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粟山游记

石子在水上打着水漂,我们会看着那涟漪慢慢散去;石子丢向空中,我们会看着那抛物线自然垂落。然旅途中的风景不仅仅是这样的。

郭哥大清早在群里丢了句:谁去游玩?请联系。然后又打电话给我。

休假在家,我正赤条条的赖在被窝里玩手机,不用在意每天五次的闹铃提醒上下班,不用理会那机器管理的指纹签到,不用看领导的脸同事的脸甚至老天的脸。

网上很热闹,都不关我的事,现实很慵懒,几近虚无,虚无到我没感觉阳光曾到过我的阳台,而那几盆植物正幸福着。

如水日子,黑了,明了,真不知今宵何年?岁月又流向那方?

换换环境散散心,融于自然消消遣。郭哥这样说,我便欣然同往。

去咸阳的路上,他连连说,今天打我电话还是懵对了。若提前没有预约,平日里想找个朋友一同出游,真是太不容易了,尤其周内,大家都忙啊!

我疑惑他为什么没有上班,他说心情郁闷,没有激情了,忽然间的就想出去走走。

对于他的抑郁心理,我是理解的。

我们的认识是源于热爱艺术创作,也都深知,没有激情的创造生活,无异于死亡一样。

曾经很长时间,我思考过这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创作?结果是:我们精神痛苦。而精神痛苦的根源是——孤独!

也许上帝当初把人劈开两半,分为男人和女人的时候,人生终极的意义似乎就成了寻找另一半,而寻找的过程,就是孤独。另外,当人类同动物分开后,回归动物,回归自然,或许也是孤独的原因。

咸阳城里,与郭哥联系的三名群友,早早的就侯在那里。第一次见面,大家介绍几句后,就驱车去往目的地——富平县金粟山。

一路上,那三名群友热烈地谈论着网上的事情,讲述着去各地旅行的见闻。我惊叹于,他们尽管年龄偏大,但都有网上生活,人都很洒脱,很富于创造快乐的情境。这于那些农村的老人,甚至许多年轻人是几乎不敢想像的。感叹他们之余,我更感叹科技在改变人们的生活,及这些年来国家的变化。

郭哥对于这次的旅行,也很有感触。他说他曾去富平县有五六次之多了,每次都听人说金粟山的风景不错,但都因为时间仓促未能登山。这些年里,每次有登山的念头时,都被这样那样的事情耽搁了。这次,他横下心,决心来一次随机的出乎意料的出游,与大家的联系全在清晨的一念间,也无所谓认识不认识,一切随缘。他说人生应当如此,想走就走,别老干纠结的事情。

金粟山在富平县城以北,受轻雾的影响,路边的指示牌说30多公里,20多公里,直到几公里,还未看到山。网上查阅说,此山海拨千米以上,比唐昭陵的嵕山高多了。见大家急欲一睹高山,郭哥说也许山是忽然拔地而起的,不会像是秦岭山远远的逐渐上升后才看到主峰。果然,平展展的关中平原上,一条向北公路的尽头,一座巍峨的大山直入云霄,山林白云间,隐约的庙宇,一下子使我感觉到了佛的召唤。

公路是直通山顶主峰的,这节省了我们登山的时间,但西峰,南峰,东峰几个山头都分布在各处,我们便依次的爬这些风景各异的山头。

山上最大的寺院“金粟山寺”坐落在主峰,它的名字一度让我想起了,有着许仙白娘子浪漫故事的,江苏镇江的“金山寺”。但这是金粟山寺,供奉着金粟菩萨,一个可以送子的菩萨,想来也有许多美妙的传说故事吧,可惜我没有时间考证。

大凡名山大川都与神仙有关,不管这神仙是佛是道是上帝,反正我们凡人都喜欢把他们拉在一起。因为,我们实在渺小得厉害,无法超越到他们的世界,只能默默地在心里向他们膜拜,向他们看齐,逐步地摒除我们内心的迷茫而达到心灵的安宁。这一点,随着年龄的增大,随着身上棱角的磨平,每个人都身不由己的向自然看齐,向神灵敬畏!

然而,金粟山寺大门上的对联让我感觉大煞风景!原文我忘了,只记得意思说,敬心拜佛可以发财升官。这不是蛊惑世人的贪欲吗?凡是宗教的最高价值就是让人离情弃欲而得到灵魂解脱的,它这样的教诲,我想佛祖看见了会莞尔一笑的。因为,佛是能容纳一切的,就像我在寺院的山门前飙陕北民歌“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吆,三盏盏的那个灯,你若是我的哥哥吆,请你摆摆你的那个手……”时,同行说,你这样唱歌,佛是怪罪的,我反驳说,如果佛这样小气,与我较劲,佛就不是佛了。另外就佛理来说,我也是具有佛性的,我们人人都是具有佛性的。我们用泥用铜甚至用金,塑佛像摆在那里跪拜,按佛的“无相无住无念”的理论也是不正确的。

道理虽是那样,然想想各种宗教圣地,若无那些形态各异的塑像,那些出家人该用什么膜拜呢?而我们芸芸众生们又如何拿捏宗教的意义呢?好再佛说了,一切在心。像我这般,不跪,不拜,不丢香火钱,不念念有词,又喜欢恣肆撒欢的人来说,心中有佛,也就心安理得了。

爬山尽管很累,但我们这个年龄偏大的队伍,走得很慢,也就不觉得累。郭哥说了,青年人急急地走到山顶,是为了追求那个结果,而我们是享受沿途的发现。于是一块形状怪异的石头,一道奇异的山势,一片红叶,一棵大树,一朵小花,一个笑话,都会引来想像,引来照相,引来生活中的话题。

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不由得联想到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郭哥我是熟悉的,他内心的苦闷通过他的文章他的摄影艺术以及与他的交流,我是熟悉的。也就是,我们都有着同样的为创造的孤独。但对于其他几个我不熟悉的人来说,他们也孤独吗?我想他们也是孤独的,虽然我们此刻在一起,即就是分手后与其他的人在一起,即就是我们整天身处人群之中,但孤独这个人类的痼疾是一刻也离不开我们的。因为,我们不管和谁在一起,和多少人在一起,我们这个独一无二的心只属于自己的。

果然,与一位大姐一路谈心,当她知道我会写文章时,她情绪稍微有些激动,她说她的故事足够能写一本书。是啊!我们每个人的故事,何尝都不是一本书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古人早就这么说了,但当我们明白了这个道理时,才真正明白了旅行的意义。

很快,夕阳落下山头,凛冽的山风催促着我们踏上了归途,大家的心都很快乐,对这一趟游玩感觉满意,即饱览了自然风光,锻炼了身体,又认识了新朋友,同样是一路的热聊,直到分手。

有首歌词写得好: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好厉害呀!仅仅是多看了一眼。也有人说,回眸一笑是千年的缘。对于我们此次和陌生人的旅游,不是多看了一眼,也不是回眸一笑,而是整整的一天,这不知要有多么大的缘分啊!一场旅游后,也许我们从此不再见面,然我们在乎那个结局吗?

我仿佛看见了那个水漂,那个抛物线。我感觉快乐的是:那就是水漂与抛物线。另外,我也会感觉到痛苦:那就是水漂能漂多远?抛物线能抛多远?所有事,一旦有了念想,就有了痛苦。

同样的,我也会孤独,但我深知,要远离孤独,自己只能是那个石子,是郭哥那随机的一呼。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