觉得她明亮的双眼足够让他找到回家的路,她是他可以奋不顾身紧紧抱住的人啊,即便他从来对这城市一无所知。是爱焕发了他属于年轻人的勃勃生机,让他得以勇往直前。

也许是他们弄丢了彼此。

后来他给她的诗总是躺在回忆的阴暗角落瑟瑟发抖,是梦还是影,都能牵动他的神经。

不舍还是不甘心,一切都不得而知。年轻的细胞总是有些狂乱的躁动,欲望强烈的总在自我折磨,反之是什么呢,他又看向桌子上的酒杯,一抹红唇在杯口如花般绽放。嗯,昨夜的无趣温存怕是早已不复存在了吧。

他很苦恼,究竟是酒精在浪费他多余的青春,还是那一层不变的生活,又或是虚无境地里的自戕自伤。他躲在更深层次的夜,开始祈祷灵魂救赎,甚至祈祷末日来临。

每个隔绝城市璀璨霓虹伪装成净土的夜,都让他备受折磨。直到有一天,半梦半醒间,他终于听清了燕子说的话。

“梦中的旅人,你为什么不敢出门。”

“三十岁的我已不再一往情深。”他笑了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