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君子不器章

子曰:「君子不器。」

《论语集注》

器者,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體無不具,故用無不周,非特為一才一藝而已。

《论语或问》

“君子不器”,是不拘于一,所谓“体无不具”。人心原有这许多道理充足,若惯熟时,自然看要如何,无不周遍。子贡瑚琏,只是庙中可用,移去别处便用不得。

“君子不器”,事事有些,非若一善一行之可名也。贤人则器,获此而失彼,长于此又短于彼。贤人不及君子,君子不及圣人。

(窃以为君子不及贤人,贤人不及圣人。以往遇到这种困惑,一个微信便向杨老师问去了,而如今却好像无处可问了。)

问“君子不器”之旨。曰:“人心至灵,均具万理,是以无所往而不知。然而仁义礼智之性,苟以学力充之,则无所施而不通,谓之不器可也。至于人之才具,分明是各局于气禀,有能有不能。”又问:“如何勉强得?”曰:“君子者,成德之名也。所贵乎君子者,有以化其气禀之性耳。不然,何足以言君子。中庸言‘虽愚必明,虽柔必强’处,正是此意。”

《论语新解》

器,各适其用而不能相通,今之所谓专家之学者近之。不器非谓无用,乃谓不专限于一材一艺之长,犹今之谓通才。后人亦云:“士先器识而后才艺。”才艺各有专用,器,俗称器量,器量大则可以多受。识见高则可以远视,其用不限于一材一艺。近代科学日兴,分工愈细,专家之用益显,而通才之需亦因以益亟。通瞻全局,领导群伦,尤以不器之君子为贵。此章所言,仍是一种通义,不以时代古今而变。

今试以本章与上章相参,可见一切智识与学问之背后,必须有一如人类生命活的存在。否则智识仅如登记上账簿,学问只求训练成机械,毁人以为学,则人道楛而世道之忧无穷矣。不可不深思。

先生说:“一个君子不像一件器具(只旧供某一种特定的使用)。”

《论语注疏》

包曰:“器者各周其用,至於君子,无所不施。”

[疏]“子曰:君子不器”。

正义曰:此章明君子之德也。器者,物象之名。形器既成,各周其用。若舟楫以济川,车舆以行陆,反之则不能。君子之德,则不如器物,各守一用,言见几而作,无所不施也。


孔德

于2018年4月21日

若兰居


目录

上一章 2-11 温故而知新章

下一章 2-13 子贡问君子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