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改变

2015年,一定要……有个好皮囊,她看着百货大楼的巨幅广告告诉自己。
经销商们把这种变化叫做“蜕变”,好像自己身上真的有那么一层壳需要被褪去一样。cool girl,这个词是她上个月听说的,据说用来形容当下最受男性欢迎的女孩子。要知道娇滴滴的女孩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女孩子为了受欢迎或者说为了不站错队都叫自己“女汉子”。她觉得她需要一些“蜕变”,毕竟她要在这个纷繁的世界生活下去,比如穿的普普通通就不会有人理睬,而稍微化妆打扮一下,就会发现同事们都频频侧目了。其实她对自己的相貌是不满意,比如牙齿,可以矫正一下不是吗?比如眼睛,为什么不能再大一些呢?比如鼻子……越看越不满意,她看着玻璃映出的自己,心生厌恶。
为什么要改变呢?她从来都是疏于自我打扮的,记得从小的时候隔壁姐姐因为穿得漂亮被班里的其他女生叫做“小妖精”,她倒是不在乎,只和男生玩,不理睬那些说她的女生。她想过去找这个姐姐,姐姐却说:“走开!”漂亮的脸上写满了对同性的敌意。
好的皮囊,美丽的身体啊,只要有这些就足够了吗?人们是否会在意住在其中的灵魂?我要得到它,她这样对自己说。
改变并不是困难的,至少对于她来说,改变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做决定,当她走上手术台时,她反而觉得非常非常轻松。
等待她的是一个全新的身体。和美少女变身甚至有几分相似。
她觉得很焦虑。
她现在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己下巴似乎变了一点,眼睛似乎大了一点,但是扩大的角度好像不是自己所想的,鼻子也变了一点,尤其从侧面看,但是似乎弧度不太对?噢,甚至连耳朵也变了一点——两只耳朵似乎变得不对称了,她习惯性把鬓发理到耳后,觉得耳朵部分的皮肤触感让她感到陌生。
她在惊惶之外,陷入了焦虑。
具有这幅皮囊的自己是否还是自己呢?
她急忙翻箱倒柜要找出自己各种身份证明,会不会从此自己就不被别人所识了?或者突然有人进屋来抢了她的身份证明文件们,然后冒充她,那她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她狠狠抱紧了怀里的文件们。
过了好一阵,她缓过神来,把这些证明文件全部塞到手袋里。她又来到百货大楼的巨幅广告下,那个广告还没有被替换,那个模特看起来似乎不那么美了。
“小姐,就这样”她转过头看见一个拿着单方相机的男人半蹲着,长镜头对着她。
然后男人向他走来,“请原谅我冒昧的街拍。”他举着相机,要把刚刚的照片给她看,以便她在看到这美丽的照片时就能原谅他的偷拍了。
“你真的非常美丽。”他说。
非常美丽。她看了自己的照片,原来这个样子就是他们所说的非常美丽,她看着男人让自己嘴角上扬,想必这样的她也是非常美丽的。
她很快找借口离开了,并没有答应那个男人留下联系方式。
因为她觉得她对于美的感知,已经有些混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