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手

   夜,露天操场上正在举行一场选拔赛,每个人都紧盯着一侧的整面墙壁。漆黑一片,人们屏息凝视,等待着忽然投映在墙上的文字或图案,它们只会出现几秒,并且昏暗模糊,也不知会投在墙壁的哪个位置,而且只是很小的一块,待你找到时也许它已消失无影。每次闪现出文字或图案时,都会听见有人激动地尖叫着报出答案,如果正确,他便是幸运儿,会被选进正式比赛队伍。

   我在人群里跌跌撞撞,看不清路面,看不清墙上变幻的线条,也不知道到底在比赛什么。我就只是莫名其妙被搅进了黑暗里,不知所措。

“嘿,我们两个一组吧,抓紧我。”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一只手握住了我的右手,柔软又温暖。

   转身,突然操场上灯光亮起,也似乎没有了喧嚣。我的眼里只看到了这个姑娘,与我差不多的身高,瘦瘦的体型,宽大的浅黄色外套,两个麻花辫透出俏皮可爱,发梢随意地搭在两边锁骨的位置。是一张俊俏的脸,仿若在哪里见过,如今却又想不起来五官的特点。总之,我的世界也亮了,刚才的紧张惊慌失落一扫无遗。

   “这里是在做什么?”我问姑娘。

   “好像在选拔歌手……管他在干嘛?我们一起猜图案吧。”姑娘对游戏兴趣十足。

   好吧,有人陪着一起玩,总归不无聊。操场又暗了下来,直至漆黑一片。我拉着姑娘的手,生怕再次成为一个人。墙壁上开始闪现图案,我看到了,那是一只袜子,像圣诞节孩子们挂在床头用于接收圣诞老人礼物的袜子!

   “是袜子!”我大喊。

   对了,我答对了!我被选入了。更兴奋的是,姑娘也在下一道题目胜出。

   天亮了,入选者们要面临下一场选拔。这是清一色的女孩子,而这一场的比赛项目是跑步,最后一名将被淘汰。

   我们从山上奔下来,山脚下的年轻人都在羡慕地围观、助威、呐喊。女孩子们都奋力奔跑着,不知向着什么目标,不知那是什么样的前方。

我和姑娘拉着手跑在队伍的最后,看得出她很想赢得比赛,不想被淘汰,可是她体力实在跟不上。跑步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我也不想参加什么比赛,我可以帮她。我拉着她、推着她向前,我们看到终点了,裁判已在那里等待,队友们坐在一边的地上休息,看着后面的人一个个气喘吁吁地跑来。

临近终点线,我把姑娘往前一推,让她赢了我。她可以继续参加下一轮比赛了,她冲着我笑,我开心至极。

又一夜,我一个人坐在一户人家门口的大石狮上。面前是一条宽宽的土路,土路这一侧只有我身后这一户人家,大门紧闭,院墙高立;与我相对的那侧是一片小树林,不时有灯光和人影闪动。土路的一边连着热闹的街市,不过这个时候商户也都在打烊了;土路的另一边不知延向何方,只看到黑暗中的薄雾,似乎走走就能穿越到另一个时空。

正发呆看着小树林那边越来越近的灯光,余光瞥见有两个模糊的肩挑着物品的人影从街市那边走来。近了,更近了,这两个人影忽然径直向我走来。我的心咯噔一下,立马跳下石狮,从他们身旁极速地奔跑过去,跑向还有光亮的街市。而这两人,也扔下行李,追了上来。

没有人在乎我的奔跑,没有人在意发生了什么,更没有人伸出援助的手。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一块块地安着板搭门,熄灯打烊,骑着自行车拨着车铃铛在下坡的石路上……

我快要甩掉他们了,可我还能跑向哪里?

“快,跟我来!”一只手握住了我的右手,柔软又温暖。是那个姑娘,她拉着我跑向石路旁的一个小巷子,消失在迷雾般的远方……

此一梦,惊醒。  

石路,街市,板塔门,那是90年代姥姥家的样子。姥姥在远方,一个人。送她走的时候,我摸过她的右手,冰凉。但远方,应该是温暖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