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的光芒-----一篇被封存六年的初中随笔

底层的光芒-----一篇被封存六年的初中随笔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百度

天空蓝蓝的,如水洗过的草地发出嫩绿的气息令人沉迷其中,五彩的气球散飘于天空,肖邦圆舞曲洒出的音符并着发梢随风舞飞。天堂一般的境界。 --------------题记

左键退出。也许这境界,只有通过电脑制作才可以完成。所以见不到,亦闻不到.

这几年,总要到那桥旁的店铺里走一走。

带货的摩托三轮急速驶过,地上的尘土漫天飞扬,几乎令人窒息,捂着鼻嘴跑到仅有的透明空气中,喘着粗气。一路上的污染气体围绕,终于到了这个店铺。

这是个电焊铺子,门旁一辆摩托车,显然是店主人的。黑脏的泥土,散发着机油的刺激气味,焊过铁架掉的焊条头到处都是。一个电动充气器通常架在深红推拉铁门的左侧,由于时间久了,上面的褐锈好像一摸就会掉一大块,不是出于急用,没人愿伸出手去拉它。店铺里并不是很齐整的摆放各种车用零件,而是哪里有地就放,哪个重要,就放在显眼处,除了几瓶深黄包装的机油参差不齐的摆在绿漆架子的顶层。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杂乱的躺着。

一个小小的店铺,安全措施并不会考虑得很周到。即使一间不到15平米的平屋里放着两个氧气罐;即使墙上还贴着六个大小不一的快老化的原始送电总开关;即使门边还挂着一个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圆柱形收音机和一个黑白电视机······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间铺里坚守着,用技术养活家人。

问他:“铺里挺乱的,为啥不买个灭火器备着?”

 “有这个就相当于有个依赖,会比没有时防备心降低,就不往这想了。”

听后,恍然大悟,但也总觉得说不通。有个人骑着改造后的拉食品货车要焊上边的铁棚。

他脱下油黑的手套,喝口水,那指甲和皱纹缝里已填满铁锈、尘土、汽油、机油、泥土混杂成的黑色固体似乎在大口大口呼吸,喝毕,又戴上手套,从墙上过期好几年的月历上抽下有点裂纹的墨镜搭在黝黑皮肤里嵌着的一双眼睛前,左手焊条,右手焊钳,娴熟的把条夹在钳上,播下电源······

焊条头与铁制物间跳出了一批批耀眼的光点,还不时飘出难闻的蓝灰色烟。可惜,这美丽的景致,是不可久赏的。甚至会捂住鼻子,避而远之。

 到中午,他用木屑加洗衣粉洗了手,买了两份菜和米放在临时用木板子搭成的桌上请我吃饭。

 我,愧疚的说了句:爸,你辛苦了!





文  |   枳子

2012.3.10

你可能感兴趣的