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山河见你》第一章 迷雾和初遇


《跨过山河见你》

文/一苇河心

  一个烟雨迷蒙的春天,17岁的傅云萱在父亲的单位遇到了26岁的乔应,他是父亲的同事。出于种种原因,乔应与傅云萱的生活有了交集。他们的关系一直如同兄妹。直到双方渐渐察觉到了自己心意...



第一章  迷雾和初遇

    傅云萱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

    那时的她才高一。

    周五从学校出门,春季,细雨迷蒙。临春这座城市的空气里,都弥漫着雾气。接到爸的电话,叫她打车去他爸单位,他爸忙完手头的工作,再带着她一块回家。

    那时候,她一个人,拖着重重的行李箱,打着一把黄伞,一个人搭地铁来到父亲的公司。

    父亲是公司的一个小骨干。不算大老板,但也不是普通小白领。混了半辈子,也就混个中层。作为部门经理,父亲总是忙到很晚才回家。有时周末还要往单位奔。

    父亲是个很积极开朗的人,一个人带着云萱长大。八岁那年,妈妈查出胃癌晚期。妈妈走时,云萱哭着喊着抓住妈妈的手,不让医生推走她。

    父亲偷偷地在云萱背后抹着泪,却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哭过。父亲总是用自己最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云萱。

    云萱已经无法清晰地记住母亲的样子,但她记得,母亲走之前说过的话。

    “云萱,不要哭,妈妈爱你。你要懂事。爸爸他不容易。”

    所以,这么多年来,云萱从来不让父亲担心。因为父亲工作忙,她早就学会了自己做饭,自己洗碗,洗衣服。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做完作业,然后睡觉。

    所以许多时候,她不爱讲话,她只喜欢淡淡的笑,然后慢慢做完手上的事情。

    那一次,她还记得,她将行李箱从一节一节的地铁楼梯口拖出来。拖到一半,突然有个人说:“我帮你吧。”

    她也还记得那一次她抬头时看见的画面。那个人的脸被出口的光晕略略的模糊了,棱角淡淡的,很是温柔,但是没有笑容。

    “没事没事。我一个人可以了。”多年习惯自己做完一切,傅云萱下意识还是拒绝别人的帮忙。她尴尬的笑笑,内心有点犯怵。同时也有点害怕。

    “你是老傅的女儿吧?”他的声音还是淡淡冷冷的,说是询问,倒像质问。“我是他同事。挺沉的,我帮你吧。你帮我拿着这个文件袋就好。”

    说着他提走了傅云萱的箱子,而此时落在云萱手里的,是他的文件袋。

    她焦急的跟了上去。

    那个人,就是乔应。

    跟着乔应进入办公楼。保安拦住了傅云萱。“你是谁,来做什么的?”

    “我...”正等傅云萱准备开口,乔应拿出了工作证。

    “楼上仁合建材的。她是我同事女儿。”

    傅云萱略红了脸,跟在乔应身后进了电梯。

    电梯里的空气极度沉静,沉静的能听见电梯上下移动的运作声。傅云萱捏着乔应的文件夹,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乔应也没开口。就这样,安静的到了单位。

    “六层到了。”

    电梯的报数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寂,乔应拖着傅云萱的行李箱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拿着文件夹的傅云萱。

    说来也巧,此时电梯门口的就是傅云萱的父亲。

    “你怎么上来的?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手里捧着文件正在边走边翻的父亲看到了傅云萱出现在公司,奇怪的问。

    他扫了一眼,又看到了旁边的乔应。

    “我带她上来的。”乔应浅笑。

    傅志明笑了笑说:“我说呢,她怎么能进的来。要是她自己来,那魔鬼保安的盘问不得给这孩子吓坏了。”

    “云萱,这位是乔应叔叔。”

    “乔应叔叔...”虽然云萱心理有些奇怪,但还是照样低声喊了。

    “噗。”乔应若是这时候喝了水,怕是已经憋不住喷出来了。“老傅,我没比她大多少吧。叫叔叔,你这是给我硬添辈分啊。”

    “哦哦哦对对对,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了,你小子不过也才26,谁叫你做事老成,又在公司那么多年了。平日里不苟言笑像个中年人似得。我总感觉你成熟的该我女儿叫叔叔了。”

    “云萱云萱,叫乔应哥吧。别让他感觉委屈了。”傅志明眼里含笑着说道。

    “乔应哥...好。”傅云萱尴尬的点点头,喃喃了一句。

    “没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事要办。”乔应对傅志明说。

    “行,我也还有事呢,云萱,你去那边沙发坐一下,有人问你就说自己等人。爸爸这里还有一点事情忙完,下班就走。”

    傅云萱点点头。发现,乔应还看着她。

    “哦,文件夹。”她忙把文件夹递给了乔应。

    乔应点点头,走了。

    傅云萱坐在沙发上,掏出随身带着的《乌合之众》正在翻看。突然有个人在她面前放了一杯水。

    她转头看看,是乔应哥。

    “书不错,喝点水等你爸吧。”

    说完便走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