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Well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他初见的情景。他在台上,唱着一首好听的歌。我在台下,举着荧光棒,他唱情歌的时候温柔地挥舞着荧光棒应和着。有时节奏明快,我也在台下为他呐喊。

“砰——”

“砰——”

“砰——”

 在冒出满头细密的汗珠前,我绝对没有想到过会以这样的方式与他相见。

 我强压着喘着粗气,尽量眨眼让眼眶里的湿润散去,假睫毛上不争气地弹上了小泪珠湿润起来,然后整理好仪表,压着颤抖的声音,以一种我整个讲解生涯最完美的姿态开始了这场表演。

 “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参观,我是讲解员……”

 他们一行人很好辨认,有他的助理经纪人,跟着进来的还有几个游客。他没有戴口罩,没有化妆,平时电视上闪耀的形象顿时暗淡下来,没有修饰的原因整个人显得略憔悴,也许是刚刚结束工作陪朋友参观景点。我尽量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看着熟悉的建筑我竟有些眩晕。

 “现在……我们来到的……是……”身边的同事戳了我一下我才发现我的声音是颤抖的。

 我干咳了一下假装是身体原因失态,也是给我自己的警示。无论如何,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他初见的情景。他在台上,唱着一首好听的歌。我在台下,举着荧光棒,他唱情歌的时候温柔地挥舞着荧光棒应和着。有时节奏明快,我也在台下为他呐喊……当我以这样的身份见到他,对我来说,是不是有点受宠若惊。

 随即我们走到了槐树下,这是书院一个重要的讲解点。正是和煦的四月春天,这个时候的槐花开得恰好。

 我解释说,古代士人学子赶考是在三月,此时恰是槐花开的时候,而考完返乡则是在八月,此时正好槐花飘落,槐花的一开一落之间就决定了一个读书人的命运,所以,读书人喜欢在槐树林里学习。

 他在人群中点了点头。

 四月,这个最好的季节,他如槐花般开放在这个世界,然后,也像古代学子一样为自己的一生而努力拼搏。

 每每讲解走到槐树下,脑海里总是淡淡浅浅地想起他古装剧里的书生形象,也是青衣白袍,静静地在树下看书。让人只记得起那句“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再回头看看他,亦是如此。

 渐渐地我忘记了紧张的情绪,不紧不慢地回忆着之前慌乱忘记的讲解词。看着跟在我身后的游客,又忽然想起自己的工作。但什么专业性什么工作,通通被我抛在脑后,现在,我只想做一个没有尊严的人,静静望着他,弥补我十年追星生涯的遗憾。

 十年,这是我第一次见他。

 沿着鹅卵石小道,我们走进了可以唯一一座参观的阁楼。阁楼除文人骚客的藏书外没什么别的意思,日复一日的匆匆背诵过,我的兴趣也被磨去十之八九。

 楼中收有《史记·滑稽列传》,放在屋内侧间的玻璃展示台中,本来是不用精细讲解的,出于私心我说了一遍。

 《史记·滑稽列传》载有“齐威王之时喜隐,好为淫乐长夜之饮,沈湎不治,委政卿大夫。淳于髡说之以隐曰:‘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蜚(通“飞”)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王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个,是很多年前他告诉我的。当我备战高考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他的综艺。当时他还是一个才出道的艺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介绍不清。当时他说“国中有大鸟”,主持人没明白这是他名字的由来,又鉴于他是新人,就只管嘲笑他。

 可是我听懂了,这句话就这样激励着我高考,一路走来,仿佛成了我的人生格言。

 可惜他再也没有提过这句话。

 我又为游客们继续讲解,成语“一鸣惊人”。故事中的楚庄王,是春秋时代楚国著名的贤君。他少年即位,面临朝政混乱,为了稳住事态,他表面上三年不理朝政,实则暗地里在等待时机,人问之,曰:“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

 他静静地看着这本书卷,展示台上的并非原品,但用于阁楼收藏仍有属于它的历史痕迹。他似乎看怔住了,旁边的助理戳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正好与我的目光对上。

 长久的讲解让我也练就了不会尴尬的技巧,看他的眼神仍是看普通游客的样子,我们对视而笑。他以为我没有看出他是明星,自然也不知道我当了他十年的粉丝。

 过去在书院讲解的两年里,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埋怨过路程太长讲解太碎。而今天,突然意识到过去的七百多的日子,每一天,我都在为今天做准备。而四十分钟,如我以前所觉得的,真的太漫长了,仿佛是我一生的四十年。

 我在前面慢慢地带着队走出来。说完最后一句讲解词,我关掉了扩音器。尽量让眼泪往回收,不经意地发出了吮吸的声音,我背对着身后的人,立即捂上了嘴不敢再发出声音。就这样默默地送他们走出院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递给我一包纸,而我不忍抬头,在这样一个人面前,尽量保持自己的谦卑,尽量假装没有认出他,尽量保持我的“职业精神”。

 我低着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他用很好听的声音说了声“没事”。

 我又很快地抬起头望他,他的背影渐渐变得模糊,然后成为我所能看见的一个小圆点。我对着那个小圆点说了声“生日快乐”。

 今天,我终于见到了他。这个如槐花开放在我生命中的男生,如今,又亦如槐花降落,匆匆,仿佛是我的一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