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3

妹妹,姐姐这幅容貌,你用的可还欢喜?“你……你,你别过来!”“怎么这容貌你用着用着就忘了它是怎么来的了,是吗?哼”“放肆!白锦我可是鬼后,”“偶?这可让我好吃惊啊!让我想想……鬼后残暴善妒,以吸食婴儿灵气来灌养从龙族太子妃那扒下来的脸皮,共己享用,迷惑鬼王?这要是传到六界……”“白锦你到底想干什么……”白锦掐着那女人纤细的脖子,仿佛再用些力,就能掐断,白锦微微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意,我要的……你应该最为清楚了,不是吗?”“不,不……不”白意惊恐的叫着,“不可以这是我的,你不能拿走”白锦瞬间怒了,看着白意在地上瘫坐着,猩红的双眼看着她“我的面孔放在你这几百年怎么就成了你的了?”白锦捏住女人的手突然甩开,白意一个失衡摔了下去,头上金叉步摇也散落在地,“罢了,当初你取我容貌的时候手段的残忍我更想让你十倍,百倍的偿还”说着眼神从不屑变成憎恶,白锦青衣拂袖一挥“啊!”这对眼珠就先当个开头,剩下的我会一一取走,语毕变化做凤凰飞离九幽殿,白意的眼眶鲜血直涌,乌黑可怕,边框的模样模糊不清,血肉凹凸不平,使得本来倾城面部变得格外狰狞,倒在血泊之中,就像惨死的厉鬼,“不!啊啊-那是我的,白锦你个贱人,贱人!……”尚易晨回来时,白意不要命的哭喊,单薄的身子惹人心疼,他随没亲眼见到当时的场景,但也猜出一二,他将白意抱入冰室,为她疗伤,火红的衣衫,瀑布般的黑发倾斜而下,和小巧精美的侧颜与冰床的衬托像是九重天的仙子,可白意还是不停的哭诉.谩骂,尚易晨只得将她打昏,他似乎知道自己应该去找的她在哪,“鬼王大驾光临,白锦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白锦玩弄着刚刚讨回来的“珠子”一副懒散的样子也是美得折煞旁人,可这样哪是想让尚易晨恕罪的样子,“锦儿 ,你还对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锦儿两字我担当不起,你还是依着规矩唤我白锦或龙族太子妃吧”,尚易晨心里就像有数百把小刀在杂乱无章的割他的心口,太子妃……龙族……哈哈哈!多么讽刺啊,“如果您是上我这来取鬼后的眼珠子的话,恕不奉陪!”“她的眼珠没有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在意的不过只有你罢了”白锦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只是冷冷的回复了他“鬼王请你自重”便离去,只留下他和遍野的桃花。白锦不知飞了多久便躺在了一棵桃树上睡着了,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醒来时迷迷糊糊的当看清是九重天的天宫时才算清醒,“锦儿,你醒了?”只听一充满磁性又温柔的声音传来,白锦一脸懵逼看着面前妖孽般男人,感觉鼻孔中有一股热流流出,再往下看,那男人竟只穿着薄衫若隐若现,一看就是刚刚沐浴出来,“啊!我✘,慕容白,你干什么?”“哈哈哈小野猫你又去哪浪了?睡了三天哎”慕容白带着玩味的戏说“木……木去哪啊,哈哈”白锦面对面前这五官精致.颜值严重超速,身材修长堪称完美的慕容白真的不知所错,此时某女子心里“m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要正经好歹自己还是个上仙不能这么没出息”“锦儿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要不要本太子给你降降温啊”某妖孽扯开本就不规矩的衣领漏出来白而好看的锁骨,“啊啊啊不用了,我没事嘿嘿”说着不争气的鼻中热流又流了出来,“如果锦儿不用的话,那我就用了”说着一只无名的大手伸进了白锦的衣襟里“哎哎!别闹嘿嘿太子!慕容白你大爷”完事后……锦儿你要不要去人界转转?嗯?好……好啊“人界……哇这野鸭子真漂亮,“这是鸳鸯”这芙蓉花的花灯也不错啊“这是并蒂莲”无语脸,慕容白那只乌鸦怎么老看我?“那是燕子”你到底有没有带脑子啊?这是人界的桃林啊挺漂亮的!“嗯哼!”正当二人蹦跶蹦跶的快要回去的时候……一团黑雾挡在前面,再眨眼一看,出现一英俊又熟系的面孔,“哦?鬼王尚易晨,找我二人何事?”“我找的不是你”尚易晨的冷漠和幽冷的眼神让人猜不透他现在的情绪,“锦儿,你还记得这么?这是我们初遇的桃林啊”“锦儿也是你能叫的”慕容白的强大气场使尚易晨不在忽视,“我与锦儿说话,与你何干?”白锦感受到这两个男人的气场不对刚想说话,却被唐塞了回去,“鬼王已经有了鬼后了,难不成鬼王对我的女人有想法?”,“你的女人?可笑”,“锦儿也只能是本太子的,其他人不配”,这句话终于是激起了两人之间的愤怒,二人瞬间腾空而起,飞向空中,用各自的利器招招致命,白锦知道她应该去阻止的,但刚行完房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腾空的能力,只能看着两个男人在天空的愤搏,二人的速度似乎不相上下,在地上的白锦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尚易晨的颓废心理加上之前的旧伤又怎敌的过被称为六界战神的龙族太子慕容白呢,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身受重伤,而此时的白锦……。九幽殿中……“白锦你个贱人挖走了我的双眼”,红唇轻启“哼,真替你可悲连自己的躯体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嘿嘿,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宝宝我们去找爹爹~”白意突然大笑,笑的疯癫而闻者却感到了深深地悲伤,眼睛空洞无神,抱着一块念旧树桩说是她的孩子,白锦想她应该是疯了,若不是她拿自己的孩子去逼尚易晨,让他娶她,尚易晨也就不至于杀了那孩子吧!“是你!是你杀了我孩子,我要杀了你!”白意突然大喊,说着便拿起佩剑刺向白锦,她虽看不见却招式凶猛,火红的袍子在面前飞快的晃着,那把锋利的剑挥舞的刺向白锦,一黑衣男人挡在了白锦的前面,锋利的剑直直的刺进了尚易晨的心口,殷红的鲜血流过尚易晨的手,可尚易晨却轻轻的安抚白意使她平静,“是我负了你”这是白锦第一次听到尚易晨除对她以外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对别的女人说话,充满了羡慕或悲凉,他的声音开始颤抖只听见白意闷哼一声二人双双倒下,白锦只是不明白尚易晨明明可以将白意推开,却是要死在她手中,而白意已经疯了,尚易晨却还是杀了她,随后白锦便晕倒了她记得白意死后她是笑着的。笑的幸福,而美好“锦儿,锦儿……”慕容白焦急的呼唤着胸前的可人儿,生怕出什么事情,她慢慢的睁开如星空般的眸子,慕容白心上的石头也终是落了下来,白锦不想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住眼前的慕容白,想要得到他怀里的温暖。我终是报了仇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