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飘果香的城市里



来到福州是幸运的。

要在福州生活,却是需要一番勇气。海滨城市的福州,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刚刚还是如倾泻般的大雨,转眼间艳阳高照。顷刻间,地面丝毫没有雨水的痕迹。乳白色的地砖上干净的很,被阳光反射出一道道白光。空气里炙热的味道,仿佛用手都可以捞的到。

福州北有一公园,名西湖公园。此西湖公园是杭州西湖的翻版。不变的是杨柳依依,拱桥下流水微涟。变的是独木成林的榕树,似把杭州西湖一健壮的男子变成一古道仙风的老者。没有钱塘小小和西泠书社,西湖公园多少失了些雅致。也许你要说,公园里不是还有福州博物馆吗?不,历史是厚重的,让一座城鲜活的还是那一个个存在过的人。

谢家宅院里,几棵竹子葱翠,林觉民目光柔和而坚定。人间芳菲四月天里,与别人家不同的是多了一份家国情怀与胆识。阳光洒向天井,几丛芭蕉正欢。仿徽州式的马头墙在蔚蓝的天际傲立,向过往的游客昭示先人的足迹。林门两兄弟为国捐躯,让人想起《无问西东》里的沈光耀,热血男儿只能让你仰之弥伤。家国好男儿总要比文人墨客的客厅沙龙来的更平实些。

行走在城市里街道上,抬头望,叫你眼羡的很。高大的树木间,是一颗颗透红的荔枝。这精灵一样的果子闪着你的眼,引得我们在树下干着急。东坡先生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城市的主干道两边不是浓密的梧桐却是一排的芒果树,或青或黄或青中带黄。地上落满了一地的芒果,露出鲜黄的果肉。叮咚落在河道的那些果子飘在水面上,随波逐流。站在树下,心想这灿灿的果子就在眼前落下或者被砸中,倒是一件烂漫的事。本地人是不想被砸中的,惹来一身脏。很多时候见得多了,反倒不稀奇了。

我们带着孩子在福州大街小巷穿梭,几十个孩子走得慢,往往绿灯已过红灯以来尾端还有几个。我们没听到一声焦灼的喇叭声,那些车辆都静静地离我们两米开外,等孩子们走完才缓缓起步。甚至在傍晚,没有路灯而我们需要穿过马路时,车也远远地停下来。夜色模糊,不然真想给那可爱的司机竖起大拇指。

“好看的风景千变万化,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风景里的灵魂终究还是人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