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无法得到 那就孤独终老

  (一)不曾提及的过往

     “然,你还在忙吗?我做了你爱吃的饭菜,准备给你送过去。”伊诺在电话中轻声说道。

  “恩。”对方只是短暂的回应,就挂了电话。

  对此,伊诺早已习以为常,她和顾然之间易碎的感情本就是她主动。

  她不奢求别的,只是希望能将这份感情保护到结婚,即使只是她一厢情愿。

  她不求轰轰烈烈,只愿细水长流。

  正值隆冬,外面下着小雪,本就体寒的她又多加了一件衣服,戴着厚厚的围巾和帽子。

  下了楼,冷冽的寒风吹来,夹杂一些雪花,还是让伊诺不禁哆嗦了一下。

  她知道每天顾然都很辛苦,有许多工作上的事弄得他焦头烂额。

  她上大学的第一天,顾然作为学长负责带她去宿舍,办理所有手续。

  当时,她没多想,心中有的只是对于大学生活的期待。

  因为从小学围棋,她加入了学校的围棋社。

  当她得知社长就是顾然的时候,不禁感叹,世界真小。

  渐渐地,通过相处,她喜欢上了顾然,从那以后,她就开始用尽一切办法苦追。

  只是她始终不明白,顾然算不上什么校草,但却很难攻破。

  信心严重受挫的她问了许多朋友,经过多方打听。

  她才知道,原来他心里住着一个女生,是艺术系的,叫谭秋。

  毕业那天虽然充满伤感的离别,但也就是那一天,伊诺终于得到了自己的爱情。

  在KTV,混着严重跑掉的歌声和撕心裂肺的哭声。

  伊诺趴在早已喝醉的顾然耳边,轻声的说道,“四年了,我以为中途我会放弃,但我还是那么爱你。”

  她本以为顾然睡着了,没想到顾然睁开眼,声音有些沙哑。

  “我们在一起吧。”说完,他又拿起了酒瓶,猛灌了几口。

  她还记得是她把烂醉如泥的顾然扶上了出租车。

  他们坐在车里,街上早已一片漆黑,霓虹灯不知疲倦的发出光亮。

  周围安静极了,她一直看着顾然,慢慢地,她抱住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上,露出孩子般满足的笑容。

  也就是从那以后,这样的微笑再也没有出现过。

  走在安静的街道上,伊诺很享受,她不愿打车。

  因为在车上,一切的风景与路口都闪过的太快,她来不及欣赏,就稍纵即逝……

  六年,她和顾然在一起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想到这,她又苦涩的笑了笑,自己已经28岁了,可顾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没事,既然他不急,想要打拼,自己也不应该阻挠。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练就了强大的自我安慰能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